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各國對輪姦的態度是怎樣的

各國對輪姦的態度是怎樣的

  不管是在哪裡,人們對於輪姦犯的態度都是很堅決的。輪姦是一種性質極其惡劣的犯罪行為,如何對輪姦案進行定罪?對於什麼樣的案件又該加重處罰?有沒有什麼樣的根據?其實在法律中都有明確規定,而且這一點在很多地方都很嚴格。

各國對輪姦的態度是怎樣的

  我國對輪姦的態度

  舊刑法(即1979年刑法)第139條第4款規定:“二人以上犯強姦罪而共同輪姦的,從重處罰。”現行刑法第236條第3款第4項規定,“二人以上輪姦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性虐遊戲

  在舊刑法中,認定為“輪姦”的只是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內從重處罰,而根據現行刑法則應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幅度內量刑。可見,“輪姦”在舊刑法中只是從重情節,而在現行刑法中則是加重情節,是否認定為“二人以上輪姦”,將對量刑產生重大影響。

  其他地區對輪姦的態度

  其他國家和地區也有類似的規定,例如日本2004年修改刑法時特意增設了集團強姦罪作為第178條之二,規定:“二人以上當場共同犯第177條或者前條第2款之罪的,處4年以上有期懲役。”第179條規定:“第一百七十六條至前條之罪的未遂,應當處罰。”

  日本學者認為,“這是著眼於以集團方式實施的行為的危險性,而規定的強姦罪、準強姦罪的加重型別……一般認為,本罪是將現場實施的強姦罪、準強姦罪的共同正犯予以單獨規定的犯罪型別,並且,還可成立共謀共同正犯、教唆犯或者幫助犯。”

  某教授也指出,“本罪是平成16年修改刑法時新增設的強姦罪、準強姦罪的加重型別。可以說是著眼於由集團實施的強姦等行為具有手段的危險性及發生結果的危險性高而設立的。只要具備了‘二人以上在現場共同犯罪’的要件,即便不是全體成員均完成了姦淫行為,也要以本條既遂的共同正犯來論。本罪是作為集團犯的必要共犯,另外,應當認為共謀共同正犯或幫助犯也可能成立。”

  教授言道,“二人以上沒有必要都實施姦淫行為,在現場的人當中,有一個人實施姦淫行為就足夠了……所謂‘二人以上當場共同’,是具有共同正犯關係的兩個以上的人,當場實施了犯罪。二人以上的人當中,必須具有共同實行的意思。因此,X和Y共謀強姦甲女,但只有X一個人到現場實施了姦淫行為的場合,就不成立集團強姦罪。

  相反地,X、Y、Z三人共謀強姦甲女,只有X和Y到現場實施了姦淫的場合,應當說,X、Y、Z是集團強姦罪的共犯。這種場合,不要求X和Y共同實施姦淫,只要能夠認可強姦等罪的實行共同正犯的關係,即便是望風等參與行為,也成立本罪。由於必須是共同實行本罪,因此,碰巧在現場的兩人,沒有意思聯絡而分別姦淫的時候,不成立本罪。”

痛風症狀手指

  我國臺灣地區現行“刑法”第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第一項第二款規定:“犯前條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一、二人以上共同犯之者。”第二項規定:“前項之未遂犯罰之。”而臺灣舊“刑法”中輪姦罪規定的是“二人以上犯前條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而共同輪姦者”。

  臺灣有學者認為,二人以上共同違犯的強制性交行為,因人數益多,犯罪較易實現,且通常對於被害人的心理和生理造成特別嚴重的侵害,乃加重其處罰。稱“二人以上”,應有所謂犯意聯絡,並且基於其犯意聯絡而各有其行為分擔。

  申言之,係指有責任能力且具有犯意之共同正犯而言,至於教唆犯或幫助犯則不在其列。若欠缺責任能力或雖具犯意卻缺乏聯絡之同時犯,亦無本款適用之餘地。又在場之共同正犯,無論所實施者系強制行為或性交行為,抑或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行為之實施者(如把風行為),解釋上,均應計入本款所定之人數內。

  至於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先同謀而推由其中一部分人實施犯罪行為之未在場“共謀共同正犯”則不予算入,理由是,二人以上實際在場較具有特殊危險性。

感謝熱心網友『妙荷』投遞/修正《各國對輪姦的態度是怎樣的》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