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嬰兒腹瀉專題 -- 嬰兒腹瀉的原因 嬰兒腹瀉的治療方案

嬰兒腹瀉

  嬰兒腹瀉(也稱消化不良),是由不同病因引起的臨床綜合徵。主要發生在2歲以下的嬰兒,急性可分二型。輕型腹瀉:每天數次至十餘次,糞便呈蛋花湯樣,偶有溢乳及嘔吐,輕微腹脹等;重型腹瀉:每天十次以上,多達數十次,水樣便,嘔吐,發熱、面色發灰,煩躁不安,甚則昏迷、驚厥,並有失水、電解質紊亂等症狀。

  嬰兒腹瀉是多由飲食不當或腸道內、外感染所引起的一種消化道功能紊亂綜合症,多發生在2歲以下嬰兒。嬰兒餵食母乳時,正常每天大便次數會比餵食牛奶多一至二次,為黃綠色糊便;而餵食牛奶者,則為黃色成形便。腹瀉則是指糞便中水分增加,且大便成分變質而言。一般而言,腹瀉時大便的次數會增加、水分增加、大便顏色變成綠色、氣酸臭。

  嬰兒腹瀉(也稱消化不良),是由不同病因引起的臨床綜合徵。主要發生在2歲以下的嬰兒,急性可分二型。輕型腹瀉:每天數次至十餘次,糞便呈蛋花湯樣,偶有溢乳及嘔吐,輕微腹脹等;重型腹瀉:每天十次以上,多達數十次,水樣便,嘔吐,發熱、面色發灰,煩躁不安,甚則昏迷、驚厥,並有失水、電解質紊亂等症狀。

  1、桿菌痢疾 嬰兒痢疾表現多不典型,常無膿血便,臨床呈一般腹瀉的表現,較難鑑別,應注意流行情況,常能問出接觸史,排便前常哭鬧,顯示裡急後重,仔細觀察可見患兒大便頻繁,但每次量不多,有時可見水樣便糞質中混有膿血,鏡下有較多膿細胞,紅細胞和吞噬細胞,而大腸桿菌腸炎每次便量多,一部分每次可達20ml以上,大便中粘液常見,但極少稠膿,偶有少數白細胞與紅細胞,應培養鑑別。

  2、嬰兒出血性腸炎 起病與大腸桿菌腸炎無異,但治療後腹瀉不止且病情加重,腹脹較重,高熱,頻繁嘔吐,重者吐咖啡樣物,大便早期呈水樣,潛血試驗陰性,以後出現典型的暗紅色果醬樣大便,脫水重,可早期出現休克,中毒症狀重者可昏迷,驚厥。

  3、“生理性腹瀉” 滲出性體質小兒可生後不久即開始排黃綠色稀便,大便次數多,但不吐,食慾好,體重增加正常,到新增輔食後,大便自然恢復正常。

  1、原則是①開始出現腹瀉後,給消化道以適當的休息;②控制腸道內外感染;③糾正水與電解質紊亂;④良好的護理,

  2、飲食療法

  開始時給消化道以適當休息,輕,中型患兒減食至平時半量左右4~6小時;重型者6~12小時,減食期間液體補充:輕,中型患兒配製“初液鹽”口服,病毒性腸炎由於葡萄糖促進的鈉運轉障礙,口服葡萄糖液濃度不宜超過2%,鈉濃度不超過50mmol/L;重型者應靜脈輸液,恢復飲食時,人乳餵養兒應減產每次哺乳時間;人工餵養兒可從米湯,稀藕粉或稀釋的牛乳(或酸奶)開始,奶量和所加蔗糖都由少到多,由稀到濃,逐步增加,除食慾不振和嚴重嘔吐外,加乳無須顧慮,因腹瀉後患兒體內營養大量消耗,增加食物後雖大便次數可增加,但腸道吸收與食入量成正比,禁食過久或熱量增加過緩都可導致營養不良,一般應於治療48小時後給以足夠熱量,5天左右恢復正常飲食。

