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肺陰虛專題 -- 肺陰虛的原因 肺陰虛的治療方案

肺陰虛

  肺陰虛證是津液消耗,肺失濡養而出現的陰津不足,宣降失職,虛熱內生等臨床表現的概稱。多因久病虧耗,勞傷過度所致,是陰液不足而不能潤肺,主要表現為乾咳、痰少、咽乾、口燥、手足心熱、便祕、盜汗、苔少質紅少津脈細而數或咳血等

  多由久咳久咯耗傷肺之陰液;或因癆蟲襲肺,燥熱之邪犯肺爍爍肺陰;或是汗多不固,陰津耗洩等,均可導致肺陰虧虛。

  多因陰液虧損,肺失滋養,陽失潛藏,虛火內生,或癆蟲消蝕營血,陰虛火旺,肺津不足,肺失濡潤,肺失潤降。虛火易傷肺絡,絡損動血。若肺陰虛證日久,損耗腎陰,金水俱虧,肺腎陰虛,虛火內蒸,營陰外洩,損傷陽絡,可致骨蒸,勞嗽,吐血等症

  本證通常須與“燥邪傷肺證”、“肺氣陰兩虛證”、“肺腎陰虛證”相鑑別。

  燥邪犯肺證與肺陰虛證:秋季燥邪主令,易傷津液,外感燥邪,則成燥邪犯肺證。本證邪從外入,與陰虛肺燥的臨床表現多有類似之處,如干咳少痰,或痰中帶血 ,咳而不爽,咽乾,心煩等症。但二者在病因病機和臨床表現上有所區別。燥邪傷肺證,系感受外邪所致,必見發熱,微惡風寒,頭痛,無汗或少汗,口鼻乾燥,脈浮等表證;肺陰虛證是肺之陰津虧耗,津液不足,虛熱內生,每由內傷而致,故不兼表證而常見午後潮熱,五心煩熱,盜汗顴紅等陰虛火旺的表現。以上可資鑑別。

  肺氣陰兩虛證既肺陰虛證:二者在病因病機上既有一定聯絡,又有所區別。肺氣陰兩虛證既可由肺陰虛證,陰損及陽,演變而來,也能由肺氣虛證,汗出過多,或過服溫熱,火熱劫陰發展而成 ,臨床除乾咳少痰,或痰中帶血,口燥咽乾,聲音嘶啞等肺陰虛表現外,還同時有喘咳氣短,聲音低怯,自汗畏風,容易感冒等肺氣虛證,可資鑑別。

  肺腎陰虛證與肺陰虛證:腎藏精,為水髒,居於下焦,肺主氣,為五臟六腑之華蓋,位於上焦。在五行中,肺屬金,而腎主水,金水相生,互有影響。因此,肺陰虧損,遷延不愈,金不生水,“母病及子”,久病傷腎,腎陰虛耗,可形成肺腎陰虛證;而腎陰虧損,勞傷過度,腎陰虛竭,陰虛火旺,虛火灼肺,亦可致肺腎陰虛證,肺腎陰虛證除具備肺陰虛證的臨床表現外,還伴有動則咳喘加重,骨蒸盜汗,腰膝痠軟,心煩失眠,男子失精,女子月經不調等腎陰虛證的表現,可與單純肺陰虛證相鑑別。

  主要表現為乾咳、痰少、咽乾、口燥、手足心熱、盜汗、便祕、苔少質紅少津脈細而數或咳血等。

  肺陰虛證可出現於多種疾病中,其臨床表現各具一定特點,治法亦不盡相同。如咳嗽病中出現肺陰虛證,則多表現為乾咳少痰,或痰中帶血,咽乾,潮熱顴紅等“虛咳”特點,此由肺陰虧虛,肺失濡潤,而虛熱內生,肺氣上逆所致,治宜滋養肺陰,肅肺止咳,方選沙蔘麥冬湯(《溫病條辨》)加減。若肺癆病中見肺陰虛證,其臨床表現多以乾咳少痰或痰中帶血,胸痛,潮熱顴紅,盜汗,互相染易等“久咳虛損”為特徵,此係癆蟲蝕肺,陰津耗傷,清肅失職,肺氣上逆而為病,治宜養陰清肺,殺蟲止咳。方選百合固金湯(《 醫方集解》)酌加百部、十大功勞葉等藥。若咳血病中出現肺陰虛證,臨床表現每見咳嗽少痰,痰中帶血,其色鮮紅,胸痛,潮熱盜汗,顴紅,口乾咽燥等特點,此緣肺陰不足,清肅不行,陰虛火旺,火灼肺絡所致,治當滋陰潤肺,涼血止血 ,方選百合固金湯(《醫方集解》)合四生丸(《婦人良方》)化裁。若肺痿病中出現肺陰虛證 ,常見咳吐濁唾涎沫,質地粘稠,不易咯出,咳聲不揚,氣急喘促,形體消瘦,皮毛枯萎,口燥咽乾等臨床表現,是由肺陰不足,虛火內熾,陰津枯涸,肺氣上逆所致,治療應滋陰潤肺清熱,方選麥門冬湯(《金匱要略》)加味,或用清燥救肺湯(《醫門法律》)化裁。總之,肺陽虛證在不同疾病中臨床表現各具特點,可據此加以辨析。

