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流行性腮腺炎專題 -- 流行性腮腺炎的原因 流行性腮腺炎的治療方案

流行性腮腺炎

  流行性腮腺炎簡稱腮腺炎或流腮)是兒童和青少年中常見的呼吸道傳染病,成人中也有發病,由腮腺炎病病毒所引起。腮腺的非化膿性腫脹疼痛為突出的病徵,病毒可侵犯各種腺組織或神經系統及肝、腎、心、關節等幾乎所有的器官。因此,常可引起腦膜腦炎、睪丸炎、胰腺炎、乳腺炎、卵巢炎等症狀。

  “痄腮”。冬季易發此病,多見於5--10歲的兒童。是一種由病毒引起的急性傳染病。主要通過飛沫及病人接觸後傳染,多發於人群聚集處,如幼兒園、學校、軍營等。一旦你孩子患過流行性腮腺炎,將永遠不再患此病,因為他已經能終身免疫。大多數地區要求學齡前兒童注射疫苗。如果未建立終身免疫,則需被動注射抗流行性腮腺炎的免疫疫苗。接種麻、風、腮三聯疫苗或腮腺炎疫苗可預防本病的發生。本病前期症狀一般較輕,表現為體溫中度增高、頭痛、肌肉痠痛等。腮腺腫大常是本病的首發體徵,持續7--10天,常一側腮腺先腫,2--3天后對側腮腺亦出現腫大,有時腫脹僅為單側,腮腺腫大的特點是以耳垂為中心,向前、後、下擴大,邊緣不清,觸之有彈性感,有疼痛及觸痛,表面皮膚不紅,可有熱感,張口、咀嚼特別是吃酸性食物時疼痛加重。腫痛在3--5天達到高峰,一週左右消退。常有腮腺管口紅腫。同側咽部及軟顎可有腫脹,扁桃體向中線移位;喉水腫亦可發生;上胸部亦可出現水腫,軀幹偶見紅色斑丘疹或蕁麻疹。流行性腮腺炎給患兒帶來很大痛苦,腮腺疼痛難忍,少數病人的胰腺、腦膜、腦、肝和心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害。本病對機體的嚴重危害並不只是腮腺本身,而是它的併發症,應高度警惕和防治併發症。

  流行性腮腺炎(流腮)在公元前640年《素問·至真要大論》中就有記載,是最早記載的臨床疾病之一,屬於時疫病,中醫叫“痄腮”、“蝓蟆瘟”等。

  公元5世紀Hippocrates首先描述了本病的臨床特點,從他記載至今對本病研究認識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從18世紀初至19世紀中,確認本病有廣泛的流行性,至19世紀已在全世界流行;第二階段對本病的臨床表現研究更為準確,主要是腮部及頸部的腫大,並認識到有非典型的病例存在,同時也發現有其他表現,甚至在沒有耳下腺腫大或耳下腺腫大很輕微時,就有面神經炎症。因此在1984年Romanovski就把流腮分為二個主要型:腫瘤型腮腺炎(parotitis sarcosa)及神經型腮腺炎(paratitis nervosa)。 1883年Troiski就認為腦膜炎、睪丸炎並不是流腮的合併症,而是同一病原引起的臨床常見的一種型別,並與其他學者認為流腮是區域性損害的疾病的觀點相反。在這一階段也證明了本病是一種傳染病,故在19世紀末對它的臨床、發病機理、病理解剖、傳染性、流行病學等方面就已有了較豐富的觀察。第三階段是開始實驗動物感染的研究,1930年在傳染猴子時,得到與人一樣的腮腺炎表現。1934年Johnson同Goodpasture從患者唾液中首次分離到病毒,並發現雞胚是病毒的敏感宿主,這推動了對流腮病毒及本病認識在理論上的發展與提高。


  (一)西醫發病原因

  腮腺炎病毒(mumps virus)與副流感、麻疹、呼吸道合胞病毒等病毒同屬於副黏液病毒,系核糖核酸(RNA)型,1934年自患者唾液中分離得,併成功地感染猴及“志願者”。病毒直徑為85~300nm,平均140nm。對物理和化學因素的作用均甚敏感,1%甲酚皁溶液、70%乙醇、0.2%甲醛溶液等可於2~5 min內將其滅活,暴露於紫外線下迅速死亡。在4℃時其活力可保持2個月,37℃時可保持24h,加熱至55~60℃時經10~20min即失去活力。對低溫有相當的抵抗力。該病毒只在人類中發現,但可在猴、雞胚、羊膜和各種人和猴的組織培養中增生。猴對本病毒最易感。該病毒抗原結構穩定,只有一種血清型。但有六個基因型,即A~F。我國學者在1998年發現一個新基因型,核苷酸水平差異在0.8%~4.5%,氨基酸水平差異在3.5%~12.3%。

