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潰瘍性結腸炎專題 -- 潰瘍性結腸炎的原因 潰瘍性結腸炎的治療方案

潰瘍性結腸炎

        本病是一種病因不明的,以直腸和結腸的淺表性、非特異性炎症病變為主的腸道疾病,主要累及直腸和乙狀結腸,也可侵及其他部分或全部結腸;病變嚴重者,其中少數可出現10cm以內的“反流性迴腸炎”。臨床症狀以粘液膿血便、腹痛、腹瀉或裡急後重為主;急性危重病例,有全身症狀,並常伴有腸道外疾病和肝損害、關節炎、皮膚損害、心肌病變、口腔潰瘍、虹膜睫狀體炎及內分泌病症。潰瘍性結腸炎(ulcerativecolitis,簡稱潰結)由wilks及Moxon於1875年首先報告。1973年世界衛生組織醫學科學國際組織委員會將本病定名為特發性結腸炎,又稱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以區別各種特異性炎症。但由於臨床的一致性,目前,國內外仍多用潰瘍性結腸炎這一病名。

      西醫病因:

     1.感染因素尚未發現任何病毒、細菌或原蟲與本病有何特異性聯絡。

      2.(1)臨床常伴有自身免疫性疾病。(2)體液免疫。患者血清中存在多種自身抗體如:①抗結腸抗體(主要為IgM),其抗原是結腸上皮細胞內的脂多糖,雖然對胎兒等結腸上皮細胞無細胞毒作用,但它能介導抗體依賴性細胞毒細胞,發揮嚮導作用,使細胞毒細胞殺傷靶細胞—結腸上皮細胞,②血清中還可能含有與結腸上皮細胞抗原起交叉反應的抗大腸桿菌O14型等抗體。③另外,血清中還常含有一種(或一些)抑制巨噬細胞移行抑制因子。(3)細胞免疫。患者的淋巴細胞與正常成人或胎兒結腸上皮細胞共同培養,使結腸上皮受損,說明患者的淋巴細胞已被致敏,出現了細胞毒作用。這種細胞毒作用可由大腸桿菌O14、19等的菌體中提出的脂多糖,刺激正常人淋巴細胞、激發K細胞而產生。細胞毒作用對本病是重要的致病作用。(4)免疫複合物存在。患者結腸固有膜中有IgG、補體 C3的下及S表型和纖維蛋白沉積的免疫複合物,血迴圈中的免疫複合物,很可能是引起腸道外病變的因素。(5)腸壁粘膜區域性。含有大量的IgG細胞,此係 T8(抑制性)細胞減少、T4(輔助性)細胞增多的結果。(6)免疫器官胸腺可以發生增生和腫大,顯示淋巴濾泡及上皮細胞B細胞聚集,還可發現有逆病毒顆粒,可以由B細胞誘導傳播至其他細胞。(7)腎上腺皮質激素治療起到良好的療效。總之,免疫學因素研究進展較快,雖還不能全面系統化,但已初見端倪。感染為直接病因,而後引起自身免疫的致病變原因,漸漸被更多的人接受。

     3.過敏因素 特別是對食物過敏,如牛乳等。某些病人,當從飲食中剔除乳類時,可收到比較顯著的治療效果。另外有人發現本病的腸粘膜對機械性刺激有過敏現象;還有人發現部分病人空腸中缺乏乳糖酶,疾病急性發作時,外周血中可見嗜酸性粒細胞增生,激素治療有效;本病患者的腸粘膜中肥大細胞增多,刺激後能釋放出大量組織胺物質等,均提示本病和過敏反應的關係。

    4.精神神經因素 本病患者的病情復發或惡化,每與精神緊張、內心衝突和焦慮不安等情緒變化有關,因此身心因素在本病的起始和延續中可能起到重要作用。現在一般認為此為誘因,是一種通過植物神經中介作用而產生的結腸的分泌、血管和運動反應失常,每使此病促發或加重惡化。

    5.溶菌酶學說 溶菌酶是一種溶解粘液的酶,其濃度在潰瘍性結腸炎病人中大量增加,而在痊癒時降低,故認為此酶在潰瘍性結腸炎病人體內過渡形成,使結腸失去粘液保護作用,而形成了便於細胞侵襲的區域性環境。

    6.遺傳因素 歐美的家族發病率和種族間發病率有明顯的差異,以及本病與某些HLA的關聯性,均支援和遺傳因素有關。總之,上述有關因素中,任何一種單濁存在都不足以致病,也不能使病情病勢急轉多變,因此目前認為本病是受到免疫遺傳影響的宿主反應及外源性刺激互動作用而發生的多因素疾病。

        中醫病因:

  1.感受外邪外邪致瀉,以暑、溼、寒、熱較為常見,其中以溼邪最為多見,因脾惡溼而喜燥,外感溼邪,最易困阻脾土,脾失健運,水谷混雜而下,以致發生洩瀉。故有“溼多成五洩”和“無溼不成瀉”之說。其他寒邪和暑熱之邪,即可侵襲肺衛,從表入裡,使脾胃升降失司,亦可直接損傷脾胃,導致運化失常,清濁不分,引起洩瀉,但仍多與溼邪相兼而致病。所以清·沈金鰲《雜病源流犀炷·瀉洩源流》說:“溼盛而殆洩,乃獨由於溼耳,不知風、寒、熱、虛雖皆能為病;苟脾強無溼,四者均不得而幹之,何自成洩?是洩雖有風、寒、熱,虛之不同,要未有不原子溼者也。”2.飲食所傷飲食過量、停滯不化;或恣食肥甘,溼熱內蘊;或誤食生冷不潔之物。3.情志失調脾氣素虛,或原有食滯,或本有溼阻,但未至發病,復因情志失調,憂鬱惱怒,精神緊張,以致肝氣失於疏洩,橫逆乘脾犯胃,脾胃受制,運化失常,而成洩瀉。若患者情緒仍抑鬱不解,其後即便沒有食滯、溼阻等因素,每遇大怒或精神緊張,即發生洩瀉。正如《景嶽全書·洩瀉》篇所云: “凡遇怒氣便作洩瀉者,必先怒時挾食,致傷脾胃,故但有所犯,即隨觸而發,此肝脾二髒之病也,蓋以肝木克上,脾氣受傷而然。”4. 脾胃虛弱長期飲食失調,或勞倦內傷,或久病纏綿,均可導致脾胃虛弱,因脾主運化,胃主受納,脾因虛弱則不能受納水谷和運化精微,以致水反成溼,谷反成滯,溼滯內停,清濁不分,混雜而下,遂成洩瀉。5.命門火衰脾之陽氣與腎中真陽密切相關,命門之火能助脾胃腐熟水谷,幫助腸胃的消化吸收。腎陽虛衰,命火不足,則不能溫煦脾土,運化無能,則引起洩瀉。此外,“腎為胃關”,若腎陽不足,關閉不密,則大便下洩。如《景嶽全書·洩瀉》篇指出:“腎為胃之關,開竅於二陰,所以二便之開閉,皆腎臟所主,今腎中陰氣不足,則命門火衰……陰氣盛極之時,即令人洞洩不止也。”除以上因素外,飲水過多,胃腸不能吸收,水留大腸,亦可引起洩瀉。寒熱溼滯蘊結曲腸,病久入絡,瘀阻絡傷,均可導致洩瀉便下粘液、膿血。

    中醫病機:

    本病多因先天稟賦不足,或素體脾胃虛弱,或飲食不節,或憂思惱怒等致脾胃損傷,溼熱內生,蘊結腸腑,而致反覆發作。其病位在脾、腎、大腸,病初多為溼熱內蘊;病久及腎,則出現脾腎陽虛、寒熱錯雜之證。本病不只是結腸區域性的病變,而是一種全身性疾病,與臟腑功能障礙,陰陽平衡失調關係密切。也有學者認為氣血瘀滯在本病中具有重要意義。各種原因影響脾運化水谷精及水溼,腸道傳導水溼及飲食代謝物的功能,導致洩下粘液、膿血便。

      病理:

  基本病理改變為:腺體排列紊亂,基底膜斷裂或消失;各種炎症性細胞浸潤;隱窩膿腫形成;粘膜下水腫及纖維化;再生和修復。由於病期不同,組織病理所見也不盡相同。(1)活動期病理組織所見:①重度中性細胞浸潤、淋巴細胞、漿細胞也較多。②腺上皮間中性炎細胞浸潤,③杯狀細胞減少。④隱窩炎症或膿腫形成,⑤其他固有膜血管炎症。(2)靜止期病理組織所見:①腸腺細胞排列不規則,隱窩數減少,既有瘢痕組織又有基底膜增厚。②杯狀細胞增多,③粘膜下層纖維化加重,可見淋巴管擴張,④固有膜層圓細胞浸潤明顯或大淋巴濾泡出現。此外,有人認為腺體萎縮或變形,對靜止期患者更具有診斷價值。


        本病是一種病因不明的,以直腸和結腸的淺表性、非特異性炎症病變為主的腸道疾病,主要累及直腸和乙狀結腸,也可侵及其他部分或全部結腸;病變嚴重者,其中少數可出現10cm以內的“反流性迴腸炎”。臨床症狀以粘液膿血便、腹痛、腹瀉或裡急後重為主;急性危重病例,有全身症狀,並常伴有腸道外疾病和肝損害、關節炎、皮膚損害、心肌病變、口腔潰瘍、虹膜睫狀體炎及內分泌病症。潰瘍性結腸炎(ulcerativecolitis,簡稱潰結)由wilks及Moxon於1875年首先報告。1973年世界衛生組織醫學科學國際組織委員會將本病定名為特發性結腸炎,又稱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以區別各種特異性炎症。但由於臨床的一致性,目前,國內外仍多用潰瘍性結腸炎這一病名。