  宜食物品

  陰虛之人宜常吃下列食物。

  鴨肉

  性平,味甘鹹,能滋陰養胃。《本草匯》說它“滋陰除蒸”。《隨息居飲食譜》稱它能“滋五臟之陰,清虛勞之熱,養胃生津”。民間也認為鴨是最理想的清補之物,陰虛體質宜食之。

  豬肉

  性平,味甘鹹,有滋陰和潤燥的作用。清代醫家王孟英說:“豬肉補腎液,充胃汁,滋肝陰,潤肌膚,止消渴。”《本草備要》亦載:“豬肉,其味雋永,食之潤腸胃,生精液,澤皮膚。”所以也適宜陰虛體質者食用。

  雞蛋

  性平,味甘,不僅能益氣養血,而且無論雞蛋白或雞蛋黃,均有滋陰潤燥的作用。雞蛋被醫學界認為是很好的蛋白質食品,其中卵白蛋白、卵球蛋白和卵黃磷蛋白,是很完全的蛋白質。凡陰虛之人食之頗宜,尤其是雞蛋同大豆一起食用,如民間習慣用雞蛋與豆漿同食,更有益處。

  牛奶

  性平,味甘,不僅營養豐富,更具有滋陰養液、生津潤燥的功效。歷代醫家對牛奶的滋陰作用頗多讚譽,或稱牛奶“潤肌止渴”,“潤皮膚”,“潤大腸”,或曰“滋潤五臟”,“滋潤補液”。凡體質屬陰虛者,宜常食之,裨益頗多。

  甲魚

  性平,味甘,有滋陰涼血作用,為清補佳品,對陰虛之人,食之最宜。《本草備要》中說它能“涼血滋陰”。《隨息居飲食譜》也認為甲魚可以“滋肝腎之陰,清虛勞之熱”。所以,甲魚對陰虛血熱或陰虛火旺、虛勞骨蒸者,更為適宜。甲魚的背殼,又稱鱉甲,也有滋陰補血作用,陰虛之人食之亦宜。

  龜肉

  性平,味甘鹹,能滋陰補血,故陰虛者宜食之。《醫林纂要》中就曾說它能“治骨蒸勞熱,陰虛血熱之症”。由烏龜殼加工而成的龜板或龜板膠,同樣具有滋陰補血的功效,陰虛之人也宜服食。

  乾貝

  又稱江珧柱、馬甲柱,為一種海鮮食品。性平,味甘鹹,能滋陰補腎。《本草求真》說它能“滋真陰”。《本草從新》稱它“療消渴”。乾貝肉質細嫩,味道鮮美,屬高蛋白食品,故陰虛之人宜常用乾貝燉湯,最為有益。

  海蔘

  有滋陰、補血、益精、潤燥的作用。《藥性考》說它“降火滋腎”。《食物宜忌》亦載:“海蔘補腎精,益精髓”。清代食醫王孟英認為海蔘能“滋陰,補血,潤燥”。海蔘是一種高蛋白低脂肪的海味珍品,大能補益,又能滋陰,陰虛體質宜常食之。

  雞蛋

  性平,味甘,不僅能益氣養血,而且無論雞蛋白或雞蛋黃,均有滋陰潤燥的作用。雞蛋被醫學界認為是很好的蛋白質食品,其中卵白蛋白、卵球蛋白和卵黃磷蛋白,是很完全的蛋白質。凡陰虛之人食之頗宜,尤其是雞蛋同大豆一起食用,如民間習慣用雞蛋與豆漿同食,更有益處。

  牛奶

  性平,味甘,不僅營養豐富,更具有滋陰養液、生津潤燥的功效。歷代醫家對牛奶的滋陰作用頗多讚譽,或稱牛奶“潤肌止渴”,“潤皮膚”,“潤大腸”,或曰“滋潤五臟”,“滋潤補液”。凡體質屬陰虛者,宜常食之,裨益頗多。