  3、液體療法

  (1)口服補液鹽:1971年以來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提倡用口服補液鹽(oral rehydration salt,ORS)所配製的飲料,在世界各地對不同病原和不同年齡的急性腹瀉患兒推廣應用,我國自1980年以來在各省市廣泛使用,取得較好的效果,配製1升ORS飲料,需NaCI3.5G,NaHCO32.5g,KCI1.5g,葡萄糖20g,其電解質濃度為:Na90mmol/L,K20mmol/L,CI80mmol/L,HCO330mmol/L,葡萄糖111mmol/L,由於病毒性腸炎患兒多有等滲或高滲性脫水,應將ORS稀釋1/3~1/2後口服No含量降至45~60mmol/L,K10~13.3mmol/L,以40~53.4 mmol/L,HCO315~20mmol/L,葡萄糖56~74mmol/L,葡萄糖濃度仍保持促進消化道水,鈉的吸收,第一日給ORS量:輕度脫水50~60ml/kg,在4小時內服完;中度脫水70~100ml/kg,在4~6小時內服完,同時應按後述方法補充鉀和鈣,最近,WHO推薦用枸櫞酸鉀代替原配方中的碳酸氫鈉,因後者易潮解而枸櫞酸鉀則比較穩定,臨床應用也證實了這種代替法的優點,此外WHO又倡導以ORS的配方的20克葡萄糖改為30克的米粉或其他穀物粉,認為用穀物粉配製後,味道可口患兒容易接受,服用時發生嘔吐者較少,糞便成形較快,臨床實踐已證明其療效,確能促進水和電解質的吸收,華西醫科大學兒科曾以50克米粉代替原配方中的20克葡萄糖,確能防治脫水,優於用ORS原方,至於口服ORS有困難或有重度脫水發生迴圈衰竭者,皆需先靜脈補液,如在農村不便進行靜脈滴注,也可用胃管滴注ORS,如口服或胃管滴注ORS後脫水仍不見好,則應設法靜脈輸液。

  (2)胃腸道外補液:對嘔吐或口服補液有困難及重度脫水患兒,應根據上冊胃腸道外液體療法補液原則,分步驟地進行治療,先較快地恢復迴圈量並補充累積損失,再較慢地補充繼續丟失和生理消耗,近十餘年來,國際上補液供給液體總量和含鈉液量都有減少趨勢。

  1)補液總量:治療第一個24小時的補液量應包括:累積損失量,繼續丟失量和生理消耗量,依脫水程度補充總量120~200ml/kg(輕度脫水120~150ml/kg,中度脫水150~180ml/kg,重度脫水180~200ml/kg),一般病例4~12小時後可開始餵奶(奶量計算包括在上述液量內),如腹瀉仍重,第二天有的仍需輸液,高滲性脫水需在2~3日內緩慢糾正脫水,脫水糾正後每日液量只需補充繼續丟失和生理消耗量約每日100~120ml/kg。

  2)液體組成:第一日補液內容:等參電解質溶液(包括Na+及k+)和非電解質溶液(葡萄糖液)全日容量比例根據脫水性質決定:等滲性脫水宜為1:1(相當於1/2張力電解質液);低滲性脫水用2:1(相當於2/3張力電解質液);高滲性脫水時,應根據高滲的嚴重程度,使二者的比例成為1:1至1:2(總濃度相當於1/3張力電解質液),避免血清鈉濃度降低過快,引起相對性水中毒,1990年Ronald kallen建議平均全日給鈉,對病情較輕,腎功能較好的患兒,或條件不具備時,電解質液可單用生理鹽水,但酸中毒明顯時應用“2:1液”(生理鹽水2分加1/6mol炭酸氫鈉或乳酸鈉1分)作為含鈉液,有低鉀血癥者,在輸液排尿後,在以上液體餘量中加氯化鉀0.3%滴入。

  3)補液的步驟及速度:原則是將所需液體按含鈉濃度,先濃後淡,先快後慢地輸入,開始輸時:等滲和低滲性脫水用“2:1”液,高滲性脫水用“3:4:2”液(3分葡萄糖液,4分生理鹽水,2分1/6mol乳酸鈉液)20mlg/kg,在半至1小時輸入,以恢復迴圈量,然後再將含鈉液濃度逐漸降低,將全部液體在24小時內輸完(高滲脫水在48小時輸完),一般速度為8~10ml/kg/小時,高滲 性脫水按5~8ml/kg/小時,低滲性脫水為防止腦細胞迅速縮小,應避免輸高滲性液體,Kallen建議補液。

  4)鉀的補充:一般患兒補鉀2~4mmol/kg·d(相當於10%KCI液1.5~3ml/kg·d)在患兒排尿後開始口服,將全日量均分為3~4次,低鉀明顯者,可緩慢靜脈滴入氯化40mmol/L(0.3%),全日量可增至4~6mmol/kg·d(相當於15%KCI2~3ml/kg·d),如全部氯化鉀均需靜脈滴入(不可靜脈推入或加滴器小壺中滴入),應均勻分配於全日靜脈輸液中,較安全的辦法是將氯化鉀100mg/kg加入排尿後第一批輸液中(0.3%KCI)靜脈滴入,低鉀情況一般都能好轉,然後將所需氯化鉀其餘部分分3~4次口服補充,靜脈給鉀過濃,過快,可致高鉀血癥而猝死,應特點注意,因食物中含鉀豐富,飲食恢復至正常量一半時,可停止補鉀。