  中醫診斷:

       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具有病程長,反覆發作,遷延不愈等特點。其中各個證型一般都具有洩瀉、腹痛、粘液膿血便和不同程度的裡急後重等共同症候。除此以外,在辨證分型時,還要抓住各證型的特殊症候(以下證型均省略共同症候)。1. 實證(1)溼熱內蘊型:主症:便中夾膿帶血,裡急後重,身熱,舌苔黃膩,脈滑數。兼症:肛門灼熱,胃痞納呆,大便穢臭,小便短赤。治則:清熱利溼,佐以理氣止痛。(2)氣滯血瘀型:主症:腸鳴腹脹或腹痛拒按,面色晦暗,舌紫或有瘀斑,瘀點,脈弦澀。兼症:瀉下不爽,噯氣食少,胸脅脹滿。治則:行氣活血,佐以健脾益氣。2.虛證(1)脾腎兩虛型:主症:久瀉不愈,形寒肢冷,食減納呆,腰膝痠軟,遇寒加重,舌淡、苔白、脈沉細。兼症:少氣懶言,腹中隱痛喜按,腹脹腸鳴,五更洩瀉。治則:健脾溫腎,佐以澀腸止瀉。(2)陰血虧虛型:主症:午後低熱,頭暈目眩,失眠盜汗,舌紅少苔,脈象細數。兼症:腹中隱痛,心煩易怒,神疲乏力。治則:養陰補血,佐以益氣固腸。

        中醫診斷標準:

      由於病程纏綿、臨床表現複雜、證候雜多。根據臨床實踐,多從以下證型進行辨證。(1)大腸溼熱:證候:起病較急,腹痛即瀉,瀉下急迫如注,便味臭穢,血隨便下。或瀉下黃色水樣便,或膿樣粘液便,腹脹腸鳴,肛門灼痛。或可伴有寒熱,心煩口乾而不欲多飲,食慾不振,小便赤澀短少。舌苔黃膩,脈象滑數。證候分析:本病患者脾胃虛弱,脾氣運化失常,水溼內生或水溼內停,鬱而化熱,溼熱蘊結大腸,乃成此證。溼熱之邪蘊結大腸,致大腸傳導功能失司。溼熱交結,壅阻氣機則腹痛,正常傳導功能失司而便洩;溼熱膠結,壅阻氣機則腹痛;大腸傳導功能失司。溼熱交結,壅阻氣機則腹痛;正常傳導功能失司而便洩;溼熱交結,熱重溼蘊,薰灼腸道,脈絡損傷,脂膜腐蝕而便下赤白粘凍甚則血便隨下;暴注下迫伴肛門灼的痛,下利赤白粘凍,或伴裡急後重,均為溼熱之邪為患的重要症狀。溼熱之邪可傷正,傷在血分則便血;傷在氣分則便膿,若血氣並傷,則膿血並見。又因溼為陰邪,其性粘膩,故兼有身重疲睏,不思飲食等症。熱盛津傷則口乾,溼之不除則不欲飲。洩瀉津傷,化源不足則小便短赤,苔黃膩,脈滑數乃溼熱內盛之徵。(2)寒溼凝滯:證候:腹瀉,便下赤白粘凍,白多赤少,或為純白凍,腹痛拘急,裡急後重,口淡乏味,中脘痞悶不渴,頭痛身困,小便清白,舌質淡,苔白膩,脈濡緩。證候分析:寒溼客於腸胃,氣血滯澀,腸中津液凝滯,運化失常,傳導失司,是本症的主要病機。寒凝津液,溼傷氣分,故見利下血凍,或白多赤少。寒主收引,氣滯血澀,故為腹痛裡急。氣滯溼阻,便下不暢,則為後重。寒溼阻於脾胃,陽氣被遏,運化失常,故口淡乏味,中脘痞悶,頭重身困,小便清長,苔白膩,脈濡緩,均是寒溼內盛之徵。(3)食滯胃腸:證候:腹痛即瀉,瀉下痛減,少傾復又痛瀉,瀉下糞便臭如敗卵,腹痛拒按,腸鳴,脘腹脹滿,噯氣酸臭、厭食或嘔吐,舌苔垢濁或厚膩、脈滑。症候分析:本證為飲食不節,積食內停,運化失職所致。食積不化而腐敗,則瀉下臭如敗卵,濁氣得以下洩,故瀉後痛減;宿食內停,阻滯腸胃,故腹痛拒按腸鳴;宿食不化,濁氣上逆,則噯腐酸臭,甚則嘔吐,胃腸為飲食所傷則厭食,苔垢濁或厚膩,脈滑,均為食滯內阻之象。(4)毒熱壅盛:證候:發病急驟,壯熱口渴,頭痛煩躁,胸脘滿悶不食,嘔吐噁心,腹痛劇烈,後重特甚,腹瀉,利下膿血,多為紫紅色,或呈血水狀,便次頻頻;舌紅絛,苔黃燥,脈滑數或疾,甚至昏迷痙厥。證候分析:此暴發急重之證,多見於暴發型潰瘍性結腸炎。毒熱之邪,其性猛烈、故發病急驟。熱甚陽明,灼傷津液,則壯熱口渴、熱擾於上,而見頭痛。熱亂心神,而為煩躁。熱攻脾胃,故有胸脘滿悶不食,噁心嘔吐之證。熱毒鴟張,氣血瘀滯,故腹痛窘迫,後重特甚。熱毒薰灼、耗傷氣血,相互搏結,化為紫紅膿血,或熱傷絡脈,暴注下迫,而呈血水之狀。舌紅絳,苔黃燥,脈疾為熱毒熾盛之徵。若熱毒內陷心營,矇蔽神明,可見神昏澹語;熱極引動肝風,可見痙厥。(5)瘀阻腸絡:證候:下利日久,便下糞少,大便時稀時幹,便後不盡,夾有粘凍或黯血,或下血色黑有光如漆,腹部刺痛,痛有定處,以左側少腹為多,按之痛甚。可捫及條索狀瘀塊,面色暗滯,舌邊有瘀斑或舌質暗紅,脈沉澀。證候分析:本證因下利日久入絡,血瘀腸絡而成。因瘀血內停,損傷氣血,則瀉下糞少,夾粘凍黯血;瘀血內阻,血不循經,敗血外出則下血色黑有光如漆;血瘀腸絡,血脈阻滯,不通則痛,故腹部刺痛,痛無定處,按之痛甚;面色晦滯,舌邊有瘀斑或舌質暗紅、脈沉澀,均為瘀血內阻之象。(6)肝鬱脾虛:證候:腹瀉,或便祕和腹瀉交替發作。時作時止,每因惱怒而發作或加重。發作則腹痛欲瀉,瀉後痛減,矢氣頻作,大便溏薄,粘液較多,時夾膿血,日行3~4次,左少腹墜脹或裡急後重,伴納差,胸脘痞滿,噫氣不舒,性情急躁等。舌質紅,苔薄白而膩,脈弦。證候分析:本證以肝旺乘脾、脾虛失運為病機特點。肝氣易動,失於條達,橫逆乘脾,脾失健運,脾氣下陷而為大便溏洩且時作時止,每因惱怒動肝而發作或加重。氣機鬱滯不暢,則便祕腹瀉交替發作,肝氣鬱結,氣機失暢,則腹痛欲瀉,瀉後痛減;但肝鬱未解,故乃矢氣頻作;肝脾不利、脾被溼困,運化失職,則大便溏薄,粘液較多;肝鬱化熱,傷及血絡,則性情急躁,便夾膿血;氣滯大腸,則少腹墜脹,裡急後重;肝氣犯胃克脾,氣機升降失常則胸脘痞滿,噫氣不舒,納差。舌質紅,苔薄白而膩,脈弱者為肝鬱脾虛之徵。(7)脾氣虛弱:證候:大便時溏,遷延反覆,完谷不化,勞累則便溏加重,飲食減少,食後脘悶不舒,稍進油膩厚味食物,則大便次數明顯增加,面色萎黃,神疲倦怠,或腹脹有下墜感,甚則脫肛不收,舌淡苔白,脈細弱。證候分析:脾虛清陽不升,失於健運,水谷雜下,故大便時溏時瀉,完谷不化;勞則傷氣,脾氣更虛,故勞累則便溏加重;脾胃虛弱、納運無力,則飲食減少、食後脘悶不舒,稍進油膩厚味食物則大便次數明顯增多,久瀉不已,脾胃益虛,化源不足,氣虛血少,故而面色萎黃,疲乏倦怠;脾氣虛,氣運不暢且升舉無力,則腹脹而有下墜感,甚則中氣下陷而見脫肛不收滑瀉不止;舌質淡、苔白、脈細弱均是脾氣虛弱之象。(8)脾虛溼困:證候:大便溏薄,膿血雜下,夾有粘液,久而不止,日行3~6次,腹脹納差,自重倦怠,腹痛隱隱,舌質淡,苔白膩,脈沉緩。證候分析:脾之陽氣不足,健運失職,水溼停滯,阻滯氣機下趨大腸,故大便溏薄,夾有粘液,腹脹納差,身睏倦怠,腹痛隱隱;溼注大腸,阻滯腸絡,損傷氣血,則便溏而膿血雜下;舌質淡,苔白膩,脈緩為脾虛溼盛之徵。(9)脾胃虛寒:證候:下利日久,便下清冷稀薄,帶有白凍或便下欠爽不化,每遇受寒或食人生冷發作,腹部隱痛,喜暖喜按,腸鳴腹脹,四肢欠溫,舌淡苔白,脈沉遲。證候分析:脾胃陽虛,運化不健,虛寒內生,故便下清冷稀薄,帶有白凍,或完谷不化:受寒或食人生冷易傷脾陽,故常因之而發作;虛寒內生,留滯於腸,阻滯氣機,故腹部隱痛,喜暖喜按,便下欠爽,腸鳴腹脹;脾主四肢,脾陽虛不達四肢,則四肢不溫;而舌淡苔白,脈沉遲均為脾胃虛寒之徵。(10)寒熱錯雜:證候:便溏時發時止,日久不愈,發作時便瀉夾有粘液或見膿血,裡急後重,腹痛,飲食減少,倦怠怯冷,舌質淡,苔膩,脈細。證候分析:本證以病久正虛,虛寒內生,溼熱留滯所形成的寒熱錯雜為特點,正虛邪戀,傳導失常,故纏綿難愈,時發時止,脾胃虛寒,納運失常,故飲食減少,倦怠怯冷;便下夾有粘液;溼熱留滯不去,阻滯腸腑,則便下膿血,裡急後重,腹痛。舌質淡,苔膩,脈細是體虛邪未盡之象。(11)氣陰虧虛:證候:疲乏頭昏,五心煩熱,腹脹不適,大便乾結,臨廁努掙乏力,舌質偏暗少苔,脈細弱。證候分析:脾胃虛弱,化源不足,氣虛血虧故神疲頭暈;運化失職,大腸傳導無力故雖有便意而怒掙乏力,難於排洩,脾胃虛弱,清陽不升,濁陰不降,瀉洩是其常,便祕是其變也,蓋因病及陰,陰血不足,不能下潤大腸,腸道乾澀故大便乾結;陰虧血虛,則五心煩熱;舌紅苔少,脈細而弱,均為氣陰虧虛之證。(12)脾腎陽虛:證候:黎明之前,臍周作痛,腸鳴即瀉,瀉後則安。大便稀薄,多混有不消化食物,形寒肢冷,四未不溫,腰痠膝冷,疲乏無力,小便清長或夜尿頻多,舌質淡胖,多有齒痕,脈沉細無力。證候分析:本證因脾虛日久,脾病及腎而致,故多見脾腎陽虛。此證為腎陽不足,命門火衰,釜底無薪,不能蒸化而致病。黎明之前,陽氣未復,陰寒尤甚,脾腎陽虛者,胃關不固,腹痛隱隱,腸鳴即瀉,亦就是常謂之“五更洩”、“雞鳴洩”是也。瀉後腹氣通利即安。腎虧則腰膝痠軟,脘腹畏寒,形寒肢冷,四未不溫,腎陽虛衰,命火不足,溫煦無力,小便清長或夜尿頻多。舌質淡胖有齒痕苔淡白,脈沉細無力均為脾腎陽虛之徵。