  甲魚

  性平,味甘,有滋陰涼血作用,為清補佳品,對陰虛之人,食之最宜。《本草備要》中說它能“涼血滋陰”。《隨息居飲食譜》也認為甲魚可以“滋肝腎之陰,清虛勞之熱”。所以,甲魚對陰虛血熱或陰虛火旺、虛勞骨蒸者,更為適宜。甲魚的背殼,又稱鱉甲,也有滋陰補血作用,陰虛之人食之亦宜。

  龜肉

  性平,味甘鹹,能滋陰補血,故陰虛者宜食之。《醫林纂要》中就曾說它能“治骨蒸勞熱,陰虛血熱之症”。由烏龜殼加工而成的龜板或龜板膠,同樣具有滋陰補血的功效,陰虛之人也宜服食。

  乾貝

  又稱江珧柱、馬甲柱,為一種海鮮食品。性平,味甘鹹,能滋陰補腎。《本草求真》說它能“滋真陰”。《本草從新》稱它“療消渴”。乾貝肉質細嫩,味道鮮美,屬高蛋白食品,故陰虛之人宜常用乾貝燉湯,最為有益。

  海蔘

  有滋陰、補血、益精、潤燥的作用。《藥性考》說它“降火滋腎”。《食物宜忌》亦載:“海蔘補腎精,益精髓”。清代食醫王孟英認為海蔘能“滋陰,補血,潤燥”。海蔘是一種高蛋白低脂肪的海味珍品,大能補益,又能滋陰,陰虛體質宜常食之。

  蛤蜊

  性寒,味鹹,能滋陰、化痰、軟堅。古代醫家認為“蛤蜊功同蚌蜆,滋陰明目”。明・繆希雍曾經指出:“蛤蜊其性滋潤而助津液,故能潤五臟,止消渴,開胃也。”可見陰虛體質或陰虛病人,包括糖尿病、乾燥綜合症、結核病以及腫瘤病等,食之頗宜。

  蚌肉

  含有豐富的蛋白質和維生素,有滋陰、清熱、明目的功效。清・王孟英也認為蚌肉能“清熱滋陰,養肝涼血。”陰虛之人常用蚌肉煨湯食用,最為適宜。

  烏賊魚

  性平,味鹹,既能補血,又善滋陰。《醫林纂要》就曾說它“大能養血滋陰”。清代醫家黃宮繡亦云:烏賊魚肉“其性屬陰,入肝補血,入腎滋水。”對肝腎陰虛者,食之最宜。

  鰒魚

  又稱石決明肉。有滋陰清熱、益精明目的作用。如《醫林纂要》說它“補心暖肝,滋陰明目”。清・王孟英亦說:“補肝腎,益精明目,愈骨蒸勞熱。”鯉魚是一種營養豐富的高蛋白食品,尤其是對肝腎陰虛的目翳目暗或雀目夜盲,對結核病陰虛的低熱不解、潮熱、骨蒸盜汗,對癌症患者的陰虛體質,最為適宜。

  梨

  有生津、潤燥、清熱的作用,對肺陰虛,或熱病後陰傷者最宜。《本草通玄》曾說梨“熟者滋五臟之陰”。《重慶堂隨筆》還說:“溫熱燥病,及陰虛火熾,津液燔涸者,搗汁飲之立效。”

  桑椹

  性寒,味甘,有滋陰補血之功,最能補肝腎之陰。《本草述》認為:“烏椹益陰氣便益陰血”。《本草經疏》亦稱桑椹“為涼血補血益陰之藥”,還說“消渴由於內熱,津液不足,生津故止渴,五臟皆屬陰,益陰故利五臟。”尤其是肝腎陰虛體質之人出現消渴、目暗、耳鳴者,食之最宜。

  枸杞子

  性平,味甘,有滋陰益壽之功,尤其是對肝腎陰虛的腰膝痠軟、頭暈目眩、視物昏花、耳鳴耳聾,或是肺陰虛的結核病盜汗、虛勞咳嗽,糖尿病的陰虛消渴等,食之更佳。

  燕窩

  性平,味甘,有補氣陰的功用,尤其能益肺陰,為清補佳品。凡陰虛體質,尤其是肺陰虛者,如肺結核病、支氣管擴張、肺痿、老年氣管炎 target=_blank>慢性支氣管炎等,最宜食之。清代醫家張璐說它能“調補虛勞,治咳吐紅痰”。吳儀洛說:“燕窩大養肺陰,補而能清。”《本草再新》中也有“大補元氣,潤肺滋陰”的記載。