  腮腺炎病毒的核殼蛋白(nucleocapsid protein)具有可溶性抗原(S抗原),其外層表面含有神經氨酸酶(neuraminidase)和一種血凝素糖蛋白(hemagglutinin glycoprotein),具有病毒抗原(V抗原)。S抗原和V抗原各有其相應的抗體。S抗體於起病後第7天即出現,並於2周內達高峰,以後逐漸降低,可保持6~12個月,可用補體結合方法測得,S抗體無保護性。

  V抗體出現較晚,起病2~3周時才能測得,1~2周後達高峰,但存在時間長久,可用補體結合、血凝抑制和中和抗體法檢測,是檢測免疫反應的最好指標,V抗體有保護作用。感染腮腺炎病毒後無論發病與否都能產生免疫反應,再次感染髮病者很少見。

  於病程早期,可自唾液、血液、腦脊液、尿或甲狀腺等分離出腮腺炎病毒。本病毒很少變異,各毒株間的抗原性均甚接近。

  (二)發病機制

  多認為病毒首先侵入口腔黏膜和鼻黏膜,在上皮組織中大量增生後進入血液迴圈(第1次病毒血症),經血流累及腮腺及一些組織,並在其中增生。再次進入血液迴圈(第2次病毒血症),並侵犯上次未受波及的一些臟器。病程早期時,從口腔、呼吸道分泌物、血、尿、乳汁、腦脊液及其他組織中,可分離到腮腺炎病毒。有人分別從胎盤和胎兒體內分離出本病毒。根據本病患者在病程中可始終無腮腺腫脹,而腦膜腦炎、睪丸炎等可出現於腮腺腫脹之前等事實,也證明腮腺炎病毒首先侵入口鼻黏膜經血流累及各種器官組織的觀點。也有人認為病毒對腮腺有特殊親和性,因此進入口腔後即經腮腺導管而侵入腮腺,在腺體內增生後再進入血液迴圈,形成病毒血症累及其他組織。

  各種腺組織如睪丸、卵巢、胰腺、小腸漿液造酶腺、胸腺、甲狀腺等均有受侵的機會,腦、腦膜、肝及心肌也常被累及,因此流行性腮腺炎的臨床表現變化多端。腦膜腦炎是病毒直接侵犯中樞神經系統的後果,自腦脊液中有可能分離出病原體。雙側視神經也見累及,但視力可康復。

  腮腺的非化膿性炎症為本病的主要病變,腺體呈腫脹發紅,有滲出物,出血性病灶和白細胞浸潤。腮腺導管有卡他性炎症,導管周圍及腺體間質中有漿液纖維蛋白性滲出及淋巴細胞浸潤,管內充塞破碎細胞殘餘及少量中性粒細胞。腺上皮水腫、壞死,腺泡間血管有充血現象。腮腺四周顯著水腫,附近淋巴結充血腫脹。唾液成分的改變不多,但分泌量則較正常減少。

  由於腮腺導管的部分阻塞,使唾液的排出受到阻礙,故攝食酸性飲食時可因唾液分泌增加,唾液瀦留而感脹痛。唾液中含有澱粉酶可經淋巴系統而進入血液迴圈,導致血中澱粉酶增高,並從尿中排出。胰腺和小腸漿液造酶腺也分泌澱粉酶,受累時也可影響血和尿中的澱粉酶含量。本病病毒易侵犯成熟的睪丸,幼年患者很少發生睪丸炎。睪丸曲精管的上皮顯著充血,有出血斑點及淋巴細胞浸潤,在間質中出現水腫及漿液纖維蛋白性滲出物。胰腺呈充血、水腫,胰島有輕度退化及脂肪性壞死。

(三)中醫發病原因:

       祖國醫學認為“痄腮”是因感受風溫,毒邪內侵少陽膽經,足少陽之脈繞耳而行,經脈失和,氣血鬱滯,壅阻於頸側,凝聚面部,故見腮下堅硬彌腫疼痛。

(四)中醫病機:

      中醫認為風溫毒邪經口鼻而入,壅阻少陽經脈,經脈壅滯,氣血鬱結,故見腮下腫脹疼痛。足少陽經與足厥陰經相表裡,足厥陰之脈繞陰器,當邪毒傳至厥陰時,則引起睪丸腫脹疼痛;若溫毒熾盛,竄入營分,陷入心包,引動肝風,可出現驚厥昏迷,發生腦膜腦炎。