        西醫診斷標準:

       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診斷標準:

  之一:本病診斷根據三項條件:

  1.臨床上有既往病史或持續、反覆發作的腹瀉、粘液血便等症狀。

  2.手術標本病理、腸粘膜活檢組織病理、內窺鏡檢查和X線檢查,有四種之一即可。

  3.除外腸道特異性感染如寄生蟲、結核和腸道腫瘤,以及其他腸道炎症性疾病如克隆氏病和免疫異常性疾病等。

  總之,單純根據臨床症狀和/或大便培養除外腸道其他感染性疾病的診斷是不可靠的,因為即便有典型的臨床症狀,大便培養是一般的方法,陽性率低,或腫瘤、克隆氏病等的存在,都不能除外由後者的疾病引起;相反,如果有典型的症狀和病理變化,即便大便培養有某些細菌發現,也不能完全否定本病的診斷。

  之二:1978年中華醫學會杭州全國消化系疾病學術會議制定的標準如下

  1.臨床:有持續性反覆發作性粘液血便、腹痛,伴有不同程度的全身症狀,不應忽視少數只有便祕或無血便的患者。既往史及體檢中要注意關節、眼、口腔、肝脾等腸道外表現。2.腸鏡檢所見:①粘膜有多發性潰瘍伴充血,水腫。病變大多從直腸開始,且呈瀰漫性分佈。②粘膜粗糙呈細顆粒狀,脆易出血,或附有膿血性分泌物。③可見息肉,結腸袋往往變鈍或消失。

  3.粘膜活檢:呈炎症性反應,同時常可見糜爛、陷窩膿腫、腺體排列異常及上皮不典型增生等變化。

  4.鋇灌腸所見:①粘膜粗亂及/或有細顆粒樣改變。②多發性潰瘍或有假性息肉。③腸管狹窄、縮短,結腸袋消失可呈管狀。

  5.在排除菌痢、阿米巴腸炎、慢性血吸蟲病、腸結核等感染性結腸炎及結腸克隆氏病、放射性結腸炎的基礎上,可按下列條件診斷。

  (1)根據臨床、腸鏡檢查之①~③三項中之一項及/或粘膜活檢可以診斷本病。

  (2)根據臨床及鋇灌腸有①~③中之一者可以診斷。

  (3)臨床症狀不典型而有典型之腸鏡所見或鋇灌腸所見者可診斷本病。

  (4)臨床有典型症狀或典型既往史,但結腸鏡或鋇灌腸檢查無典型改變者,應列為“疑診”隨訪。

  有關本病一個完整全面的診斷,應包括其臨床型別、嚴重程度、病變範圍及病變分期:①型別:初發型、急性暴發型、慢性復發型、慢性持續型。②病情程度分級:輕度:全身症狀很輕或無全身症狀;重度:有多次粘液血便及水樣瀉及發熱,脈率增快等全身症狀,血沉可顯著增快,血漿白蛋白可減低;中度:界於輕度與重度之間。③病變範圍:全結腸、區域性結腸、右半結腸、左半結腸、乙狀結腸、直腸。④病變分期:活動期、緩解期。

  診斷示例: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慢性復發型、中度、左半結腸、活動期。

        西醫鑑別診斷:

       1.特異性腸道感染主要依靠病原體的發現。

  (1)慢性細菌性痢疾:常有急性細菌性痢疾病史;抗菌藥治療有效;糞便培養可分離出痢疾桿菌,結腸鏡檢查時採取粘液膿血培養,陽性率較高。

  (2)慢性阿米巴腸炎:病變主要侵犯右側結腸,亦可累及左側結腸,有散在性潰瘍,潰瘍較深,邊緣潛行,潰瘍間的粘膜多屬正常,糞便可找到阿米巴的滋養體或包囊,通過結腸鏡採取潰瘍面滲出物或潰瘍邊緣處的活體找到阿米巴,陽性率較高;抗阿米巴治療有效。

  (3)其他:血吸蟲病以及其他病原體和沙門菌屬。腸道致病性大腸桿菌、產氣英膜桿菌、病毒等引起的腸道感染,大都可通過糞檢或培養找到病原體,相應的抗菌或抗原蟲治療有效。

  2.克隆病:   其臨床表現腹痛、腹瀉、發熱等症狀與潰瘍性結腸炎頗為近似,有時,不經組織學檢查或其他特殊檢查,單憑臨床表現鑑別則十分不易。克隆病病變主要侵犯迴腸末端,腹痛多位於右下腹或臍周,裡急後重少見,糞便常無粘液膿血。腹部腫塊、瘻管形成、肛門及直腸周圍病灶較多見;X線鋇劑造影檢查於迴腸末端可見線樣症;乙狀結腸檢查多屬正常,若累及直腸或結腸時,可見病變部分粘膜呈卵石樣隆起,有圓形、縱行線狀或匐行性潰瘍,多無滲出性或接觸性出血,病變呈節段性分佈,粘膜活組織檢查對診斷有幫助。

  3.腸結核潰瘍性腸結核者,大多伴有肺或其他原發結核病灶,多在結腸右側,便血甚少見,有結核性病理特徵與臨床表現,糞中可檢出結核桿菌,正規抗結核治療效果較好。

  4.直腸結腸癌多見於中年以後,多數直腸癌於肛門指診時能觸到腫塊,脫落細胞學。結腸鏡及X線鋇灌腸檢查對鑑別診斷有幫助;活檢可確診。但要注意結腸癌和結腸炎可以並存。

  5.過敏結腸常伴有結腸以外的神經官能性症狀;本病腹瀉為持續性或反覆發作性,糞便可有粘液,但無膿血,常規檢查除稀便或不成形外,無其他病理成分。結腸鏡和X線鋇灌腸檢查可見結腸激惹性增加,但無器質性病變。本病需較長時間觀察,除外消化系統及消化系以外的有關疾病後才能診斷。

  6.放射性腸炎表現為腸道炎變,潰瘍形成、硬化性變,狹窄或壞死等。患者均有腹腔臟器接受放療病史可資鑑別。

  7.缺血性腸炎多見於老年人,由動脈硬化而引起。突然發病,下腹痛伴嘔吐,24~48小時後出現血性腹瀉,發熱、白細胞增多,重症者腸壞死穿孔發生腹膜炎,輕者為可逆性過程,經1~2周至1~6個月的時間可治癒。有可能鋇灌腸X線檢查時,可見指壓痕徵、假性腫瘤、假性慈室。腸壁的鋸齒狀改變及管腔紡錘狀狹窄等。內鏡下可見由粘膜下出血造成的暗紫色隆起,粘膜的剝脫出血及潰瘍等可保持與正常粘膜的明顯分界。病變在結腸脾曲處者較多。

  8.結腸糞性潰瘍是堅硬糞塊充塞結腸所引起的胸粘膜潰瘍和出血,主要鑑別特徵是:便祕、體弱、長期臥床,脫水,以及經常使用導致便祕的抗酸藥,如氫氧化鋁或碳酸鈣等。肛指檢查或乙狀結腸鏡檢查多能發現堅硬糞塊。病人可經常有便意而不能排糞或排不盡。個別病例也有腹瀉者。

