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睡得正香,我被她“無情”地折騰醒

睡得正香,我被她“無情”地折騰醒

  導語:一週後,謝小勉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驚住了,爬起來就跑,謝小勉在後面喊:“徐天浩,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追回來。”那晚,謝小勉說:“徐天浩,我一直喜歡你,從八歲喜歡到二十五歲。現在我辭職回來陪你,你不可以對我這麼殘忍。其實,我一直沒有男朋友,那次我帶來見你的是我的死黨,目的只是試探你……”

睡得正香,我被她“無情”地折騰醒

我是在姨媽家認識謝小勉的。那一年,為了躲避計劃生育,媽媽帶著我和弟弟,來到姨媽家躲難。謝小勉站在門口,忽然搶走了我手中的娃娃,我想去追,卻被媽媽制止了。

兩性話題

第二天,她就用棍子打我的屁股,我一骨碌從床上爬起問:“現在才幾點啊。”她則優雅地坐在凳子上說:“徐天浩,天下怎麼有你這麼懶的人。”我聽後心裡恨得直咬牙。其實,謝小勉並不是姨媽的親戚,她父親是一名海軍軍官,母親是醫生,因為太忙,她平常就被託付給姨媽照顧。這一照顧就是整整八年。

初一的第一次期中考試,我是班上的倒數第一,她是順數第一。於是,我跟她開玩笑說:“我們都是第一,中間卻隔著78個名次。”謝小勉就過來拉我的手說:“去看書。”我沒理她,抱著籃球就跑了,謝小勉氣得在我背後大叫。

15歲的謝小勉出落得如出水芙蓉般清新靚麗,追她的人排成了長龍。但她總擺出拒人千里的冷漠。一次,我問她:“你喜歡什麼樣的男生呢?”她回答說:“魁梧,讓我有安全感。英語好,將來能幫助我出國。”我聽後不說話,儘管我從沒對她有過非分之想,但還是感覺很難過。

高一,我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沒想到謝小勉也跟著我過來了,我有些驚訝,她卻認真地問我:“你會照顧我一輩子嗎?”我摸著她的額頭:“你是不是發燒了?”她卻甩開我的手,背過身去。望著她不停顫抖的雙肩,我的心突然有種莫名的傷感。

高二,我依然在玩我的籃球,而她正忙著市裡的演講比賽。一次,謝小勉又來找我:“徐天浩,要不你也好好讀書,我們一起考大學。”我的心忽然柔成了一汪水:“好!”謝小勉又說:“誰考不上,誰就是烏龜。”說著,便和我拉鉤。

結果高考結束,我真的做了“烏龜”,謝小勉卻以全市文科狀元的身份踏進了北京大學的校門。我對媽媽說:“我想去補習……”媽媽同意了我的請求。

我開始沒日沒夜地看書,謝小勉一週會給我寄一封信,我卻從未回過。高考結束後,我如願以償地考上了省裡一所體育院校。國慶節期間,謝小勉帶了一個男生來看我,那一刻,我的心忽地一冷。

大三那年,謝小勉突然告訴我她考上我們學校的研究生了,我忍不住罵她道:“好好的,不呆北京,回小地方,有什麼出息。”她一臉委屈:“這兒不是沒有你嘛,我想你了。”我的心,呆住了。

養生保健

謝小勉來了一年後,我也考上了研究生。這次,我算是沒有做“烏龜”。研究生畢業後,謝小勉去了深圳。然後,她總是打電話告訴我深圳如何好,讓我畢業後也過去。

一年後,我在去深圳的汽車上,發生了車禍。從醫院裡醒來,我發現自己少了一隻手。撕心裂肺的痛,卻又無法逃避。出院後,我回到了老家。我告訴謝小勉說我有了女朋友,不去深圳了。

一週後,謝小勉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驚住了,爬起來就跑,謝小勉在後面喊:“徐天浩,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追回來。”

那晚,謝小勉說:“徐天浩,我一直喜歡你,從八歲喜歡到二十五歲。現在我辭職回來陪你,你不可以對我這麼殘忍。其實,我一直沒有男朋友,那次我帶來見你的是我的死黨,目的只是試探你……”

我平靜而幸福地聽著,臉上卻是一片汪洋大海。現在我終於知道,她是愛我的,那些愛一直都在時光裡柔韌穿行……

感謝熱心網友『候你多時』投遞/修正《睡得正香,我被她“無情”地折騰醒》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