  流行性腮腺炎簡稱腮腺炎或流腮)是兒童和青少年中常見的呼吸道傳染病,成人中也有發病,由腮腺炎病病毒所引起。腮腺的非化膿性腫脹疼痛為突出的病徵,病毒可侵犯各種腺組織或神經系統及肝、腎、心、關節等幾乎所有的器官。因此,常可引起腦膜腦炎、睪丸炎、胰腺炎、乳腺炎、卵巢炎等症狀。

  “痄腮”。冬季易發此病,多見於5--10歲的兒童。是一種由病毒引起的急性傳染病。主要通過飛沫及病人接觸後傳染,多發於人群聚集處,如幼兒園、學校、軍營等。一旦你孩子患過流行性腮腺炎,將永遠不再患此病,因為他已經能終身免疫。大多數地區要求學齡前兒童注射疫苗。如果未建立終身免疫,則需被動注射抗流行性腮腺炎的免疫疫苗。接種麻、風、腮三聯疫苗或腮腺炎疫苗可預防本病的發生。本病前期症狀一般較輕,表現為體溫中度增高、頭痛、肌肉痠痛等。腮腺腫大常是本病的首發體徵,持續7--10天,常一側腮腺先腫,2--3天后對側腮腺亦出現腫大,有時腫脹僅為單側,腮腺腫大的特點是以耳垂為中心,向前、後、下擴大,邊緣不清,觸之有彈性感,有疼痛及觸痛,表面皮膚不紅,可有熱感,張口、咀嚼特別是吃酸性食物時疼痛加重。腫痛在3--5天達到高峰,一週左右消退。常有腮腺管口紅腫。同側咽部及軟顎可有腫脹,扁桃體向中線移位;喉水腫亦可發生;上胸部亦可出現水腫,軀幹偶見紅色斑丘疹或蕁麻疹。流行性腮腺炎給患兒帶來很大痛苦,腮腺疼痛難忍,少數病人的胰腺、腦膜、腦、肝和心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害。本病對機體的嚴重危害並不只是腮腺本身,而是它的併發症,應高度警惕和防治併發症。

  流行性腮腺炎(流腮)在公元前640年《素問·至真要大論》中就有記載,是最早記載的臨床疾病之一,屬於時疫病,中醫叫“痄腮”、“蝓蟆瘟”等。

  公元5世紀Hippocrates首先描述了本病的臨床特點,從他記載至今對本病研究認識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從18世紀初至19世紀中,確認本病有廣泛的流行性,至19世紀已在全世界流行;第二階段對本病的臨床表現研究更為準確,主要是腮部及頸部的腫大,並認識到有非典型的病例存在,同時也發現有其他表現,甚至在沒有耳下腺腫大或耳下腺腫大很輕微時,就有面神經炎症。因此在1984年Romanovski就把流腮分為二個主要型:腫瘤型腮腺炎(parotitis sarcosa)及神經型腮腺炎(paratitis nervosa)。 1883年Troiski就認為腦膜炎、睪丸炎並不是流腮的合併症,而是同一病原引起的臨床常見的一種型別,並與其他學者認為流腮是區域性損害的疾病的觀點相反。在這一階段也證明了本病是一種傳染病,故在19世紀末對它的臨床、發病機理、病理解剖、傳染性、流行病學等方面就已有了較豐富的觀察。第三階段是開始實驗動物感染的研究,1930年在傳染猴子時,得到與人一樣的腮腺炎表現。1934年Johnson同Goodpasture從患者唾液中首次分離到病毒,並發現雞胚是病毒的敏感宿主,這推動了對流腮病毒及本病認識在理論上的發展與提高。


  需與流行性腮腺炎鑑別的疾病主要有:化膿性腮腺炎、 頸部及耳前淋巴結腫大、其他病毒所致腮腺腫大(依賴血清學檢測而診斷)等,其他疾病如慢性肝病、營養不良、糖尿病或用羥布宗(羥保泰鬆)及碘化物後可見腮腺腫大,一般為對稱性,質軟。腮腺管阻塞所致腮腺腫大,如腮腺管結石,有反覆腮腺腫大發作史,須進行×線攝片或腮腺管造影等檢查診斷,手術治療有效