  5)鈣和鎂的補充:在補液過程中,如患兒興奮性過高或出現驚厥或抽搐,可將10%葡萄糖酸鈣10ml稀釋一倍,靜脈滴入,必要時可重複,能口服時可給10%氯化鈣5~10ml/次,每日3~4次,此類患兒多有佝僂病,抽搐停後可肌注維生素D20~30萬單位,並繼服鈣劑,脫水重,久瀉及有低鎂症狀者,可肌注25%硫酸鎂0.2~0.4ml/kg/次,每日2~3次,2~4日。

  6)對嚴重酸中毒的處理:一般酸中毒經上述輸液治療,腎功能恢復後,多可糾正,如酸中毒嚴重,可增加乳酸鈉或碳酸氨鈉用量,代替等量的生理鹽水。

  7)輸血或血漿:對腹瀉嚴重或伴營養不良者宜輸血漿,每次25~50ml,必要時1~3日重複一次,共2~4次,貧血者代之以輸全血。

  4、中醫療法

  5、控制腸道感染 針對病原體採用適當的抗菌藥物,尤對嚴重病例為然。

  (1)對致病性大腸桿菌感染:除侵襲型大腸桿菌外,很少侵入組織,細菌大量聚積在腸道內,應選用腸道不易吸收的殺菌藥,療效不好時,應測藥物敏感試驗,作為用藥參考,常用藥物用:

  1)卡那黴素;2)慶大黴素;3)巴龍黴素;4)甲氧苄氨嘧啶。

  (2)對侵襲型大腸桿菌感染:腸道不吸收的殺菌藥對此類感染療效不好,可採用治療桿菌痢疾的藥物,氨苄青黴素效果較好,劑量50mg/kg·d,分4次靜脈注射。

  (3)對鼠傷寒感染:旯好根據藥敏感試驗選用抗生素,藥敏結果未出前,用氨苄青黴素或複方新諾明等。

  (4)對菌群紊亂之後繼之金黃色葡萄糖菌,綠膿桿菌或變形桿菌感染:發現有早期菌群紊亂情況時,應及時停原用抗生素,給口服乳酶生0.3~0.9g每日3次,可扶植腸道常住菌,抑制致病的過路菌,並加服複合維生素B,維生素C和葉酸,可在數日內糾正腸道菌群紊亂,症狀也隨之好轉,如好轉不明顯且大便塗片大腸桿菌明顯減少時,可用正常嬰兒大便5~10g,以生理鹽水混成混懸液,每日1次,直腸保留灌腸,可較快恢復,有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者,可選用:紅黴素,新型青黴素,慶大黴素,萬古黴素或先鋒黴素Ⅵ治療;有綠膿桿菌感染時選用多粘菌素B,羧苄青黴素或慶大黴素;有變形桿菌感染時選用氨苄青黴素,卡那黴素或頭孢黴素治療。

  (5)對輪狀病毒感染:用α干擾素10u/次,每日2次肌注注射,連續3~5天治療秋季腹瀉有顯著療效。

  (6)對空腸彎曲菌感染:以紅黴素為首選藥物,劑量25~50mg/kg·d,分3~4次口服,對慶大黴素,新黴素,痢特靈亦敏感,但對複方新諾明不敏感。

  (7)對腸炎耶氏菌感染:新黴素和磺胺藥均有效。

  (8)對真菌感染:口服制黴菌素,劑量12.5萬~50萬單位,每日2~4次,同時停用原來應用的抗生素,如腸道吸收功能受損明顯,宜選用注射藥物,如二性黴素乙。

  1、糞便檢查:出血,膿細胞,原蟲,蟲卵,脂肪滴等。

  2、小腸吸收功能測定:顯示腸道吸收不良。

  3、X線及內窺鏡檢出病變位置,運動功能狀態,膽石等。

  4、超聲。

  5、小腸黏膜活組織檢查,有條件者應作大便培養,電鏡檢查或病毒分離。

  6、其他:對重症或不易判斷者,應測血清鈉,鉀,氯化物和血氣分析,或測二氧化碳結合力,出現驚厥時可測血清,;注意必須根據病史和臨床表現對水分,電解質紊亂進行分析,心電圖檢查有助於瞭解血鉀情況:低鉀時T波平坦,然後代倒置,ST段降低,常出現U波,有時與T波融合,嚴重低鉀時可出現室性早搏及室性心動過速,個別重症有心室纖顫。


