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精神障礙專題 -- 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精神障礙的原因 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精神障礙的治療方案

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精神障礙

與精神活性物質(簡稱物質)相關的精神障礙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精神活性物質使用障礙(物質依賴障礙和物質濫用),另一類為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障礙,包括:精神活性物質中毒,精神活性物質戒斷反應,精神活性物質所致譫妄,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永續性痴呆,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永續性遺忘障礙,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精神病性障礙,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心境障礙,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焦慮障礙,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性功能障礙和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睡眠障礙

引起藥癮的因素不是單一的,與藥物的可獲得性,遺傳素質和人格的易感性以及社會文化因素有關。

部分藥癮者,特別是青年人,在服藥前有某種程度的性格,品德障礙,如學習成績差,逃學或違紀,有些家庭中有精神病或人格障礙者,或童年有不愉快經歷。

社會文化對藥癮的發生有影響,社會對癮藥的應用呈寬容態度,藥癮容易氾濫,如大麻廣泛流行於北美,群體內的社會壓力也有影響,如親密夥伴間的壓力。

醫護和藥劑人員晚獲得藥物,可成為好發階層。

藥物依賴的診斷標準

1.有長期或反覆使用精神活性物質的歷史。

2.對精神活性物質有強烈的渴求及耐受性,故至少有下述情況之二:①不能擺脫使用這種物質的慾望;②對覓取這種物質的意志明顯增強;③為使用這種物質而經常放棄其他活動或愛好;④明知這種物質有害,但仍繼續使用,或為自己詭辯,或想不用或少用,但做不到或反覆失敗;⑤使用時體驗到快感;⑥對這種物質耐受性增大;⑦停用後出現戒斷綜合徵。

戒斷綜合徵的診斷標準

1.有精神活性物質依賴史。

2.在停用或少用有依賴的精神活性物質後,至少出現下列精神症狀之三:

①情緒改變;如焦慮,抑鬱,煩躁,易激怒等;

②意識障礙;

③失眠;

④疲乏,倦睡;

⑤運動性興奮或抑制;

⑥注意力不集中

⑦記憶減退;

⑧判斷力減退;

⑨幻覺或錯覺;

⑩妄想;人格改變。

3.伴有以下軀體症狀或體徵至少二項:

①噁心嘔吐;

②肌肉或身上各處疼痛;

③瞳孔改變;

④流鼻涕或淌眼淚或打哈欠;

⑤腹痛、腹瀉;

⑥燥熱感或體溫升高;

⑦嚴重不適;

⑧抽搐。

4.症狀的性質與嚴重程度隨精神活性物質的種類與劑量而定,再次足量使用,可停戒斷綜合徵迅速消失。

鑑別診斷

排除一般醫學情況所致(例如,腦結構損傷和感染,視覺性癲癇),並且排除用其它精神障礙(例如,譫妄,痴呆,精神分裂症),入睡前幻覺。

預防藥癮的發生,需要採取綜合性措施,實行多部門(衛生、公安、司法、商業等)的協作,控制易成癮藥物的生產、銷售、臨床使用。要在醫務人員中普及有關知識,提高對安眠藥、抗焦慮藥、嗎啡類成癮的警惕和早期識別,以減少成癮的產生。在已形成癮藥流行的地區,則需要在群眾中廣泛宣傳藥物成癮的危害性,以動員社會力量,協助有關部門,實施各項措施。

一旦病人對藥物成癮或病人渴求癮藥的贛如此強烈,一般很難自動戒藥。因此應住院進行治療,即使自覺住院,病人往往不惜用說謊、偷竊等手段騙取藥物。故對入院病人必須詳細檢查其衣服、用品、書籍,並杜絕一切獲取癮藥可乘之機。這是保證治療見效的的關鍵。早期治療,效果明顯。   

治療原則:緩慢撤完癮藥,一般成人,癮藥可在1周仙撤完:體弱、成癮久、藥量大或老年患者,為避免斷藥過程中出現心血管意外、虛脫,可較緩慢減藥。在10天至2周內減完。   

各種軀體支援療法可改善病人營養,減輕戒藥時的痛苦及急性中毒症狀。可用大量維生素B族、維生素C、煙酸等。在有條件情況下,可為病人進行促大腦代謝療法:能量合劑、大量維生素C、煙酸、穀氨酸鈉等加入5%~10%葡萄糖溶液200~500ml靜脈點滴,每日1次,20次為一療程,對擺脫戒斷症狀、減輕各種植物神經反應,有較好療效。   

戒癮過程中常見病人有失眠、焦慮等情緒反應。此時宜採用不成癮鎮靜劑,如安他樂、小量奮乃靜、氯丙嗪或泰爾登等。焦慮反應明顯時,可適當用抗焦慮藥物,如舒樂安定、安定等。硝基安定兼有抗癲癇作用,可以預防減藥過程中出現癲癇大發作。   