       1.化膿性腮腺炎 常為一側性,區域性紅腫壓痛明顯,晚期有波動感,擠壓時有膿液自腮腺管流出,血象中白細胞總數和中性粒細胞明顯增高。


  2.頸部及耳前淋巴結炎 腫大不以耳垂為中心,侷限於頸部或耳前區,為核狀體,較堅硬,邊緣清楚,壓痛明顯,表淺者活動。可發現與頸部或耳前區淋巴結相關的組織有炎症,如咽峽炎、耳部瘡癤等,白細胞總數及中性粒細胞增高。

  3.症狀性腮腺腫大 在糖尿病、營養不良、慢性肝病中,或應用某些藥物如碘化物、保泰鬆,異丙腎上腺素等可引致腮腺腫大,為對稱性,無腫痛感,觸之較軟,組織檢查主要為脂肪變性。

  4.其他病毒所引起的腮腺炎 已知1.3型副流感病毒,甲型流感病毒,A型柯薩奇病毒,單純皰疹病毒,淋巴脈絡膜叢腦膜炎病毒,鉅細胞病毒均可引起腮腺腫大和中樞神經系統症狀,需作病原學診斷。

  5.其他原因所致的腮腺腫大 過敏性腮腺炎、腮腺導管阻塞,均有反覆發作史,且腫大突然,消腫迅速。單純性腮腺腫大多見於青春期男性,系因功能性分泌增多,代償性腮腺腫大,無其他症狀。

  6.其他病毒所致的腦膜腦炎 腮腺炎腦膜腦炎可發生在腮腺腫大之前(有的始終無腮腺腫大),難與其他病毒所致者相鑑別,可藉助於上述血清學檢查、病毒分離以及流行病學調查來確診。



      (一).西醫治療:

  1.一般治療適當休息,發燒病人應臥床,食物以軟食或半流質飲食為宜,多喝水,注意口腔衛生。臥床休息5~9天可使病程恢復更順利,可明顯減少其他臟器的損害,尤其是成年人,是防止和減少睪丸炎發生的有效辦法。為防止胰腺炎,避免過飽及酸辣味食物並少吃澱粉及脂肪,若有胰腺炎可能時可吃些乳品及蔬菜水果等,若已發生要禁食一段時間並按胰腺炎處理。保持口腔衛生,每次飯後要漱口或刷牙,早晚以鹽水、2%蘇打水等漱口。

  由於還沒有特定的抗流腮病毒的藥物。在臨床認為有抗病毒作用,治療例數較多,療效優於對照組的藥物有以下幾種:

  2.病毒唑 是人工合成的廣譜抗病毒藥,主要是通過抑制肌苷酸5-磷酸脫氫酶,阻斷肌苷酸變為鳥苷酸從而抑制病毒核酸的合成。用量是每日10~15mg/kg,溶於5%葡萄糖靜點,同時加服中藥可使各種症狀比對照組縮短1~2天消失,療程3~5天。

  3.潘生丁 近年證明潘生丁有抗病毒作用,在體內能穩定地誘導干擾素,用量是每日3mg/kg,分二次飯前口服,與區域性敷藥同用,用藥3天后治癒率明顯高於對照組(78/102,76.5%比24/102, 23.5%)。

  4.激素的應用 目的是利用其非特異性的抑制炎症作用,減輕中毒症狀,解除病人痛苦,是一個暫時性的治療藥物,故療程以3~4天為宜,主要用於有腦膜腦炎或睪丸炎等臨床較重病例。一般採用口服潑尼鬆,成人每天30~40mg,小兒遞減。

  5.對症治療無明顯發熱及區域性疼痛的輕型病人,除一般治療外,不必給其他治療,遇高熱或明顯全身症狀者,必須給對症治療。

  (1)體溫超過39℃時可給阿司匹林及其他解熱藥物。

  (2)睪丸炎區域性疼痛劇烈者除口服潑尼鬆外,可用0.25%奴夫卡因20ml或0.5%~1%普魯卡因15~20ml精索周圍封閉,若睪丸腫脹厲害不易從陽囊摸得腹股溝皮下環時可採用、腹股溝封閉、封閉療法能大大減輕病人的痛苦,消腫也較快,此外睪丸應以丁字帶固定。有認為每天給乙烯雌酚5mg,可明顯減低睪丸炎發生率,療程3~4天。