  9.其他還需與結腸息肉病、結腸憩室病、真菌性結腸炎等鑑別。



      

     


     西醫治療:

    1.一般治療(1)休息:暴發型和急性發作期病人應臥床休息,密切觀察病情變化,直至熱退及腹瀉停止後再逐漸恢復活動,慢性持續性輕型病例經努力不能完全緩解時,也可從事力所能及的適度活動。(2)飲食與營養:病人常因腹瀉及攝入食物不足而發生營養缺乏現象,故需食富有營養而易於消化的食物。發作期間不要吃粗纖維多的蔬菜,水果及穀類,不可飲酒及食用過多的調味品,每日蛋白攝人量最好能達到2g/kg體重,總熱量為2500~3500kcal* 少量多餐,持續3個月以上。嚴重腹瀉時可只進流質飲食。一般患者可不限制飲食種類,可進低渣飲食;重症或病情惡化者應予禁食,給予口外營養療法。通過靜脈高價營養療法,從靜脈補充大量的蛋白質和熱卡,促使全胃腸道休息,達到正氮平衡和臨床症狀明顯減輕。腹瀉易致鈉、鉀、鈣等電解質丟失,每天可靜滴10%葡萄糖生理鹽水2000~3000ml,並注意補充鉀、鈣。急性發作且腹瀉時,每日應給予維生素A25000U,維生素D1000U,維生素B1 10mg,維生素B2 5mg,泛酸鹽20mg和維生素C200mg。如凝血酶原的時間延長,可給維生素K口服。(3)解痙止痛:腹痛、腹瀉部分原因是腸痙攣,故解痙藥能緩解此類症狀。可服用顛茄配0.3~0.5ml,每日3~4次,或阿托品肌注。並可酌情選用其他抗膽鹼藥物。可待因15~30mg 與阿托品1mg合併皮下或肌肉注射,可使嚴重腹痛、腹瀉及裡急後重緩解。必須注意,在中毒性結腸擴張時,禁用解痙劑及鎮靜劑,以免加劇擴張,導致中毒性結腸擴張症,除嚴重腹瀉者可短期慎用抗蠕動止瀉劑如易蒙停外,禁用嗎啡類麻醉劑。(4)糾正貧血:出血及血漿蛋白過低時,可酌情輸注全血、血漿或水解蛋白等,病情活動期,尤其正在大出血時,不可口服鐵劑,因非但不能立即奏效反而可加劇腹瀉。病情緩解及出血停止時,可服鐵劑治療。(5)增強治病信心:生活規律化、勞逸結合、避免精神緊張、保持樂觀情緒等均有助於本病的控制與恢復。精神緊張甚者,可選用魯米那15~30mg,或眠爾通0.2~0.4g、氯丙嗪12.5~25mg、利眠寧10mg,每日三次,口服治療。久病復發與慢性病例易有悲觀情緒,臨床醫護均應積極調理關心,有時能使各種治療均無效的病例得到緩解。2.抗菌藥(1)磺胺類:早在40年代就開始用磺胺類藥物治療本病,首選胃腸道不易吸收的磺胺藥,其中以水楊酸偶氮磺胺吡啶(SASP)效果最佳。口服後在腸內分解為磺胺吡啶及5一氨基水楊酸,對結腸腸壁組織有特別親和力,起到消炎作用。多用於輕型及中型病人。開始劑量為0.5g,每日4次口服。每隔2~3天增加1g,直到獲得臨床療效。每日總量一般為3~6g,個別可高達8g。病情穩定後,維持量為1.5~2g/日,治療必須持續4周以上,以後每隔3~5周減量一次,直至每天服用1~2g為止,維持至少一年。然後考慮停藥,以降低複發率。對停藥後易復發者,可選定最小劑量作長期維持治療,有效率在8%以上。本藥副作用有噁心、嘔吐、頭暈、頭痛和全身不適,偶有引起白細胞減少、關節痛、皮疹。溶血、蛋白尿及胰腺炎等。副作用發生與藥量有關,日用量4g以上者,副作用顯著增多。其他磺胺類藥物和琥珀醯磺胺噻唑、肽醯磺胺噻唑及複方新諾明等亦可應用。病情較重者及用皮質類固醇治療取得緩解的病例,也可以用磺胺藥作維持治療;但暴發性重症患者,不適用本品治療。其他抗菌藥物亦皆不適用於潰瘍性結腸炎的治療,除非是已有中毒性巨結腸和化膿性併發症出現時。(2)抗生素:輕中毒患者不可用抗生素。急性暴發型及中毒性結腸擴張者,應用廣譜抗生素,用前應做細菌培養。青黴素類、氯黴素、可林達黴素、妥布黴素、新型頭孢黴素和先鋒黴素均可酌情選用。為了避免胃腸道症狀,抗生素不宜口服。(3)滅滴靈:1975年Ursing首先報告了滅滴靈治療腸道炎症性疾病的療效。1976年以後國內報告漸多,一般用法以每日1200mg分3~4次口服,療程3~6個月,未見有嚴重副作用的報告。病程越短療效越好,一年以上病程者有效率在60%~70%。3.糖皮質激素和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這類藥物能抑制炎症和免疫反應,緩解毒性症狀、特別是鑑於本病某些常見並存疾患和關節炎、葡萄膜炎和結節性紅斑等,激素治療近期療效較好,有效率可達90%。再者,激素還能增加病人食慾,改善病人情緒。強的鬆15mg/日,小劑量維持可明顯減少複發率。一般用於以上治療無效,急性發作期或暴發性病例。併發腹膜炎或腹腔內膿腫形成者不宜應用。在用藥過程中要注意低血鉀和主觀症狀的緩解好轉可能掩蓋病變的繼續發展,甚至發生腸穿孔。(1)口服皮質激素:病情活動較明顯,病變廣泛者,可用強的鬆每日40~60mg,分3~4次口服。病情控制後逐漸減量至每日10~15mg,一般維持半年以後停藥。為減少停藥後的復發,在減量過程中或停藥後,給以柳酸偶氮磺胺吡啶。如口服糖皮質激素2~3周未見療效,應考慮改用促腎上腺皮質激素。(2)區域性用藥:病變限於直腸乙狀結腸者,用栓劑或灌腸法,部分患者可從病變粘膜吸收藥物而致全身起作用。可選用①含氫化可的鬆10mg的肛門栓劑,每日2~3次。②琥珀酸氫化可的鬆50~100mg或強的鬆龍20~40mg溶於50~100ml液體中,每日1~2次保留灌腸,亦可同時加用SASP及適量的普魯卡因或中藥煎劑中,10~15天一個療程。③灌腸後囑患者採用變化多種體位法,如平臥位或俯臥位,左、右側臥位等各15~20分鐘,以利於藥後均勻地分佈於粘膜面。(3)靜脈用藥:對暴發型、嚴重活動型及口服無效者可採用。靜脈滴注促腎上腺皮質激素或糖皮質激素,一般前者療效較佳,用量為每日25~50U。氫化可的鬆的用量是每日200~300mg,亦可用半琥珀酸鈉氫化可的鬆200~300mg或21一磷酸強的鬆龍40~60mg。療程一般為10~14天,於病情控制後,改用口服制劑。強的鬆60mg/日,口服,以後酌情減量。如有復發可適當增大劑量。(4)聯合用藥:病情較重,病變範圍較廣者,可採用口服及直腸或靜脈及直腸聯合給藥。4.免疫抑制劑自1962年起對部分病例應用抗代謝劑及烷化劑。如上述治療無效或療效不佳,又無手術適應證,可考慮選用硫唑嘌呤,6一MP、環磷醯胺等,以減低類固醇誘導緩解所需劑量。6-疏基嘌呤每日1.5mg/kg,分次口服,硫唑嘌呤每日1.5~2.5mg/kg,分次口服;療程約一年。但其療效迄今尚未能肯定。本類藥物毒性大、副作用多,特別是對骨髓造血功能有影響,用藥過程中應定期抽查血象。色甘酸鈉能制止肥大細胞變性,抑制既髮型過敏反應。慢性潰瘍性直腸炎病例以本品口服或灌腸,取得一定療效。5. 外科治療多數輕型病人的病變侷限於直腸或乙狀結腸部位,經休息,飽食控制和藥物等內科治療可以得到控制,但對一些嚴重發作、病變範圍廣泛和出現嚴重併發症的病人常需要進行外科手術治療。(1)急性結腸炎:有以下情況時:①暴發性結腸炎,經充分正規內科治療3~7天,臨床情況仍不斷惡化者;②重症發作,經兩週內科治療,病情仍不能穩定者;③中毒性結腸擴張症,經觀察24~72小時,病情不能緩解,能耐受急診腸切除術者;④結腸穿孔或大出血不止者。(2)慢性結腸炎十年以上:長期全結腸炎,尤其是頻繁發作者;結腸癌的發病率顯著提高,可疑癌變或癌變者。(3)其他:對罹患頑固性壞疽性膿皮病患者,持續性或嚴重葡萄膜炎者,也傾向於以結腸切除術治療為宜。有併發症,且屢次大量出血,或腸狹窄梗阻,或肛周膿腫及瘻管形成患者,同樣具有手術治療指徵。如果病例選擇合適,處理得當,患者可完全恢復健康。結腸切除術雖可根治潰瘍性結腸炎,但術後患者則必須以迴腸造瘻度其餘生。因為施行此術時直腸無法保留。現行改進後的結腸切除術,死亡率明顯降低,以及迴腸造瘻後生活調理的改進,使得結腸切除木作為潰瘍性結腸炎的一種治療方式,已逐漸可為人們接受。手術療法雖有其優點,但手術後帶來的迴腸功能失調,腸梗阻、迴腸造瘻處粘膜脫垂或退縮、肛周創口癒合延遲以及對精神性或神經性陽痿的憂慮,自然生活方式習慣的改變與不適應,均使醫患雙方及親屬均對手術治療懷有一定的戒心與懼怕感。因此立即手術的最肯定指徵也只能就那些別無其他治療方法可選擇的嚴重合並症。其次,對於各種內科治療無效或療效欠佳者,如症狀持續不愈,致使患者無法保持其正常生活機能,特別是為控制症狀所需激素劑量甚大而難以為之者,亦應考慮手術治療。6.物理治療腸道炎症引起的腸蠕動亢進,出現腹瀉與腹痛時,可選用透熱治療,超高頻電場治療。部分患者,由於腸道痙攣,功能紊亂,可出現便祕,為使其全身鎮靜和降低腸肌興奮性,可採用水療,如溫熱水浴、腹部熱敷;太陽燈或紅外線燈腹部照射;透熱治療;腹部直流電療;鈣離子透入,全身紫外線照射等方法治療。物理治療可直接作用於腹腔臟器,也可通過皮膚反射性作用於胃腸道,從而起到解痙、鎮痛、消炎、改善區域性迴圈作用,常作為輔助治療措施應用於臨床。總之,由於本病病因及發病機理尚未明確,以及臨床表現複雜,合併症多。迄今西醫內科治療僅能爭取病情緩解,尚不能使疾病痊癒。