  銀耳

  性平,味甘淡,有滋陰養胃、生津潤燥的作用。銀耳含有豐富的膠質、多種維生素和17種氨基酸、銀耳多糖和蛋白質等營養物質,為民間最常用的清補食品,尤其是對肺陰虛和胃陰虛者,最為適宜。

  西洋參

  性涼,味甘微苦,能益氣養陰,對氣陰兩傷之人最宜。《本草從新》說:“虛而有火者相宜”。《藥性考》亦云:“西洋參補陰退熱。”《增訂偽藥條辨》還說:“西洋參滋陰降火。”所以,陰虛或兼氣虛,兼肺虛,或陰虛火旺者,食之最宜。陰虛之人忌吃人蔘,這是因為人蔘性溫,有助火之弊,若改用西洋參,清補氣陰,最為合拍。正如《醫學衷中參西錄》所說:“西洋參,性涼而補,凡欲用人蔘而不受人蔘之溫補者,皆可以此代之。”

  獺肉

  俗稱水狗肉。能補虛弱,並能養陰除虛熱,故凡陰虛體質或陰虛內熱骨蒸之人,食之頗宜。《醫林纂要》中即雲:“獺肉益陰。”《本草圖經》也說它“主骨蒸熱勞”。獺肝也能養陰除蒸,所以,陰虛體質者,食之亦宜。

  阿膠

  性平,味甘,既能補血,又能滋陰。正如《本草綱目》所言:“阿膠,大要只是補血與液。陰不足者,補之以味,阿膠之甘,以補陰血。”尤其是肺腎陰虛之人,食之尤宜。

  海蔘

  屬補陰食品,有滋腎益精、養血潤燥的作用。《本草求原》中就說它“潤五臟”。《隨息居飲食譜》也認為海蔘“滋陰”。故凡陰虛體質者食之頗宜。

  此外,陰虛體質還宜服食牡蠣肉、鮫魚、馬奶、羊奶、酸奶、蜆肉、淡菜、蛙肉、蹄筋、豆腐漿、菠菜、青菜、黃芽菜、山藥、銀耳、蘑菇、金針菇、草菇、平菇、西米、糯米、黑木耳、番茄、枸杞頭、綠豆芽、甘蔗、酸梅湯、葡萄、百合、水煮花生、橘子、柑子、橙子、草莓、柚子、無花果、香蕉、西瓜、蜂蜜、蜂王漿、芝麻、南北沙蔘、地黃、何首烏、白芍等。

  主要表現為乾咳、痰少、咽乾、口燥、手足心熱、盜汗、便祕、苔少質紅少津脈細而數或咳血等。

  肺陰虛證可出現於多種疾病中,其臨床表現各具一定特點,治法亦不盡相同。如咳嗽病中出現肺陰虛證,則多表現為乾咳少痰,或痰中帶血,咽乾,潮熱顴紅等“虛咳”特點,此由肺陰虧虛,肺失濡潤,而虛熱內生,肺氣上逆所致,治宜滋養肺陰,肅肺止咳,方選沙蔘麥冬湯(《溫病條辨》)加減。若肺癆病中見肺陰虛證,其臨床表現多以乾咳少痰或痰中帶血,胸痛,潮熱顴紅,盜汗,互相染易等“久咳虛損”為特徵,此係癆蟲蝕肺,陰津耗傷,清肅失職,肺氣上逆而為病,治宜養陰清肺,殺蟲止咳。方選百合固金湯(《 醫方集解》)酌加百部、十大功勞葉等藥。若咳血病中出現肺陰虛證,臨床表現每見咳嗽少痰,痰中帶血,其色鮮紅,胸痛,潮熱盜汗,顴紅,口乾咽燥等特點,此緣肺陰不足,清肅不行,陰虛火旺,火灼肺絡所致,治當滋陰潤肺,涼血止血 ,方選百合固金湯(《醫方集解》)合四生丸(《婦人良方》)化裁。若肺痿病中出現肺陰虛證 ,常見咳吐濁唾涎沫,質地粘稠,不易咯出,咳聲不揚,氣急喘促,形體消瘦,皮毛枯萎,口燥咽乾等臨床表現,是由肺陰不足,虛火內熾,陰津枯涸,肺氣上逆所致,治療應滋陰潤肺清熱,方選麥門冬湯(《金匱要略》)加味,或用清燥救肺湯(《醫門法律》)化裁。總之,肺陽虛證在不同疾病中臨床表現各具特點,可據此加以辨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