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劇痛專題 -- 劇痛的原因 劇痛的治療方案

劇痛

 

  由於劇烈的刺激,致使痛覺神經受到刺激傳達到大腦,從而感到疼痛。表示疼痛程度非常深。是疼痛的一類,劇痛疼痛難忍,痛反應強烈。

  疼痛通常由導致組織損傷的傷害性刺激引起。刀割、棒擊等機械性刺激,電流、高溫和強酸、強鹼等物理化學因素均可成為傷害性刺激。組織細胞發炎或損傷時釋入細胞外液中的鉀離子、5-羥色胺、乙醯膽鹼、緩激肽、組胺等生物活性物質亦可引起疼痛或痛覺過敏。受損區域性前列腺素的存在極大地加強這些化學物質的致痛作用,而能抑制前列腺素合成的藥物,如阿司匹林則具有止痛作用。全身皮膚和有關組織中分化程度最低的遊離神經末梢,作為傷害性感受器,將各種能量形式的傷害性刺激轉換成一定編碼型式的神經衝動,沿著慢傳導的直徑較細的有髓鞘和最細的無髓鞘傳入神經纖維,經背根神經節傳到脊髓后角或三叉神經脊束核中的有關神經元,再經由對側的腹外側索傳至較高階的疼痛中樞──丘腦、其他腦區以及大腦皮質,引起疼痛的感覺和反應。與此同時,快傳導的直徑較粗的傳入神經纖維所傳導的觸、壓等非痛資訊已先期到達中樞神經系統的有關腦區,並與細纖維傳導的痛資訊發生相互作用。

  應與下面的症狀情況相鑑別診斷:

  1、急性疼痛:軟組織及關節急性損傷疼痛,手術後疼痛,產科疼痛,急性帶狀皰疹疼痛,痛風。

  2、慢性疼痛:軟組織及關節勞損性或退變疼痛,椎間盤源性疼痛,神經源性疼痛。

  3、頑固性疼痛:三叉神經痛,皰疹後遺神經痛,椎間盤突出症,頑固性頭痛。

  4、癌性疼痛:晚期腫瘤痛,腫瘤轉移痛。

  5、特殊疼痛類:血栓性脈管炎,頑固性心絞痛,特發性胸腹痛。

  6、相關學科疾病:早期視網膜血管栓塞,突發性耳聾,血管痙攣性疾病等。

  人們通常可以指出疼痛的部位和程度,但要準確說明其性質則較為困難。人們通常是 用比擬的方法來描述,如訴說刺痛、灼痛、跳痛、鈍痛或絞痛。疼痛可以引起逃避、訴痛、啼哭、叫喊等軀體行為,也可伴有血壓升高、心跳加快和瞳孔擴大等生理反應,但這些均非為疼痛所特有。疼痛作為感覺活動,可用測痛計進行測量。身體可認知的最低疼痛體驗稱為痛閾,其數值因年齡、性別、職業及測定部位而異。疼痛作為主觀感受,沒有任何一種神經生理學或神經化學的變化,可以視為判斷疼痛特別是慢性痛的有無或強弱的特異指徵。疼痛的診斷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患者的主訴。根據痛源所在部位可將疼痛分為頭痛、胸痛、腹痛和腰背痛等。但有的內臟疾病刺激由內臟感受器接受,由交感神經纖維傳入,經交感總幹、交通支進入脊神經後根及脊髓后角感覺細胞、相應該節段的皮膚出現疼痛,亦即疼痛部位不在痛源處而在距離真實痛源相當遠的體表區域,這種疼痛稱為牽涉痛,如心絞痛的疼痛常放散到左肩、臂和腕。根據疼痛出現的系統,可將疼痛分為皮膚痛、神經痛等,其中中樞神經結構損害引起的疼痛稱為中樞性疼痛。根據出現的時程和程度,疼痛亦可分為急性痛、慢性痛和輕、中、重痛等。根據引起疼痛的原因可區分出炎症痛、癌痛等。有的截肢患者,甚至先天缺肢畸形的患者仍可感到自己不復存在的或根本未曾有過的肢體的疼痛,這稱為幼肢痛。