  腹瀉常導致營養不良,多種維生素缺乏和多種感染。

  1、消化道外感染 消化道外感染可能是腹瀉的病因,但也常因腹瀉後全身抵抗力低下而受感染,常見的有皮膚化膿性感染,泌尿道感染,中耳炎,上呼吸道感染,支氣管炎,肺炎,靜脈炎和敗血症,病毒性腸炎偶有併發心肌炎。

  2、鵝口瘡 病程遷延或原有營養不良的患兒易併發鵝口瘡,尤在長期使用廣譜抗生素後更多,如不及時停藥,真菌可侵及腸道,甚至引起全身性真菌病。

  3、中毒性肝炎 腹瀉病程中可出現黃疸,多見於原有營養不良的患兒,可能大腸桿菌引起的腸炎,併發大腸桿菌敗血症,導致中毒性肝炎,腹瀉後病情很快加重,出現黃疸後很快死亡,但如及早發現及時注射多粘菌素,氨苄或羧苄青黴素,多數可治癒。

  4、營養不良和維生素缺乏 腹瀉遷延日久,或反覆多次禁食,長期熱量不足,易導致營養不良,貧血和維A缺乏,久瀉致肝功受損,維生素K吸收減少和凝血酶原減低,而致出血。

  5、其他 脫水重時可併發急性腎功能衰竭,此外有:中毒性腸麻痺,腸出血,腸穿孔,腸套疊和胃擴張,還可因輸液不當引起急性心力衰竭,高鈉或低鈉血癥,或高鉀血癥,小嬰兒嘔吐護理不周時可引起窒息。

  1、鼓勵母乳餵養,尤以生後4~6個月和第一個夏季最重要,應避免夏季繼奶;

  2、人工餵養時要注意飲食衛生和水源清潔,每次餵食前用開水洗燙食具,每日煮沸消毒一次;

  3、母乳和人工餵養都應按時新增輔食,切忌幾種輔食同時新增;

  4、食慾不振或在發熱初期,應減少奶和其他食物入量,以水代替,最好用口服補液鹽配成飲料口服;

  5、夏季炎熱時避免過食或食用富於脂肪的食物,嬰兒體溫調節功能差,夏季要少穿衣服,注意居室通風;

  6、患營養不良,佝僂病或腸道外感染時,應及時治療,防止併發腹瀉;

  7、感染性腹瀉,尤其是大腸桿菌,鼠傷寒或其他沙門氏菌和輪狀病毒引起的,傳染性很強,易在病房內廣泛傳播,必須嚴重消毒隔離,否則易在兒科病房發生交叉感染,消毒方法以過氧乙酸煙燻效果最好,其次是用新消毒表面消毒再加紫外線照射,腹瀉病例的病房最好每月用過氧乙酸煙燻徹底消毒;

  8、下地玩耍的小兒飯前便後要洗手;

  9、醫務人員要努力宣傳小兒腹瀉的預防措施,以免再犯腹瀉。

1.宜吃高蛋白有營養的食物 2.宜吃維生素和礦物質含量豐富食物 3.宜吃高熱量易消化食物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雞蛋 屬於富含蛋白質的食物 ,對身體大有裨益,可以補充優質蛋白,是價廉物美的營養食品 每日一個到兩個即可,可以煮食或者與其他蔬菜炒食,還可以煲湯
蘋果 豐富的維生素含量使其深受大家青睞,富含鋅元素和硒元素,堪稱最大眾化的水果 每日食用,最好在兩餐之間,最好不要削皮,洗淨即可
精肉 富含優質蛋白和人體必需的維生素,屬於高熱量食物 每日食用,炒食,煮食均可,切忌過多食用

1.忌吃油膩難消化食物 2.忌吃油炸、熏製、燒烤、生冷、刺激食物 3.忌吃高鹽高脂肪食物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小麻椒 具有辛辣刺激性,可造成血管黏膜的通透性增加,從而增加本病感染細菌的風險。 宜吃無辛辣刺激性的調味品
醃菜 屬於高鹽食物,不宜過多食用,對身體有很大的危害 建議每人日攝入食鹽量4克以下,其他嚴重疾病尤其注意
肥肉 屬於特別油膩的食物,肥甘厚味,多食無益,加重胃腸道的負擔 儘量少的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