  (3)有中樞神經系統損害,為降低顱壓可給高滲葡萄、甘露醇或山梨醇等靜點每日1~2次,以減輕腦水腫。

  (4)有胰腺炎時,腹痛明顯可給阿托品或山莨菪鹼,停止飲食,必要時胃腸減壓,清潔灌腸、靜脈輸入10%葡萄糖及生理鹽水,注意水電平衡,病情緩解後給流食或半流食。

  (5)減輕區域性疼痛,以藥物敷區域性治療。認為外敷藥功力直達膚腠、能疏通經脈,協同口服藥物作用,使軟堅散結以消腫止痛,使病情減輕病程縮短並治癒。

    (二).中醫治療:治療原則是清熱解毒、行氣活血、消腫散結為主。若無表證而有熱象的用清熱解毒的普濟消毒飲為主:黃連、黃苓、陳皮、甘草、玄蔘、連翹、板藍根、馬勃、牛蒡子、薄荷、殭蠶、升麻、柴胡、桔梗,若有毒症,以解毒透邪的荊防敗毒散為主:荊芥、防風、羌活、柴胡、前胡、生甘草、川芎、枳殼、炒麥麩、桔梗、茯苓、生薑為引,水煎服。在病初起,邪未入裡犯中焦前,不須用裡藥如黃連,黃苓等。若毒重可加板藍根、大青葉等,腮腫堅硬而大的可加夏枯草、昆布、海藻並加外敷藥,便祕加大黃、枳實、玄明粉;睪丸紅腫痛加桔核、荔枝核、延胡索等。

       區域性治療:根據國內已有報道,應用病例較多及療效較好的方法有許多,常用的有:

  1.青黛3~5g,紫金錠一片(研末)加醋調成稀糊狀塗患處,幹後再塗,約一日6~8次,塗至疼痛減輕,約4~5日。

  2.以靛青或嫩柳葉膏敷區域性,每日1~2次至消腫。

  3. 10ml食醋於硯臺內用香墨磨成黑汁,以毛筆塗腫處,每日3~4次,共2~5日。

  4.鮮天花粉、車前草各50g洗淨搗爛加少許食鹽敷患處,每日1~2次、共2~5日。

  5.鮮仙人掌除去表面絨毛茫刺洗淨搗爛敷之,每日2次,共4~6日。

  6.冰片粉加冷米湯半匙調勻敷之,每日2~4次,共1~3日。

  7.六神丸5~10粒以食醋或白酒調敷,每日2次,共2~4日。

  8.黃柏粉與生石膏以3:7比例混勻後,用醋或酒調敷,每日1次,共2~3日。

  9.榆、桃、柳、桑、槐於春天發芽時採枝混合煎煮兩次,把兩次煎汁一起濃縮成膏,敷區域性,每日1次,共3~4日。

  10.赤小豆50~70粒搗成粉,以溫水或雞蛋清或蜂蜜調糊,攤布上貼敷患處,每日1~2次,共2~4日。

  11.鮮蓍草30~60g,分2~3次搗爛取汁加冷開水口服,渣加少許鹽敷患處。

  12.明礬50g,雄黃45g,冰片3~5g研成細末密封存用,取3~5g以75%酒精調敷患處,每日2~3次,共1~3日。

  13.以醋將紗布浸溼,敷患處,30分鐘至1小時,每日2次,共2~3日。

  14.鮮魚腥草連根洗淨搗爛敷患處,每日2次,共2~4日。

  15.如意金黃散以醋調成糊狀,每日1次敷至腫消。

  16.以金不摸根塊搗爛外敷,及注射液(每m1含8g生藥)每天1次肌注至消腫,認為療效顯著。

  17.以磁療每日l~2次,每次20分鐘可使80%症狀及體徵在治療72小時內消失。

  18.超短波:目的在於改善區域性的血液和淋巴迴圈,使血管通透性增加,使炎症侷限化,加強吸收減少區域性滲出,有利於消腫;並可使治療區域性鈣離子增加,鉀離子減少,區域性組織的興奮性減低並進入抑制狀態,以達到鎮靜目的,適用於基本上已不發燒的腮腫病例。

   (三)鍼灸治療:

    (1)刺絡療法:取患側少商、小澤穴,區域性以2%碘酒消毒,以三稜針快速刺入少許後擠血,一般擠出數滴,用消毒幹棉球拭去,再用2%碘酒消毒,98%病例一次治癒。取耳穴:腮腺、額、枕、內分泌、皮質下(患側或雙側),用三稜針或其他就便器材點刺以上穴位,擠出少量血液並用於消毒棉球擦淨,僅採用一次性治療,可不用其他任何藥。也有僅在患側耳尖放血,擠出6~8滴後即可。