      中醫治療:

      1.辨證治療:

  (1)大腸溼熱:

  治法:清熱除溼。

  方藥:葛根芩連湯加減。本方重在清化腸中溼熱,升清止瀉,方中葛根解肌清熱,煨用則能升清止瀉;黃芩、黃連清熱燥溼;甘草甘緩和中。如發熱較著者,可加柴胡、銀花、連翹;如為暑熱作崇,可用六一散解暑清熱,利溼止瀉;如溼邪偏重,胸脘痞悶,渴不欲飲,苔膩時,宜酌加藿香、佩蘭、蒼朮、厚朴、薏仁;若熱邪偏重,發熱,口渴喜冷飲,苔黃厚,可選加銀花、白頭翁、秦皮、黃柏等;伴噁心嘔吐者,可加竹茹、陳皮、半夏;大便下血者可用當歸、赤小豆、白頭翁等以養血祛溼,清熱解毒,或可用地榆、槐花以涼血止血,炒荊芥以清血中之風,還可加參三七、三七粉、雲南白藥,以化瘀止血,或可用白及粉以洩血分之熱並助生肌止血之力。

  (2)寒溼凝滯:

  治法:溫化寒溼,調氣和血。

  方藥:胃苓湯加減。胃苓湯可溫化腸胃中之寒溼之邪。方中白朮、蒼朮祛溼健脾;陳皮、厚朴調氣散寒,又溫通助化寒溼、桂枝溫散寒邪、茯苓健脾利溼。如兼惡寒身痛,發熱無汗、脈浮等表證者,可合用荊防敗毒散或藿香正氣散以疏表解肌;若寒邪偏盛、洩下清稀如水樣,腹痛腸鳴者,將桂枝改為肉桂9g,加烏藥10g,良姜10g以溫化寒溼;若小便不利者加豬苓10g;兼暑溼加草果10g、藿香10g、砂仁6g以解暑化溼。

  (3)食滯胃腸:

  治法:消食導滯,調和脾胃。

  方法:保和丸加減,保和丸重在消食化滯健脾和胃。方中山楂、神曲、萊菔子、麥芽消食導滯;半夏、陳皮和胃化溼降氣;茯苓健脾滲溼。肉滯重用山楂,面積重用麥芽、萊菔子,谷停可加炒谷芽,酒傷可加葛花、枳??子。如腹脹痛甚,大便瀉下不暢者,可加大黃、枳實各6g,檳榔10g以通腑導滯;如積滯化熱甚加黃連6g清熱厚腸;如噁心嘔吐,加蔻仁10g和胃止嘔;如食慾不振,加藿香10g、佩蘭10g芳香醒胃;如舌苔垢膩,加蒼朮10g,苡仁15g芳香和滲溼同用,增強去溼之功。

  (4)毒熱壅盛:

  治法:清熱解毒,涼血寧血。

  方藥:白頭翁湯合黃連解毒湯加減。兩方合用共湊清熱涼血、解毒寧神之功。方中白頭翁清血分之毒熱;配黃連,黃柏、黃芩、秦皮清熱燥溼,生地、二花炭、丹皮、赤芍、知母涼血活血,清熱解毒;大黃清熱洩毒,蕩大腸之毒熱;生石膏清氣分之熱毒。如熱毒侵入營血,高熱神昏譫語者,可加用紫雪丹或安宮牛黃丸2~3g,以清解熱毒,開竅安神;若高熱、抽搐痙厥者加用紫雪散2g、全蠍10g、鉤藤15g以清熱熄風鎮痙;如嘔吐頻繁,胃陰耗傷,舌紅絳而幹,則可酌加西洋參10g、麥冬10g、石斛15g,扶陰養胃;如屢飲屢吐,可用玉樞丹吞服以和胃止嘔;若下利無度,飲食不進或突然四肢不溫、面白、出冷汗,喘促乃毒熱內閉,陽氣外脫,應急用獨蔘湯或四逆加人蔘湯濃煎頓服,以益氣救陽。

  (5)瘀阻腸絡:

  治法:化瘀通絡、止痛止血。

  方藥:少腹逐瘀湯加減。少腹逐瘀湯重在化瘀通絡、和營止血。方中蒲黃、五靈脂、當歸、川芎配合為方之主要組分,活血化瘀,養血生新;香附、臺烏、枳殼、元胡、乳香、沒藥行氣活血定痛;肉桂、乾薑、小茴香溫經散寒行瘀,腸絡瘀血得散則洩瀉、腹痛自止。如氣血瘀滯,化為膿血,大便挾有赤白粘凍,可合白頭翁湯同用,以清熱涼血;兼食滯加檳榔10g、山楂10g以消食導滯;如挾有瘀阻者,以滯下粘液為主,本方合苓桂術甘湯同用,以溫化痰溼;如血熱、大便暗紅色較多,上方加三七粉3g(沖服),大黃炭10g以涼血止血;如氣虛明顯,見神疲、乏力、肢倦者,加黨蔘10g,白朮10g,以益氣行血。

  (6)肝鬱脾虛:

  治法:抑肝扶脾、理氣化溼。

  方藥:逍遙散合痛瀉要方加減。兩方合用共湊疏肝健脾之功。方中柴胡、白芍、青皮疏肝理氣,緩急止痛;白朮、茯苓、陳皮、山藥理氣健脾祛溼;防風、薄荷舒肝養肝,醒脾燥溼;甘草緩急而調和諸藥。若兩脅脹痛,脈弦有力,上方加元胡10g。鬱金10g以疏肝止痛;便祕和腹瀉交替發作,則上方加檳榔10g、沉香6g以疏導積滯;如腹脹腹痛者,上方加枳實10g,厚朴69以行氣消脹;噯氣嘔惡為肝氣犯胃,胃氣上逆,則上方加旋覆花10g、代赭石30g以降逆止嘔;如脾虛較重,腹瀉次數增多,則上方加黨蔘15g、升麻10g以升補脾氣;如情懷鬱結、不思飲食、加代代花10g、玫瑰花10g以舒肝醒胃。

  (7)脾氣虛弱:

  治法:補中益氣、昇陽止瀉。

  方藥:補中益氣湯加減。方中黃芪、黨蔘、白朮、炙甘草補氣健脾,為本方主藥;升麻、柴胡配合參、芪以升舉清陽,如葛根增加升清止瀉作用;陳皮理氣和胃,以防中氣壅滯;諸藥合用,使脾氣健旺,升降復常,腹瀉自除。如脾氣下陷重者,上方加重參、芪藥量至20g;如見心慌氣短失眠者,為心神失養,當於

  上方加炒棗仁10g、煅龍骨20g以養心安神;如氣虛血少,見面色無華、眩暈、乏力、氣短,當補益氣血,上方加阿膠10g、當歸10g,山藥15g;伴發熱、汗出者,上方加桂枝6g、白芍10g以調和營衛;夾食滯見噯氣嘔惡者,如萊菔子10g、山楂10g、雞內金10g以消食導滯;如洩瀉日久,脾虛夾溼,腸鳴漉漉,舌苔厚膩,或食已即瀉,當於健脾止瀉藥中加升陽化溼的藥物,原方去白朮,加蒼朮10g、厚朴10g、羌活10g。防風6g以昇陽燥溼;如脾虛而夾溼熱,大便瀉下黃褐者加黃連6g、厚朴10g、地錦草10g以清化溼熱。

  (8)脾虛溼困:

  治法:健脾益氣,化溼和中。

  方藥:參苓白朮散加減。方中黨蔘、白朮、茯苓、炙甘草為四君子湯,是補氣健脾的代表方,專治脾虛失運,輔山藥、蓮子肉以助健脾益氣之力;伍苡仁、扁豆滲溼健脾:砂仁、陳皮則和胃醒脾,理氣寬中;桔梗載藥上行;全方具有健脾補氣、除溼止瀉之功。如腹脹中滿,氣滯溼阻症狀明顯者,去方中炙甘草加大腹皮10g以理氣化溼寬中;有停食者加山楂、麥芽、神曲各10g;若溼蘊化熱,舌苔黃膩者,加黃芩10g、滑石10g以清利溼熱;如腹痛而冷者,上方加乾薑10g以溫運脾陽。

