本文主題:生日那晚,我緊緊摟著溼潤的她(1)

生日那晚,我緊緊摟著溼潤的她(1)


   二零一零年。

疥瘡初期症狀

  五月底,七夏一個人來到了B市。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卻給了她一股莫名的親切感。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氣,感覺在火車上疲憊一掃全無。

夫妻生活 - 戀愛小說 - 生日那晚,我緊緊摟著溼潤的她

  帶的積蓄並不多,她租了一間還算看的過去的房子。房東是一位老太太,特別熱情,見她是外地來的,對這裡又不熟悉。便熱心地幫她把行李搬進屋。打理好屋子,又帶她熟悉周圍的環境,細心的給她解說著。七夏耐心的聽完,最後想請老太太留下來吃晚飯,她委婉的拒絕了。

  五月的B市並不怎麼炎熱,夜裡有些微涼。七夏趴在窗前,看著窗外的夜色。直到現在,她也沒想明白。在眾多城市中,為何會選B市。

  眼睛被夜風颳的有些生疼,她關上窗,轉身準備睡覺。卻因聽到黑夜中突傳來鋼琴的聲音而止步。這地段並不富裕,顯然沒有人能買得起鋼琴。而這確實是鋼琴發出的聲音,著實有些奇怪。好奇心使她朝聲源處尋去。

  就是這裡了。站在一間瓦房前,她早已聽出那人彈奏的曲子:無人像你。


焦慮症自我治療

  靠近瓦房,透過門縫見一個少年側坐著,那是七夏第一次見到蘇辰安。他看上去十八、九歲的樣子。後來七夏才知道,他實際二十一歲,這就是所謂的被外表所迷惑。他面前擺著一架白色鋼琴,與這房間及其不合。修長的十指在黑白鍵上跳躍著,不可否認,他的側臉很好看。看的七夏有些入迷,可他眼裡盡是不屬於那年紀的憂傷。

  琴聲截然而止,他抬頭看了七夏一眼,臉上閃過一抹驚訝,隨即用一臉冰冷掩飾並低頭下去。但還是被她給捕捉到了,七夏不知道他的驚訝代表著什麼,滿是迷惑。心裡一顫,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推門進到了屋裡,與他僅隔大約一米的位置。

  他們誰也沒有說話,沉默延續了很久。久到七夏的腳站著變麻木失去知覺。

  “蘇辰安。”

  “啊?哦……七夏,任七夏。”七夏啊了一聲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他的名字。

  蘇辰安,辰安,以辰,以安。很好聽的名字。他嗓音雖低,卻很好聽,後來他說他念的音樂系,專修鋼琴,怪不得彈的那麼好。禮尚往來,七夏告知了他自己的名字。

  往後的日子裡,七夏成了那裡的常客,時常去聽他彈鋼琴,依舊是那首曲。

  他百彈不厭,她百聽不煩。


感謝熱心網友『喜愛糾纏』投遞/修正《生日那晚,我緊緊摟著溼潤的她(1)》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