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計算技能障礙專題 -- 計算技能障礙的原因 計算技能障礙的治療方案

計算技能障礙

  智慧障礙(智力低下)是指智力明顯落後於同齡正常兒童智力水平(智商低於平均值的兩個標準差),也就是我們常說智力商數為70分以下的人,同時伴有適應能力缺陷。按病理及進展的不同而分為進行性智慧障礙和非進行性智慧障礙。

  病因包括生物醫學因素和社會心理文化原因。前者指腦在發育過程中(產前和圍前期)接受到的各種不利因素,它們可使腦的發育不能達到應有水平,最終影響智力。後者指文化剝奪、教養不當、感覺剝奪等因素可使後天資訊輸入不足或不適當,從而影響智力水平。依據WHO1985年分類法和全國協作組的調查結果,病因分為以下型別。

  1.感染、中毒 佔12.3%。感染指出生前、後的腦部感染,如風疹、鉅細胞病毒、弓形體、單純皰疹病毒及其他多種病毒感染。中毒包括高膽紅素血癥、毒血癥、鉛中毒、酒精中毒以及長期服用過量的苯妥英鈉或苯巴比妥等藥物。

  2.腦的機械損傷和缺氧 佔19.6%。出生前、後及分娩時都可因物理或機械因素造成腦損傷,如產傷、顱腦外傷。圍產期或生後缺血缺氧也可損害腦組織,如孕婦嚴重失血、貧血、心力衰竭、肺部疾患和新生兒窒息、顱內出血等,以及溺水、麻醉意外、癲癇持續發作後的腦缺氧。

  3.代謝、營養和內分泌疾患 佔5.8%。體內氨基酸、碳水化合物、脂肪、粘多糖、嘌呤等物質代謝出現障礙都可影響神經細胞的發育及功能,如苯丙酮尿症、半乳糖血症。生前、生後營養不足特別是蛋白質、鐵等物質缺乏將會使胎兒、嬰兒的腦細胞數目形成減少或功能低下。內分泌疾患也要影響智力發育,如甲狀腺功能低下。

  4.腦部大體疾病 佔0.7%。包括腫瘤、不明原因的變性疾病、神經皮膚綜合徵、腦血管病等。

  5.腦的先天畸形或遺傳性綜合徵 佔9.5%。先天畸形包括腦積水、水腦畸形、頭小畸形、神經管閉合不全、腦的我發畸形等。遺傳性綜合徵如腎上腺腦白質營養不良等。

  6.染色體畸變 佔5.1%。染色體畸變包括常染色體或性染色體的數目或結構改變,如先天愚型、18三體綜合徵、C組三體綜合徵、貓叫綜合徵、脆性X綜合徵、先天性睪丸發育不全綜合徵、先天性卵巢發育不全綜合徵。

  7.圍產期其他因素 佔11.8%。包括早產兒、低出生體重兒、胎兒宮內生長髮育遲緩、母親營養疾病、妊高症等。

  8.伴發於精神病 如嬰兒孤獨症、兒童期精神分裂症。

  9.社會心理因素 佔8.2%。此類患兒沒有腦的器質性病變,主要由神經心理損害和感覺剝奪等不良環境因素造成,如嚴重缺乏早期合適刺激和教育。

  10.特殊感官缺陷 佔5.1%。包括聾、啞、盲等特殊感官缺陷。

  11.病因不明 佔21.9%。經過詳細檢查而找不到任何病因線索,即為病因不明。
  對病人的智慧狀態作評價是神經系統檢查的一項基本內容,它包括意識、神態、行為、情緒、思維的內容和連貫性感覺以及智力的潛能等的評價。

  傳統的智慧狀態檢查包括:

  ①一般資訊:如“你在哪裡出生?母親叫什麼名字?”

  ②定向功能:如 “這是什麼地方?今天是幾號?現在幾點鐘了?”

  ③專心度:採用順序顛倒法如,從“12月”開始說出一年中的月份

  ④計算:如做一些簡單的算術換算:110連續減7

  ⑤推理判斷和記憶:如辨認3樣物體,然後要求病人複述它們的名字或者讓病人聽一段故事,數分鐘後要求病人試著複述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對時間的定向、序列的顛倒、和段落句子的回憶。

  除此之外在檢查智慧狀態時有必要作一些高階智力功能的檢測,包括語言障礙性疾病(言語困難);結構性失用;左右定向力障礙;不能完成複雜的指令等,尤其是被要求做中線交叉動作時發生困難,比如用右手指觸控左耳;沒有想象力的思維活動(即意念性失用;如告訴病人“假如你有一盒火柴怎樣去划著它”並請他用動作示範;一側忽略;或者不能注意到雙重刺激,這些異常通常伴有更侷限性的腦病變,但也可能見於譫妄或痴呆的病人。

  對痴呆的鑑別診斷需要準確的病史、神經系統檢查和體格檢查。

  在阿爾茨海默病,典型者的症狀為隱襲起病,在其他方面健康者病程緩慢進展,但疾病無情地發展;相反,血管性痴呆病人的病史中可以有突然發病的記憶喪失,明顯的卒中史,或者有高血壓及心臟病的表現;有酒精中毒史的病人應高度懷疑科爾薩科夫精神病的可能性。