  (9)脾胃虛寒:

  治法:溫中健脾,散寒祛溼。

  方藥:理中湯加味。方中黨蔘、白朮甘溫健脾益氣;乾薑溫中散寒,振奮脾陽;甘草調和諸藥。如腹中冷痛,肢涼畏寒較甚者,上方加炮附子9g;如伴嘔吐吞酸,寒熱夾雜者,加黃連6g,以兼清熱;如小腹拘急冷痛者,上方加小茴香、烏藥各6g,以溫暖下元,理氣止痛。

  (10)寒熱錯雜:

  治法:扶正祛邪,調理寒熱。

  方藥:連理湯加減,方中以黨蔘、白朮、乾薑、炙甘草健脾溫中;黃連清腸中溼熱。綜觀全方,寒熱並用,補瀉同施,使寒散熱消溼除,正復邪去,諸症自愈。如兼食滯者,加麥芽10g、山楂10g、神曲10g;瀉利休止時可用香砂六君子湯合香連丸健脾益氣,兼清餘熱以鞏固療效。

  (11)氣陰虧虛:

  治法:益氣養陰,健脾補腎。

  方藥:參芪地黃湯加減。方中黨蔘、黃芪、甘草補益中氣、昇陽;生地黃、當歸、芍藥、烏梅、玄蔘、首烏養血生津;佐以枳實、陳皮行氣除滿;麻仁、桃仁、蜂蜜潤腸通便。如虛中夾實,合併大腸溼熱者,宜加入酒軍、黃芩、瓜蔞仁之類藥清熱除溼;如合併有大便下血則加槐花、地榆清腸止血;如便祕與洩瀉交替者,可用大劑量白朮(30g以上)、山藥、首烏、當歸健脾益腎,養血潤腸,適時加減,解除痛苦。

  (12)脾腎陽虛:

  治法:健脾溫腎止瀉。

  方藥:四神丸合附子理中湯加減。或真人養髒腸,四神丸溫腎散寒;附子理中湯溫腎健脾,方中附子、補骨脂溫補腎陽,理中湯合吳茱萸、肉豆蔻溫脾暖中,五味子澀腸,合用可溫腎暖脾止瀉。真人養髒湯溫補脾腎,收澀固腸。方中以黨蔘、白朮、炙甘草溫脾益氣;肉桂,肉豆蔻溫腎暖脾散寒止瀉;廣木香以調氣;白芍則緩急止痛;當歸和血;訶子、罌粟殼收澀固脫。全方溫暖脾腎,收澀固脫,調和氣血並用,用於瀉利日久,腸中積滯已去,呈現虛瀉滑脫者,甚宜。如脾陽虛為主者,重用黨蔘、白朮、炮姜、石蓮子,腎陽虛偏重者,重用附子、肉桂、補骨脂;滑脫不禁,舌苔無滯膩者,加罌粟殼10g,訶子肉10g,赤石脂10g、石榴皮10g等;如下腹隱痛加吳萸10g、香附10g;如腹痛加金狗脊10g、菟絲子10g;如久瀉不止,兼見脫肛者,上方加生黃芪15g、升麻10g,以昇陽益氣固脫;若久瀉不愈,由陽及陰,脾腎陰虛者,又當填陰之劑,加天門冬15g、黃精15g、麥冬10g。

  2.中藥直腸給藥療法

  (1)保留灌腸法:

  ①辨證選藥:

  Ⅰ.溼熱壅盛型灌腸方:

  組成:白頭翁30g、苦蔘25g、敗醬草20g、大黃15g、地榆15g、白芷15g、薏苡仁30g。

  方解:白頭翁、苦蔘、敗醬草以清熱解毒利溼,為方中之主藥,伍大黃、地榆、薏苡仁祛腐排膿涼血止血,白芷辛散而香,燥溼消腫,疏通腸腑,全方共達清熱利溼解毒止血排膿之效。

  主治:溼熱為主的實證患者。症狀以腹瀉,便下膿血,血色鮮紅,腹痛拒按,裡急後重,肛門灼熱為特點,腸鏡檢查:腸粘膜充血水腫明顯,見有潰瘍。

  Ⅱ.寒溼凝滯型灌腸方:

  組成:蒼朮15g、白朮10g、薏苡仁15g、桂枝10g、木香10g、當歸10g、艾葉炭10g、白及10g。

  方解:方中蒼朮、白朮、薏苡仁燥利溼濁,排膿止瀉;桂枝、木香以散寒通滯,溫通腸腑;當歸、艾葉炭、白友和血止血生肌,全方共湊除寒溼、通腸腑、止便瀉之功。

  主治:寒溼為主的偏實證患者。症狀以腹瀉,便下粘液白凍兼有血液,腹痛拒按喜溫,裡急後重為特點。腸鏡檢查:腸粘膜水腫、糜爛、潰瘍,附有分泌物。

  Ⅲ.瘀阻腸絡型灌腸方:

  組成:血竭10g、兒茶10g、山楂炭15g、大黃炭10g、白及15g。

  方解:血竭、兒茶行瘀祛腐斂瘡生肌止痛;山楂炭、大黃炭化瘀止血;白及消腫止血生肌;諸藥合用以達活血化瘀法腐生肌之用。

  主治:腸絡瘀阻為主的患者,症狀以腹瀉便下膿血,血色晦暗或成塊,腹痛拒按,舌質暗紅,脈澀。腸鏡檢查:腸粘膜充血色暗、糜爛、潰瘍。

  Ⅳ. 脾腎虛弱型灌腸方:

  組成:黨蔘15g、黃芪15g、山藥20g、薏苡仁15g、補骨脂15g、附子10g、當歸10g、白及15g、五倍子10g。

  方解:方中黨蔘、黃芪、山藥益氣健脾止瀉;薏苡仁健脾利溼祛濁;補骨脂、附子溫補脾腎固腸;當歸、白及和血消腫生肌,五倍子澀腸止瀉;全方組成補益脾腎,澀腸固脫之劑。

  主治:脾腎虛弱為主的虛證,症狀以腹瀉日久、頻數、便下粘液為主,腹痛隱隱,喜按喜溫為特點。腸鏡檢查:腸粘膜慢性炎症為主。

  ②灌腸通用方:

  Ⅰ.蚤休10g、公丁香5g,煎水100~150ml,加冰硼散1g、錫類散0.3g、92040ml。

  Ⅱ.醬頭20g、炒五倍子5g、枯礬3g、煅龍骨20g、千里找娘15g、秋石5g,水煎取汁灌腸。

  Ⅲ. 0. 5~1%普魯卡因150ml加生肌散1g、雲南白藥0.5~1g、青黛5g。

  Ⅳ. 熊油20g、植物油50g、硼砂5g,加溫攪勻裝入如導尿管的容器內緩緩注入腸內。

  ③灌腸藥的配製:將藥物混勻,加入6倍左右水浸泡約1.5小時,然後置火上煎煮兩次,每次約45分鐘,合併兩次煎液再濃縮至1/2量,放置沉澱24小時,再虹吸清液,繼續濃縮,重複操作一次,達到需要量,裝入瓶內,置100℃內消毒30分鐘即可備用。

  ④操作事宜:保留灌腸應選擇在臨睡前進行,預先囑患者排空大小便,靜臥15分鐘左右後實施灌腸,操作者應做到輕、慢、柔以減少管壁對腸粘膜的刺激。

  l)體位:給藥時,病人應取左側臥位。給藥後應保持膝胸臥位半小時,再取左側臥位,後右側臥位,臂部應墊高,在給藥後一般應靜臥數小時,以減輕腸粘膜受到刺激、腸蠕動增加產生的痙攣,防止藥液過早排出,至痙攣減輕後,可適當活動,促進藥液儘快吸收。病變在直腸下端,下床活動可早些。

  2)導管插入深度:—般插入15~30cm為宜。太淺則藥液外滲,使進藥量不足,又不便保留,影響療效,大深則易使腸粘膜磨擦受損,加重病損。

  3)藥量:灌腸液的多少要因人而異,如病變部位距肛門較近,範圍較小,則灌腸液宜少,相反如病變範圍較廣泛,則灌腸液宜多些,但也不能灌的大多,否則反不易取得應有效果。一般以每次100~150ml為宜。對高位病灶患者,藥量可酌情加至200ml左右;注意藥量應由少漸多,根據病人的適應能力,逐漸加量。

  4)藥液保留時間:保留時間越長,療效越佳,所以要求藥液濃煎,一般最少保留4小時以上,最好在晚上臨睡前用藥,保留到次日早晨。或可在使用粉劑時加入適量藕粉調成糊狀,保留效果較水劑為好。

  5)藥液溫度:一般而言,藥溫應保持在40℃左右,但應因人、因時做適應性變化。如冬季溫度應偏高,可在45℃左右;夏季溫度應偏低,可在38℃左右。溼熱阻滯型患者,藥溫偏低,虛寒性病人藥溫偏高。

  6)療程:一般二週為一療程,休息二天後繼續應用,療程的長短與複發率的高低有很大關係,因此在治療過程中,當取效果後,仍須堅持一段時間,以一個月為一療程,一般在用藥2~3個療程後,逐漸減少灌腸的次數,由原來的每日一次改為隔日一次或每週2次,直至半年左右再停用。

  (2)直腸點滴法:

  ①其辨證選藥、藥液配製、體位、藥溫、療程等同保留灌腸法有關內容。

  ②操作事宜:

  l)裝置:同靜脈輸液器,只是針頭挽導尿管,將備好的藥液倒入滴瓶,操作前先囑患者排便或行清潔灌腸,取左側臥位,排出輸液管中空氣,將塗以液體石蠟的導管插入肛門,膠布固定即可點滴。