  疼痛理論機制研究的每一進展,均給疼痛的防治實踐帶來新的策略和措施。任何減弱細纖維傳入和(或)加強粗 纖維傳入的措施均有助於治療或緩解疼痛。除用傳統局麻藥封閉或阻斷傳入通路的細纖維活動外,推拿、按摩、熱療、電療等物理療法也可緩解疼痛。鍼灸和輕度電刺激神經等療法,在疼痛特別是慢性痛治療上已被廣泛應用。藥物治療中,除能抑制前列腺素合成的非麻醉性鎮痛藥(如阿司匹林)和與阿片受體結合的麻醉性鎮痛藥(如嗎啡)等常用於止痛外,一些非固醇類抗炎藥也已開始應用。參與下行抑制通路的5-羥色胺、去甲腎上腺素以及某些多肽等的發現,也為疼痛控制提供了新的應用前景。基於心理因素在疼痛產生與防治上的影響,安慰劑、催眠、暗示、鬆弛訓練和生物反饋等加強正性情緒活動等心理療法,以及其他增強信心和減輕恐懼的任何藥物或處理,均有助於緩解或減輕疼痛。甚至分娩的喜悅、注意的集中、激烈的戰鬥,以及某些特殊的儀式,均可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疼痛的感覺和痛苦。在一些不得已的情況下采用的永久性破壞或中斷疼痛上行解剖通路的外科手術療法,很難達到長時緩解疼痛的目的。外科醫生因而日益傾向於非損傷治療,用儀器對內源性疼痛抑制系統的有關部位(如粗纖維在其中上行的脊髓後索)進行電刺激。這種刺激療法可產生令人鼓舞的效果。

  由於疼痛對身體健康具有防禦和保護意義,並非一切疼痛都是嚴重疾病的後果,因此並非所有疼痛均須止痛。對於如果消除疼痛,疾病確診便會產生疑問的病例,在確診前不應輕率地使用鎮痛藥。為了解除長期遷延的慢性痛的痛苦,病人也宜首先建立戰勝疼痛的信心,學會在疼痛和痛苦存在的情況下進行正常生活乃至維持工作的藝術,必要時配合適當的休息和物理療法。體表結構的淺表性疼痛,一般用非麻醉性止痛藥即可緩解。軀體深部痛以及內臟痛常需使用成癮性較弱的人工合成鎮痛藥,如哌替啶。晚期癌症所致的頑痛常不得不求助於止痛作用最強的嗎啡,此時不必顧及其成癮性;必要時亦可採用止痛性外科手術。對於精神緊張或心理因素較強的疼痛患者,可應用鎮靜藥和配合進行心理療法。

  人們通常可以指出疼痛的部位和程度,但要準確說明其性質則較為困難。人們通常是 用比擬的方法來描述,如訴說刺痛、灼痛、跳痛、鈍痛或絞痛。疼痛可以引起逃避、訴痛、啼哭、叫喊等軀體行為,也可伴有血壓升高、心跳加快和瞳孔擴大等生理反應,但這些均非為疼痛所特有。疼痛作為感覺活動,可用測痛計進行測量。身體可認知的最低疼痛體驗稱為痛閾,其數值因年齡、性別、職業及測定部位而異。疼痛作為主觀感受,沒有任何一種神經生理學或神經化學的變化,可以視為判斷疼痛特別是慢性痛的有無或強弱的特異指徵。疼痛的診斷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患者的主訴。根據痛源所在部位可將疼痛分為頭痛、胸痛、腹痛和腰背痛等。但有的內臟疾病刺激由內臟感受器接受,由交感神經纖維傳入,經交感總幹、交通支進入脊神經後根及脊髓后角感覺細胞、相應該節段的皮膚出現疼痛,亦即疼痛部位不在痛源處而在距離真實痛源相當遠的體表區域,這種疼痛稱為牽涉痛,如心絞痛的疼痛常放散到左肩、臂和腕。根據疼痛出現的系統,可將疼痛分為皮膚痛、神經痛等,其中中樞神經結構損害引起的疼痛稱為中樞性疼痛。根據出現的時程和程度,疼痛亦可分為急性痛、慢性痛和輕、中、重痛等。根據引起疼痛的原因可區分出炎症痛、癌痛等。有的截肢患者,甚至先天缺肢畸形的患者仍可感到自己不復存在的或根本未曾有過的肢體的疼痛,這稱為幼肢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