  除了諸如強直運動緩慢姿態改變以及一些原始反射(如撅嘴反射)等錐體外系症狀表現之外,阿爾茨海默病病人的體格檢查一般為正常;相反,血管性痴呆綜合徵可以包括輕度偏癱,或其他局灶性神經系統的症狀。

  痴呆綜合徵的診斷必須採取3個步驟:第1步首先在臨床上確定病人是否有痴呆,可用Folstein簡短精神狀態檢查表(MMSE)或修訂的長谷川智力量表來測定智力進行篩選。第2步要確定痴呆的腦部病變需進行一系列的檢查,如腦電圖、腦電地形圖、單光子發射計算機斷層成像(SPECT)、CT、磁共振和正電子發射斷層成像(PET)等。第3步是涉及痴呆的鑑別診斷。AD必須與血管性痴呆進行鑑別,常用的是Hachinski缺血性量表。

  首先應根據智商和適應行為及發病年齡判定有無MR,再進一步尋找引起MR的原因。

  在診斷過程中,應詳細收集兒童的生長髮育史,全面進行體格和神經精神檢查,將不同年齡兒童在不同發育階段的生長髮育指標與正常同齡兒童進行對照和比較,判定其智力水平和適應能力,作出臨床判斷。同時,配合適宜的智力測驗方法,即可作出診斷並確定MR的嚴重程度。

  1.病史收集

  (1)家族史:應瞭解父母是否為近親婚配,家族中有無盲、啞、癲癇、腦性癱瘓、先天畸形、MR和精神病患者。

  (2)母親妊娠史:詢問母親妊娠早期有無病毒感染、流產、出血、損傷,是否服用化學藥物、接觸毒物、射線,是否患有甲狀腺功能低下,糖尿病及嚴重營養不良,有無多胎、羊水過多、胎盤功能不全、母嬰血型不合等。

  (3)出生史:是否為早產或過期產,生產方式有無異常,出生體重是否為低體重兒,生後有無窒息、產傷、顱內出血、重度黃疸及先天畸形。

  (4)生長髮育史:包括神經精神發病,如抬頭、坐起、走路等大動作開始出現的時間,用手指檢出細小玩具日常用品等精細動作的完成情況,喊叫爸爸媽媽、聽懂講話等語言功能的發育狀態,以及取食、穿衣、控制大小便等其它智力行為表現。

  (5)過去和現在疾病史:有無顱腦外傷、出血、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全身嚴重感染、驚厥發作等。

  2.體格檢查

  3.發育檢查

  4.神經精神檢查

  5.實驗室檢查 實驗室檢查包括血、尿、腦、脊液生化檢查、頭顱X線及CT檢查、腦血管造影、腦電圖、誘發電位、聽力測定、染色體分析、垂體、甲狀腺、性腺、腎上腺功能測定、病毒(如鉅細胞病毒、風疹病毒)、原蟲(如弓形體)及抗體檢查等。應根據診斷需要選擇有關專案。

  6.智力測驗和行為判定 輕度MR多用智力測驗,重度以上MR採用智力測驗方法往往有困難,必須依靠行為評定量表,而評定量表對鑑別輕度MR時,又不及智力測驗可靠。因此兩種方法應配合使用,對檢查結果必須綜合分析。
  在孩子小的時候多給孩子看一些關於開動腦袋的書,多動大腦。

  病因治療

  已經查明病因者,如慢性疾病、中毒、長期營養不良、聽力及視力障礙,則應儘可能設法去除病因,使其智力部分或完全恢復。甲狀腺功能低下,苯丙酮尿症等內分泌代謝異常患兒應早期診斷,早期採用甲狀腺激素替代或苯丙酮尿症特殊飲食療法,改善其智力水平。社會心理文化原因造成的MR,改變環境條件,讓其生活在友好和睦的家庭中,加強教養,則可使其智力取得圈套進步。

  訓練和康復

  配合應用醫學、社會、教育和職業訓練等措施,按年齡大小和MR的嚴重程度對患者進行訓練,使其達到儘可能高的智力水平。

  遲早讓患兒在有組織的機構(如託兒所和幼兒園)裡接受持久的綜合笥教育和訓練。最好讓患兒與正常兒一起照管,這樣比分開照管更有益。開辦特殊班級或特殊學校,以便提高身體健康水平,訓練日常生活技能和言語功能以及簡單的文化學習。設立工作醫療站,一方面為青少年患者訓練生產技能,另一方面保障就業。還可設立專門的醫院、療養所(村),收住中度以上MR。
  實驗室檢查

  實驗室檢查包括血、尿、腦、脊液生化檢查、頭顱X線及CT檢查、腦血管造影、腦電圖、誘發電位、聽力測定、染色體分析、垂體、甲狀腺、性腺、腎上腺功能測定、病毒(如鉅細胞病毒、風疹病毒)、原蟲(如弓形體)及抗體檢查等。應根據診斷需要選擇有關專案。

  智力測驗和行為判定

  輕度MR多用智力測驗,重度以上MR採用智力測驗方法往往有困難,必須依靠行為評定量表,而評定量表對鑑別輕度MR時,又不及智力測驗可靠。因此兩種方法應配合使用,對檢查結果必須綜合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