國外有采用替代療法,即用成癮性較弱的藥物替代之,特別在海洛因成癮的治療中,如用美散酮替代嗎啡、海洛因成癮。國內若干單位亦在試用中。   

在海洛因戒藥過程中,易出現興奮躁動甚至意識障礙,以戒藥開始數天最為嚴重。必須及時控制興奮衝動並注意保護病人安全。一般可肌注或口服氯丙嗪合併非那根各25~50mg,每日3次。興奮躁動嚴重者,對心血管系統功能良好的成年患者,可用氯丙嗪非那根合劑,用生理鹽水稀釋後,緩慢靜注。此外肌注氟哌啶醇5~10mg,每日2~3次,亦有助於控制興奮。當軀體依賴症狀控制後,病人對藥物渴求的心理依賴可在較長時間記憶體在。根據臨床症狀,宜以抗精神病藥物或抗焦慮藥物,繼續鞏固治療至少2~3個月為宜。   

支援性心理治療十分重要。病人大多意志薄弱,對治療缺乏信心,必須經常鼓勵和支援病人堅持治療,鼓勵病人蔘加各項文體活動,轉移其對癮藥的注意力。家庭社會支援,對病人出院後的鞏固療效十分關鍵。在康復階段必須取得家庭和工作單位的支援和監督,切斷癮藥的來源和與癮藥提供者的效,否則即使在住院條件下戒癮成功,出院後療效不易鞏固且有重染舊習的可能。出院後應堅持門診觀察兩年,預防復發。


【 軀體檢查 】

對吸毒者的體檢除常規檢查外還必須注意皮膚有無注射毒品遺留的針跡,以前臂,下肢等靜脈明顯處為多;經常吸食毒品者可能會有鼻中隔粘膜充血和潰瘍,甚至穿孔;長期吸食阿片者在沒有及時使用毒品時會出現瞳孔散大,因為瞳孔不能因光線而自行調節,所以吸毒者畏光,而常常帶墨鏡,而剛剛吸食毒品者會有瞳孔縮小,如針尖樣瞳孔是吸毒過量的特徵。

【 實驗室檢查 】

除常規檢查外必須包括心電圖檢查,肝功能檢查,血,尿常規檢查,拍胸片或透視,對不能確診的病人要做納洛酮催癮實驗或阿片類尿液試紙的定性實驗。

【 精神檢查 】

要做詳細的精神檢查,目的是排除其它精神障礙,有伴隨疾病時要同時治療,護士通過觀察,會談,軀體和精神檢查等方法收集病人有關的健康資料給予評估。

護士通過觀察,會談,軀體和精神檢查等方法收集病人有關的健康資料給予評估。

1.活動過程

· 評估酒,藥的作用影響中樞神經系統時,患者動作行為將會受到影響,在中毒患者身上有無動作遲緩,不協調及步態不穩的現象,甚至因跌倒碰撞而致外傷或骨折。

· 評估當患者所濫用或依賴的物質影響中樞神經系統時,是否睡眠及清醒型態是紊亂的,有無木僵的睡眠狀態和失眠的現象。

· 評估娛樂活動型態是否改變,由於患者將所有時間都花在買藥,服藥,或想辦法尋覓藥(或酒),因此必須放棄原來的娛樂活動。

· 評估自我照顧能力是否受到影響,當患者的判斷力受損時,其個人衛生及穿著修飾則會變差。

2.認知過程

· 評估在嚴重中毒階段,有無在抉擇力,判斷力,記憶力及思維過程方面的改變,至於這種改變在物質戒斷後是否會繼續存在,則視物質是否已破壞大腦組織而定,例如長期酒精濫用者,即使在他們戒酒多年後也仍有認知能力減低的現象,近來有許多研究探討吸食大麻對人體認知過程的長遠影響。

· 評估患者有無注意力的改變,由於中樞神經抑制劑會造成注意力不集中,而中樞神經興奮劑會造成過度的敏感。

· 評估患者有無知覺的改變,通常都發生在服用致幻劑的患者身上,長期飲用大量酒精的人,戒斷產生震顫性譫妄時,也會有知覺改變的現象,如出現幻聽,幻視等症狀。

3.生態過程

· 評估物質依賴患者的持家能力都會有所改變。

4.情緒過程

· 評估最初用藥的意識目標,如使用麻醉劑的人是想創造一種“正常”的感覺;使用鎮靜安眠劑是想得到安寧的感覺;而使用中樞神經興奮劑是為了要有欣快感。

· 評估任何物質的戒斷都會產生焦慮,甚至會達到恐慌的程度。

· 評估患者停止用藥期間,有否會對自己在用藥期間的行為表現感到自責,悲傷,羞愧。

5.人際互動過程

· 評估行為/衝動過程的改變,患者如不想有戒斷現象產生,就不得不想盡辦法去獲取物質,這可能表示他會出現說謊,偷竊,攻擊,賣淫等行為,雖然這些行為是他原先所嫌惡的,當物質中毒嚴重影響到中樞神經系統時,病人很容易發生意外,對自己及他人也具有潛在性的危險。

· 評估家庭運作過程的改變,因為家庭是一系統,如果其中有位物質依賴者,則會導致家庭功能的紊亂,阻礙家庭成員關係的健康發展。

· 評估物質依賴患者在其角色扮演方面的重大變化,通常是被退學或失去工作,以致造成家庭破裂。

· 評估社交能力方面的景如向,由於物質濫用影響中樞神經系統功能時,患者與他人的主動關係減少,出現社交隔離或退縮也都是常見的現象。

6.生理過程

· 評估有無營養狀態的改變,幾乎每個物質濫用或依賴的人,無論用藥時間多長,都會有營養不良的改變,同時也極易影響其他方面生理過程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