  2)插入深度:一般5~10cm為宜。

  3)點滴速度:一般控制在30~50滴/分滴入,應視病人之寒熱虛實之不同隨時調整,凡熱證實證點滴速度可快(60~120滴/分),寒證虛證點滴速度宜慢(30~60滴/分)。

  總之,中藥直腸給藥療法具有取效快、療效顯著的優點,臨床可用於各種型別的潰瘍性結腸炎患者,尤以腸粘膜區域性病變明顯者為佳,即可單獨應用,也常常和中藥口服法聯合應用。

  3.簡易方治療

  (1)煨肉豆蔻、炒五味子各60g,煨廣木香、訶子肉各2g,炒吳茱萸15g,共研細末,每服6g,每日2次。

  (2)破葉蓮,生藥粉碎,裝於膠囊中,每次口服2.5g,一日3次,30天為一療程。

  (3)鮮葎草500g洗淨,加水2000ml,煎至1500ml,待溫時洗腳,早晚各一次,15天為一療程,療程間隔5天。

  (4)鮮豬膽汁15~20ml,兒茶細粉末2g,加生理鹽水35~50ml保留灌腸。

  (5)枯礬、赤石脂、爐甘石、青黛各50g,梅花點舌丹5g,每次取藥粉10g,加溫水50ml,適量加入藕粉保留灌腸。

       中醫治療:

      加味香連丸,6g/次,每日2次,用於氣滯溼阻型潰瘍性結腸炎;理中丸,1丸/次,每日2次,用於脾氣虛寒型潰瘍性結腸炎;四神丸,6g/次,日2次,用於脾腎陽虛型潰瘍性結腸炎。

       鍼灸治療:

       1.鍼灸

  (1)大腸溼熱型:取下脘、合谷、內庭穴。均用瀉法。

  (2)飲食積滯型:取璇璣、足三裡、胃俞、大腸俞、中脘穴。均用瀉法。

  (3)脾胃虛寒型:取天樞、大腸俞、中脘、氣海穴。均用灸法、補法。

  (4)脾虛溼盛型:取脾俞、水分,均用灸法;取陰陵泉、公孫,均用瀉法。

  (5)肝鬱脾虛型:取脾俞、胃俞、足三裡,均用補法;太沖、行間,均用瀉法。

  (6)久瀉,脾腎陽虛型:可用隔藥灸、隔鹽灸、隔姜灸等灸法。

  (7)邪實、偏熱、暴洩之患者:可用黃連素穴位注射。

  (8)維生素B1、B12、K3,阿托品加普魯卡因(或僅用其一)、樟腦油、胎盤組織液等藥品注射穴位、水針治療本病,亦可酌情選用。

  2.拔火罐一般於脾俞、腎俞、中脘、關元、天樞等穴位處拔火罐。

  3.耳針取小腸、大腸、脾、胃、腎、肝、交感等穴,可針刺,也可貼敷。

  4.推拿患者先取坐位,用拇指平推下背部兩側足太陽膀胱經循行部位,約10分鐘;繼之掐揉脾俞、胃俞、足三裡。再讓患者俯臥,用掌摩腰部兩側,約5分鐘,最後點揉命門、腎俞、大腸俞、八髎等穴。若噁心、腹脹摩上腹部與臍周圍,並取上脘、中脘、天樞、氣海穴作點揉。

      中西醫結合治療:

      潰瘍性結腸炎為一病程經歷甚為懸殊而又無特異治療的疾病。在發作期間,主要採取對症治療,糾正營養缺乏,恢復血容量,糾正貧血,控制合併症等處理,並應鼓勵患者增強治病信心,堅持合理必要的治療。緩解期治療則基於力爭和保持緩解狀態。減少發作次數,減輕發作程度和縮短髮作期限的原則上。

  潰瘍性結腸炎初起病情較輕或疾病較平穩恢復期,可採用中醫辨證治療,可口服或直腸給藥。當暴發型、危重病證以及較為嚴重的併發症,宜採用西藥治療以及激素治療,待病情平穩時,可結合中醫藥治療。

      療效評定標準:

     ①痊癒:臨床症狀消失,腸鏡等檢查,腸粘膜檢查恢復正常。

 ②好轉:臨床症狀減輕,腸鏡等檢查,腸粘膜病變較前明顯改善,大便常規檢查有少量紅、白細胞。

 ③無效:治療前後,臨床症狀和腸鏡等檢查,無改善或無明顯改善。

     預後:

    本病預後的好壞,取決於病型、有無併發症和治療條件。輕型者預後好,治療緩解率80%~90%。重型者治療緩解率約50%。全腸炎型死亡率高達25%左右,急性暴發型死亡率高達35%。總之,病情多遷延反覆,但部分病人也可長期緩解。

  實驗室檢查

  1.糞便檢查 活動期以糊狀黏液、膿血便最為常見,鏡下檢查有大量的紅細胞、膿細胞,其數量變化常與疾病的病情相關。塗片中常見到大量的多核巨噬細胞。潰瘍性結腸炎患者大便隱血試驗可呈陽性。為了避免因口服鐵劑或飲食引起大便隱血試驗呈假陽性,可以採用具有較高特異性的抗人血紅蛋白抗體作檢查。糞便病原學檢查有助於排除各種感染性結腸炎,容易混淆的病原體包括痢疾桿菌、結核桿菌、空腸彎曲桿菌、沙門菌、賈蘭鞭毛蟲等,其次為阿米巴原蟲、難辨梭狀桿菌、沙眼衣原體、鉅細胞病毒、性病性淋巴肉芽腫病毒、單純性皰疹病毒、Norwalk病毒、組織胞漿菌、芽生菌、隱球菌、耶爾森小腸結腸炎桿菌等。

  2.血沉(ESR) 潰瘍性結腸炎患者在活動期時,ESR常升高,多為輕度或中度增快,常見於較重病例。但ESR不能反應病情的輕重。

  3.白細胞計數 大多數患者白細胞計數正常,但在急性活動期,中、重型患者中可有輕度升高,嚴重者出現中性粒細胞中毒顆粒。

  4.血紅蛋白 50%~60%患者可有不同程度的低色素性貧血。

  5.C反應蛋白(CRP) 正常人血漿中僅有微量C反應蛋白,但輕度炎症也能導致肝細胞合成和分泌蛋白異常,因此,CRP可鑑別功能性與炎症性腸病。損傷16h CRP可先於其他炎性蛋白質升高,而纖維蛋白原和血清黏蛋白則在24~48h後才升高。在Crohn患者,CRP較潰瘍性結腸炎患者高,提示兩者有著不同的急性反應相。IBD有活動時,CRP能反應患者的臨床狀態。需要手術治療的患者CRP常持續升高;在病情較嚴重的患者,若CRP高時,對治療的反應則緩慢。該試驗簡單易行、價廉,較適合在基層醫院使用。

  6.免疫學檢查 一般認為免疫學指標有助於對病情活動性進行判斷,但對確診本病的意義則有限。在活動期,血清中IgG、IgA和IgM可升高,T/B比率下降。在 Crohn病和一些潰瘍性結腸炎患者中,白介素-1(IL-1) 和白介素-1受體(IL-1R)的比值較正常人和其他炎症患者為高。炎症性腸病的組織中IL-1含量增加,而且其含量與病變的活動性成正比。有資料表明,炎症性腸病中巨噬細胞處於高度活躍狀態,並分泌TNF-α,而測定TNF對了解IBD患者病變的程度與活動度具有重要意義。

  影像學檢查

  1.X線檢查 X線檢查一直是診斷潰瘍性結腸炎的重要方法,即使結腸鏡應用後,其在診斷和鑑別診斷方面仍具有獨有的價值,是潰瘍性結腸炎診斷的重要措施。

  (1)腹部平片:在臨床上已很少應用腹部平片診斷潰瘍性結腸炎,其最重要的價值在於診斷中毒性巨結腸。對中毒性巨結腸患者應每隔12~24h作一次腹部平片檢查,以監測病情變化。X線表現為結腸橫徑超過5.5cm,輪廓可不規則,可出現“指壓跡”徵。

  (2)鋇劑灌腸檢查:鋇灌腸檢查是潰瘍性結腸炎診斷的主要手段之一,但X線檢查對輕型或早期病例的診斷幫助不大。氣鋇雙重對比造影明顯優於單鋇劑造影,有利於觀察黏膜水腫和潰瘍。X線主要表現為:

  ①黏膜皺襞粗亂或有細顆粒變化,有人形象地描述為“雪花點”徵,即X線示腸管內充滿細小而緻密的鋇劑小點。

  ②多發性淺龕影或小的充盈缺損。

  ③腸管縮短,結腸袋消失呈管狀。初期所見為腸壁痙攣收縮,結腸袋增多,黏膜皺襞增粗紊亂,有潰瘍形成時,可見腸壁邊緣有大小不等的鋸齒狀突起,直腸和乙狀結腸可見細顆粒狀改變。後期由於腸壁纖維組織增生以致結腸袋消失,管壁變硬,腸腔變窄,腸管縮短,呈水管狀。有假息肉形成時,可見腸腔有多發的圓形缺損。

  (3)腸繫膜上或腸繫膜下動脈選擇性血管造影:血管造影可使病變部位的細小血管顯影,對本病的診斷可提供有力幫助。典型表現可見腸壁動脈影像有中斷、狹窄及擴張,靜脈像早期則顯示高度濃染,而毛細血管像顯示中度濃染。

  2.CT和MRI檢查 以往CT很少用於腸道疾病的診斷,而近幾年隨著技術的提高,CT可模擬內鏡的影像學改變用於潰瘍性結腸炎的診斷。表現有:

