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有輪姦想法但是未遂該怎麼判

有輪姦想法但是未遂該怎麼判

  很多時候當案件已經正式的判定之後,我們很少會反抗質疑,會認為結局就是這樣了,再反抗也沒有多大的益處。其實這種想法是非常錯誤的,如果案件中存在什麼貓膩,或者是有一些可以糾正出來的錯誤,我們都應該積極的進行申訴,這樣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比如下文這個案件。

有輪姦想法但是未遂該怎麼判

  一起強姦案,在被害人提出刑事申訴、請求抗訴後,常州市人民檢察院控申處高度重視,提前介入、全程參與該案辦理。目前,兩位被告人的刑期分別由原審判決的三年六個月和三年,改判為十年以上。

陰蝨蟲

  案發:兩小夥子共同預謀強姦

  2012年3月下旬,南大街某出租屋內,20歲剛出頭的邵某和卜某看了幾張黃片後,躁動難耐。邵某對卜某說:“你敢不敢去強姦女孩子?”卜某說:“我敢!你敢不敢?”邵某哼了一聲:“你敢,我也敢。”

  隨後,邵某和卜某買了望遠鏡、繩子等工具,鎖定了“目標”。

  2012年4月1日凌晨12點多,女孩小田上夜班回家,邵某和卜某遠遠地跟在她後面。當小田走到鐘樓區廣化橋東側一廢品收購站旁時,兩人發現四周什麼人也沒有,互相使了個眼色就衝上去,一個抱頭,一個抱腳,將小田抬進了收購站旁的綠化帶內。

  綠化帶內,邵某用扇耳光、言語威脅等手段,對小田實施了強姦。期間,卜某協助他按住小田的手腳。當卜某準備強姦小田時,卻因生理原因,未能得逞。

  申訴:被害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刑事申訴

  邵某、卜某強姦一案被提起公訴後,原審法院對被告人邵某、卜某以普通強姦共同犯罪予以認定。2012年8月10日判處被告人邵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被告人卜某有期徒刑三年。

  “他們兩個想輪姦我,怎麼可能只判三年?”2012年9月7日,被害人小田不服判決,認為法院量刑過輕,提出刑事申訴,請求抗訴。

  爭議:一個強姦既遂,一個未遂 情節認定有分歧

  根據刑法相關規定,普通強姦共同犯罪在三至十年量刑,如果認定“二人以上輪姦的”加重情節,應當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而原審判決對兩被告人只分別判處三年六個月和三年刑期。面對“十”和“三”的巨大落差,鐘樓區檢察院控申部門高度重視,立即投入了複查。

龍角散副作用

  檢察官發現,該案產生分歧的關鍵問題是對於強姦犯罪中一人既遂、一人未遂的情形是否應當認定“二人以上輪姦的”情節,這也正是司法實踐中長期爭論的難點問題。原審法院認為,認定輪姦情節必須以至少兩個以上行為人的強姦行為均達到既遂狀態為標準,如果一人既遂,一人未遂,則不能認定為輪姦,只能認定為普通強姦共同犯罪。

  “輪姦屬於強姦犯罪的加重情節,而非獨立的罪名,本身不存在既遂與未遂的問題,對輪姦情節的認定與強姦既遂或者未遂之間沒有必然的關聯關係。”鐘樓區檢察院控申部門經複查認為,構成輪姦的前提是行為人主觀上具有輪姦共同故意,客觀上存在二人以上輪姦行為,而不論行為的結果如何。明確了爭議和分歧所在,鐘樓區檢察院控申部門認為原審判決確有錯誤可能,於是向市檢察院控申處作了彙報。

  抗訴:維護申訴人合法權益 啟動審判監督程式

  接到彙報後,市檢察院控申處決定立案複查,並在第一時間派辦案經驗豐富的承辦人員提前介入、全程參與該案辦理。

  “法律之所以將二人以上輪姦列為強姦犯罪的加重情節,是因為這種行為完全無視被害人的自由與尊嚴,無視社會倫理規範的約束,其對被害人身心的強制和傷害、對社會公眾安全感的破壞遠比普通強姦更為嚴重,因此,犯罪者的主觀惡性更重,社會危害性更大。”反覆研究類似案件後,承辦人員認為,邵某、卜某輪姦案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邵某、卜某二人事先經詳細預謀,其主觀上具有明確的輪姦共同故意;客觀上具有采用暴力手段,在同一時間段、同一地點對同一被害人輪流實施姦淫的行為。二被告人的主觀惡性及人身危險性更深重,社會危害性也相應增大,根據刑法罪刑相適應的原則,理應對其從重處罰。”

  2012年11月13日,市檢察院檢察委員會討論一致,決定對該案按照審判監督程式向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改判:再審法院採納抗訴意見 被告人被判十年

  2014年1月,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後對該案開庭審理。2014年1月17日,再審法院採納抗訴意見,認定被告人邵某、卜某的行為有二人以上輪姦的情節,依法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一審判決應予糾正。最終,該案改判被告人邵某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被告人卜某有期徒刑十年。

  “該案最大程度保障了刑事申訴人的救濟權利,實實在在讓老百姓在每一個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承辦此案的負責人說。

感謝熱心網友『問亦』投遞/修正《有輪姦想法但是未遂該怎麼判》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