    (2)鍼灸療法:①電針合谷、角孫穴(均雙側)及患側流腮刺激點(腫大的腮腺上緣)或在腮腺周圍針刺治療。或從翳蝨、頰車、下關、上關、耳門、大迎、合谷、風池等穴,每次取3~4穴,,一日一次針刺治療,留針15~20分鐘,隔7~10分鐘捻轉一次。也有取翳風穴,疾刺入針5分鐘再退至皮下,再斜向耳垂下透入耳下以清解少陽之鬱熱,並可宣散病灶區域性氣血之壅滯。

 (3)燈火灸療法:即用柴頭或浸油燈草點的耳穴下屏尖(腎上腺)或取角孫穴配大椎穴。耳穴下屏尖可刺激下丘腦-腎上腺皮質的活性,提高機體抗炎、抗過敏、抗病毒的能力,可迅速抑制和殺滅流腮病毒。點灼時有瞬間發出響聲為準(有輕度的傷),灼後有痛癢感覺,反應越明顯效越好。



 西醫診斷標準:

  1.流行病學:冬春季節,當地有本病流行;或患者於病前2~3周內有與流腮患者接觸史。

  2.臨床特點:發熱,一側或雙側腮腺非化膿性腫痛,以耳垂為中心,邊緣不清,觸之有彈性感及輕度壓痛,腮腺管口紅腫。且可發生頜下腺炎、舌下腺炎、睪丸炎、腦膜腦炎、胰腺炎等。

  不典型病例可無腮腺腫脹,而僅出現腦膜腦炎、睪丸炎、頜下腺炎或舌下腺炎。

  3.實驗室檢查

  (1)血像:白細胞總數大多正常或略低,淋巴細胞相對增多。非唾液腺感染時白細胞計數可增多。

  (2)血清及尿澱粉酶測定:正常或輕度至中度增高。

  (3)病原學及血清學檢查:①雙份血清補體結合試驗及血凝抑制試驗效價呈4倍增長。②病毒分離:有條件者可由早期患者的唾液、尿及腦膜炎型的腦脊液中分離出腮腺炎病毒。

  凡具備1、2、3項者可作出臨床診斷,血清學及病原學陽性可確診。

  臨床根據病情輕重,可分為三型。

  輕型:單側腺體的輕度腫大,體溫正常或不超過38℃,持續1~2天,1周內完全恢復,全身症狀輕微。

  中型:常有多腺體損害,體溫在39℃以下,持續4~5天,有時呈雙峰熱,8~10天恢復,全身及區域性症狀均較明顯。

  重型:有多腺體損害,病程中常伴有中樞神經系統及其他臟器的損害,體溫常在39℃以上,常呈雙峰熱型,可持續5~7天,病情恢復緩慢,需12~15天或以上。

      檢查:

      1.外周血象 白細胞計數大多正常或稍增加,淋巴細胞相對增多。有併發症時白細胞計數可增高,偶有類白血病反應。


  2.血清和尿澱粉酶測定 90%患者的血清澱粉酶有輕至中度增高,尿中澱粉酶也增高,有助診斷。澱粉酶增高程度往往與腮腺腫脹程度成正比,但其增高也可能與胰腺和小腸漿液造酶腺病變有關。

  3.血清學檢查

  (1)中和抗體試驗:低滴度如1∶2即提示現症感染。

  近年來應用凝膠溶血試驗(gel hemolysis test),與中和試驗基本一致,而比中和抗體的檢測簡便迅速,但方法上還需進一步改進。

  (2)補體結合試驗:對可疑病例有輔助診斷價值,雙份血清(病程早期及第2~3周)效價有4倍以上的增高,或一次血清效價達1∶64者有診斷意義。如條件許可,宜同時測定S抗體和V抗體。S抗體增高表明新近感染,V抗體增高而S抗體不增高時僅表示以往曾受過感染。

  (3)血凝抑制試驗:受病毒感染的雞胚,其羊水及尿囊液可使雞的紅細胞凝集,腮腺炎患者的恢復期血清有強大抑制凝集作用,而早期血清的抑制作用則較弱,如兩次測定效價相差4倍以上,即屬陽性。

  4.病毒分離 早期病例,唾液、尿、血、腦脊液以及腦、甲狀腺等其他組織中可分離出腮腺炎病毒。手續較繁,目前無條件普遍開展。

  5.尿 腎臟受累時尿中可出現蛋白尿,紅白細胞等,甚至類似腎炎的尿的改變。

  合併心肌炎時心電圖示:心律不齊、T波低平、 ST段壓低。

     體徵:

