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午夜,色狼醫生躲在病床下和漂亮病人調情做愛(1)

午夜,色狼醫生躲在病床下和漂亮病人調情做愛(1)


  午夜,色狼醫生躲在病床下和漂亮病人調情做愛

飛蚊症食療

  新婚度假旅行令我幸福得眩目,然而此去人生的所有浪漫在踏上返濟的火車時已劃上休止符。與此同時,無盡的煩惱和不安卻剛剛開始……

  我們的孩子很快出世了。百日之後,自然少不了一些朋友要鬧著請客,我包下“人世間”咖啡屋。

  偌大的屋子裡滿是捧場的同學朋友,在綵帶和氣球間使勁地營造著歡樂的氣氛。

  正高興著,忽然同事楠使勁捏了我一把,我低頭,發現桌下一條修長的美女腿正緊緊靠著文的腿,還輕輕地蹭!

  文顯然以為我不知,正眯著眼面不改色地沉浸在享受之中,還悄悄地迎合。我的頭“嗡”地一下大了。

  那個女孩子叫兔兔。第二天文下班之前,我兩下三下地查找了他電腦上關於他和這個女孩子的一切資料。

飛蚊症消失

  她是他的女病人,一截快爛完的闌尾是他們相戀的媒介。他們居然還打掉了一個孩子!那一天距他急火火拉著我去登記還不足100個小時!

  我癱軟在地,像個傻瓜一樣毫不害羞地大哭。

  他回來了,若無其事。我第一次注意到他在掛外衣的時候,偷偷地把手機關掉。

  那天有世界盃的球賽,他在客廳忘乎所以地大叫,我則在床上輾轉反側。

  我故意在他和電視之間走來走去,他卻視而不見。我急了,衝過去擋在電視機前,他生氣地望著我怒吼:你想幹什麼?!

  對於我的反常,文並沒有在意。一天深夜,我實在難受之極,哭泣著吵醒呼呼大睡的他,說我夢見他找別的女人了。他嘟囔一聲:神經質。

  他又要睡,我脫口喊了聲:兔兔!

  他條件反射般從床上彈起來,那一剎間的表情讓我的心涼透了。人的下意識最容易暴露一切。

感謝熱心網友『凡夢』投遞/修正《午夜,色狼醫生躲在病床下和漂亮病人調情做愛(1)》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