      腮腺腫大以耳垂為中心,向前、後、下及周圍腫大,邊緣不清,2-3d達高峰。腫脹為非化膿性,區域性皮膚緊張或發亮,但不發紅,觸之有彈性感及輕度壓痛,張口咀嚼及吃酸性食物或乾燥食物時,脹痛加劇。通常一側腮腺先腫大1-4d後,對側也腫,持續4-5d後逐漸消退,整個病程約10-14d。75%患者兩側腮腺同時腫脹,部分僅侵犯一側腮腺。頜下腺及舌下腺多先後被累及。少數患兒僅有頜下腺或舌下腺腫而始終無腮腺腫。有時腮腺四周軟組織水腫明顯,上達顳部及顴骨弓,下達頜部、頸部,甚至波及胸骨前軟組織,使面貌變形。舌下腺嚴重腫大時可見頸部腫脹及吞嚥困雅。部分患者無前驅症狀,以腮腺腫大為主要表現。

組織學檢驗:

在發病的2~5天病人鼻咽部細胞學檢查,可見75%病人有纖毛細胞損壞,9%可見到多核(4~5個)的鉅細胞,多為上皮細胞的核增生引起,在45%病例可見到含有包涵體的細胞,與多核鉅細胞同時存在,包涵體均存在於細胞漿內。

  流行性腮腺炎實際上是全身性感染,病毒經常累及中樞神經系統或其他腺體或器官而產生相應的症狀,甚至某些併發症不僅常見而且可不伴有腮腺腫大而單獨出現。

       1、無菌性腦膜炎、腦炎:為常見的併發症,尤多見於兒童患者男孩多於女孩。

  腮腺炎時腦炎的發病率約0.3%~8.2%由於不能對所有的腮腺炎患者進行腦脊液檢查,以及有的病例始終未見腮腺腫大,因此難以計算其確切的發病率有謂無併發症的腮腺炎中30%~50%甚至65%腦脊液中白細胞數增高,系因病毒直接侵入中樞神經系統所引起。腦膜腦炎症狀可早在腮腺腫前6天或腫後2周內出現一般多在腫後1周內出現。腦脊液和症狀與其他病毒性腦炎相仿,頭痛嘔吐等,急性腦水腫表現較明顯。腦電圖可有改變但不似其他病毒性腦炎明顯結合臨床,以腦膜受累為主。預後多良好,個別腦炎病例也可導致死亡。中國已有血清學證實的腮腺炎腦炎病例,自始至終無腮腺腫痛者。

  2、偶有腮腺炎後1~3周出現多發性神經炎脊髓炎,預後多良好。腫大的腮腺可能壓迫而神經引起暫時性面神經麻痺有時出現平衡失調、三叉神經炎、偏癱截癱、上升性麻痺等。偶有腮腺炎後因導水管狹窄而併發腦積水者。

  3、耳聾:為聽神經受累所致發病率雖不高(約1/15 000),但可成為永久性和完全性耳聾,所幸75%為單側性故影響不大。

  4、睪丸炎:發病率佔男性成人患者的14%~35%有報告9歲患兒併發此症者。一般13~14歲以後發病率明顯增高。常發生在腮腺腫大1周左右開始消退時突發高熱、寒戰、睪丸脹痛伴劇烈觸痛,症狀輕重不一,一般約10天左右消退陰囊皮膚水腫也顯著,鞘膜腔內可有黃色積液。病變大多侵犯一側約1/3~1/2的病例發生不同程度的睪丸萎縮,由於病變常為單側,即使雙側也僅部分曲精管受累故很少引致不育症。附睪炎常合併發生。

  5、卵巢炎:約佔成人女性患者的5%~7%症狀較輕,不影響受孕,偶可引起提前閉經卵巢炎症狀有下腰部痠痛,下腹部輕按痛,月經週期失調嚴重者可捫及腫大的卵巢伴壓痛。迄今尚未見因此導致不育的報告。

  6、胰腺炎:約見於5%成人患者兒童中少見。常發生於腮腺腫脹後3、4天至1周以中上腹劇痛和觸痛為主要症狀。伴嘔吐、發熱腹脹、腹瀉或便祕等,有時可捫及腫大的胰腺胰腺炎症狀多在一週內消失。血中澱粉酶不宜作診斷依據,血清脂肪酶值超過1.5U/dl(正常為0.2~0.7U/dl)提示最近發生過胰腺炎。脂肪酶通常在發病後72小時升高,故早期診斷價值不大近年來隨著兒童患者病情越來越重,胰腺炎的併發症也隨之增高。上海醫科大學兒科醫院1982~1993年因併發症住院的1763例流腮患兒中併發胰腺炎者43例,佔第2位,僅次於腦膜腦炎

  7、腎炎:早期病例尿中絕大多數可分離出腮腺炎病毒故認為該病毒可直接損害腎臟,輕者尿中有少量蛋白,重者尿常規及臨床表現與腎炎相仿個別嚴重者可發生急性腎功能衰竭而死亡。但大多數預後良好。

  8、心肌炎:約4%~5%患者併發心肌炎多見於病程5~10天,可與腮腺腫同時或恢復期發生。表現為面色蒼白心率增快或減慢,心音低鈍,心律不齊暫時性心臟擴大,收縮期雜音。心電圖可見竇性停搏房室傳導阻滯、ST段壓低、T波低平或倒置早搏等。嚴重者可致死。大多數僅有心電圖改變(3%~15%)而無明顯臨床症狀偶有心包炎。

  9、其他:乳腺炎(15 歲以上女性患者31%併發此症)骨髓炎、肝炎、肺炎前列腺炎、前庭大腺炎、甲狀腺炎胸腺炎、血小板減少、蕁麻疹急性濾泡性結膜炎等均少見。關節炎發病率約為0.44%,主要累及肘膝等大關節可持續2天至3個月不等,能完全恢復。多發生於腮腺腫後1~2周內也有無腮腺腫者。

  【預防】

  及早隔離患者直至腮腺腫完全消退為止。接觸者一般不一定檢疫,但在集體兒童機構(包括醫院、學校)、部隊等應留驗3周,對可疑患者,應立即暫時隔離。

  流行性腮腺炎減毒活疫苗:雞胚細胞培養減毒活疫苗,國外自1966年開始大量使用,其預防感染的效果小兒可達97%,成人中可達93%,腮腺炎活疫苗與麻疹、風疹疫苗同時聯合使用,結果滿意,三者之間互不干擾。免疫後,腮腺炎病毒的中和抗體至少可保持9.5年。

  流行性腮腺炎活疫苗的免疫途徑除皮內注射、皮下注射外,還可採用噴鼻或氣霧吸入(在氣霧室內進行)效果也良好。

  我國材料證明,免疫半年後(噴鼻和氣霧吸入合計),兒童免疫組發病率(7.4%)明顯低於相應的對照組(78.5%),成人免疫組的發病率(0.33%)也低於相應的對照組(4.6%),均無不良反應。針對我國本病發病率高,病情重,應有計劃地安排腮腺炎疫苗的使用(包括成人)。尤其對幼兒園的新入園的班級,普遍免疫可明顯減少發病。目前我國國內已開始逐步推廣該疫苗的應用。

  腮腺炎活疫苗不能用於孕婦(以防病毒經胎盤感染胎兒造成不良後果),和先天或獲得性免疫低下者以及對雞蛋蛋白過敏者(因為活疫苗系從雞胚中所得)。

  一般免疫球蛋白、成人血液或胎盤球蛋白均無預防本病的作用。恢復期病人的血液及其免疫球蛋白或特異性高價免疫球蛋白可能有用,但來源困難,不易獲得,且用後保護時間短,僅2~3周,故使用不多,其效果尚待進一步研究。

1、宜吃富含營養食物; 2、宜吃易於消化的半流食或軟食; 3、宜清淡飲食。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綠豆 綠豆含有豐富的蛋白質,同時具有清熱解毒作用,有利於身體恢復。 將綠豆、黃豆加水適量,煮至爛熟,加入白糖攪勻。
黃花菜 具有消腫散結的作用,能夠促進疾病痊癒。 用溫水將黃花菜浸泡,洗淨後與海帶絲同煮熟,瀝去水,放涼,加調料拌勻。每天少量食用。
米湯 米湯清淡,易消化,水分多,具有退熱和排出毒素的作用。 每天飲用200-300毫升。

1、忌辛辣厚味之物; 2、忌過甜、過鹹及酸性的食物; 3、忌發物。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蝦為發物,流行性腮腺炎患者食之會使腮腺腫脹疼痛加劇,體溫上升,並使病程延長。 鯽魚、黑魚、河鰻、黃魚、帶魚等等也少吃為好。
辣椒 辣椒對口腔刺激甚大,可使腮腺口紅腫加重,唾液分泌困難,繼而加重病情。 辣醬、辣油、茴香、芥末、五香粉、桂皮、生薑等等也少吃為好。
酸梅湯 酸梅湯會使唾液增多而加重腮腺負擔,所以,不能夠食用的。 醋也少吃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