  (1)腸壁輕度增厚。

  (2)增厚的腸壁內可顯示有潰瘍。

  (3)增厚的結腸壁內、外層之間呈環狀密度改變,似“花結”或“靶徵”。

  (4)可顯示潰瘍性結腸炎的併發症,如腸瘻、肛周膿腫。但CT所示腸壁增厚為非特異性改變,且不能發現腸黏膜的輕微病變和淺表潰瘍,對潰瘍性結腸炎的診斷存在有一定的侷限性。

  MRI檢查費用昂貴,對腸道疾病診斷效果差,但在診斷潰瘍性結腸炎的腸腔外病變和併發症方面可能有一定價值。

  3.結腸鏡檢查 結腸鏡檢查是診斷潰瘍性結腸炎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既可直接觀察結腸黏膜的變化,可確定病變的基本特徵和範圍,又能進行活組織檢查,因此,可以大大提高診斷潰瘍性結腸炎的準確率,對本病的診斷有重要價值。此外,在潰瘍性結腸炎癌變監測過程中也起著十分重要作用。但病變嚴重並疑將穿孔、中毒性結腸擴張、腹膜炎或伴有其他急腹症時,應列為結腸鏡檢查的禁忌證。內鏡下黏膜形態改變主要表現為糜爛、潰瘍和假息肉形成,表現為:黏膜多發性淺表潰瘍,伴充血、水腫,病變多從直腸開始,呈瀰漫性分佈;黏膜粗糙呈細顆粒狀,黏膜血管模糊,質脆易出血;病變反覆發作者可見到假息肉,結腸袋消失、腸壁增厚等表現。

  (1)在活動期,受累的同一腸段的改變幾乎均勻一致。初期主要是黏膜充血、水腫,血管紋理紊亂、模糊,半月襞增厚,腸管常呈痙攣狀態;隨後黏膜面變粗糙,出現瀰漫分佈、大小較一致的細顆粒,組織變脆,有自然出血或接觸出血,腔內有黏液性分泌物;進一步發展則黏膜出現糜爛,伴有許多散在分佈的黃色小斑,乃隱窩膿腫形成後膿性分泌物附於腺管開口所致;而後黏膜面形成許多潰瘍,潰瘍較小而表淺,針頭樣、線形或斑片狀,形態不規則,排列無規律,圍繞腸管縱軸和橫軸相互交錯,這是潰瘍性結腸炎內鏡下的重要特徵。周圍黏膜亦有明顯充血糜爛等炎性反應,幾乎無正常殘存黏膜可見。

  (2)在緩解期,內鏡的主要表現為黏膜萎縮和炎症性假息肉。因本病的病理改變一般不超過黏膜下層,所以不形成纖維化和瘢痕,可完全恢復正常。病情較輕者,炎症消退後腸黏膜充血、水腫也逐漸消失,潰瘍縮小呈細線狀或癒合消失,滲出物吸收;慢性持續型或復發緩解型病例,腸黏膜出現萎縮性改變,色澤變得蒼白,血管紋理紊亂,黏膜正常光澤喪失,略顯乾燥,殘存黏膜小島可因上皮和少量纖維組織增生可形成假性息肉,假性息肉多少不定,大小不等,可有蒂或無蒂。黏膜橋是潰瘍反覆發作向下掘進,而邊緣上皮不斷增生,在潰瘍上相對癒合連線,兩端與黏膜面連線而中間懸空的橋狀形態而形成的,並非潰瘍性結腸炎所特有。

  (3)在晚期,嚴重且反覆發作的潰瘍性結腸炎者,可出現結腸袋消失,腸管縮短,腸腔狹窄,黏膜面粗糙呈蟲咬樣,形成X線上所謂鉛管樣結腸。

  暴發性潰瘍性結腸炎是引起中毒性巨結腸最常見的原因。內鏡檢查可見病變累及全結腸,正常形態消失,腸腔擴大,結腸袋和半月襞均消失,黏膜明顯充血、糜爛、出血並見潰瘍形成,大片黏膜剝脫。因腸壁菲薄,必須指出爆發性潰瘍性結腸炎並中毒性巨結腸時應禁忌內鏡檢查,否則極易引起穿孔或使病變進一步加重。

  結腸鏡下活體組織學檢查呈炎性反應,可根據隱窩結構、固有層內的炎症細胞浸潤程度及炎症的分佈,來區分急性與慢性病變,以糜爛、潰瘍、隱窩膿腫、腺體異常排列、杯狀細胞減少及上皮的變化較常見。隱窩形狀不規則、擴張或分支是慢性潰瘍性結腸炎的表現,也可有隱窩萎縮,使黏膜面變形。固有層中可見中性粒細胞、單核細胞、漿細胞等炎症細胞浸潤,也可見帕內特細胞(潘氏細胞)化生。

  依內鏡所見,對潰瘍性結腸炎活動性分級方法頗多,其中Miner分級法為較多學者所採用。

  0級:黏膜蒼白,血管網清晰,呈分支狀。黏膜下見細小結節,其表面黏膜正常。

  Ⅰ級:黏膜尚光滑,但充血、水腫,折光增強。

  Ⅱ級:黏膜充血、水腫,呈顆粒狀,黏膜脆性增加,接觸易出血或散在自發性出血點。

  Ⅲ級:黏膜明顯充血、水腫、粗糙,明顯自發性出血和接觸性出血。有較多炎性分泌物,多發性糜爛與潰瘍形成。

  4.超聲顯像 因腸腔內氣體和液體的干擾,超聲顯像難以得到滿意的結果,因此,超聲顯像被認為不適合於胃腸疾病的檢查,但仍有學者致力於超聲在胃腸疾病診斷中應用價值的探索。研究者提出潰瘍性結腸炎的主要超聲徵象是腸壁增厚,範圍在4~10mm(正常為2~3mm);同時可顯示病變的部位、範圍和分佈特點。


  1.中毒性結腸擴張

  在急性活動期發生,發生率約2%。是由於炎症波及結腸肌層及肌間神經叢,以至腸壁張力低下,呈階段性麻痺,腸內容物和氣體大量積聚,從而引起急性結腸擴張,腸壁變薄,病變多見於乙狀結腸或橫結腸。誘因有低血鉀、鋇劑灌腸,使用抗膽鹼能藥物或阿片類藥物等。臨床表現為病情迅速惡化,中毒症狀明顯,伴腹脹、壓痛、反跳痛,腸鳴音減弱或消失,白細胞計數增多。X線腹平片可見腸腔加寬、結腸袋消失等。易併發腸穿孔。病死率高。

  2.腸穿孔

  發生率為1.8%左右。多在中毒性結腸擴張基礎上發生,引起瀰漫性腹膜炎,出現膈下游離氣體。

  3.大出血

  是指出血量大而要輸血治療者,其發生率為1.1%~4.0%。除因潰瘍累及血管發生出血外,低凝血酶原血癥亦是重要原因。

  4.息肉

  本病的息肉併發率為9.7%~39%,常稱這種息肉為假性息肉。可分為黏膜下垂型、炎型息肉型、腺瘤樣息肉型。息肉好發部位在直腸,也有人認為降結腸及乙狀結腸最多,向上依次減少。其結局可隨炎症的痊癒而消失,隨潰瘍的形成而破壞,長期存留或癌變。癌變主要是來自腺瘤樣息肉型。

  5.癌變

  發生率報道不一,有研究認為比無結腸炎者高多倍。多見於結腸炎病變累及全結腸、幼年起病和病史超過10年者。

  6.小腸炎

  併發小腸炎的病變主要在迴腸遠端,表現為臍周或右下腹痛,水樣便及脂肪便,使患者全身衰竭進度加速。

  7.與自身免疫反應有關的併發症

  常見者有:①關節炎 潰瘍性結腸炎關節炎併發率為11.5%左右,其特點是多在腸炎病變嚴重階段併發。以大關節受累較多見,且常為單個關節病變。關節腫脹、滑膜積液,而骨關節無損害。無風溼病血清學方面的改變。且常與眼部及皮膚特異性併發症同時存在。②皮膚黏膜病變 結節性紅斑多見,發生率為4.7%~6.2%。其他如多發性膿腫、侷限性膿腫、膿皰性壞疽、多形紅斑等。口腔黏膜頑固性潰瘍亦不少見,有時為鵝口瘡,治療效果不佳。③眼部病變 有虹膜炎、虹膜睫狀體炎、葡萄膜炎、角膜潰瘍等。以前者最多見,發病率5%~10%。


  1.減少腸道感染機會 由於本病的發生與腸道感染有關,因此減少腸道感染的機會對預防潰瘍性結腸炎的復發有重要價值。

  2.減少精神刺激 必要時使用少量的鎮靜藥物治療,有助於減輕本病的病情程度,減少發病次數。

  3.避免食物過敏 有本病傾向的病人應避免攝入牛奶、蛋類、海產品等異性蛋白食物,減少因過敏而致組胺類物質的釋放,引起腸壁充血、水腫和潰瘍形成。

  4.提高免疫力 由於本病與自身免疫因素密切相關,為了減少本病的發生,除積極治療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外,還要加強身體鍛鍊,提高自身免疫力,減少異常免疫反應。


1、宜多進食溫、軟、易消化的食物; 2、宜食用高熱量和高蛋白食物; 3、宜高維生素飲食。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精 瘦肉 雞蛋可以減少腸蠕動,使腹瀉得以緩解。 可以蒸煮後食用,每天一到兩個。
烏梅 烏梅有止瀉作用,對身體恢復有好處。 每天一到兩個。
馬齒莧 馬齒莧含有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粗纖維及鈣、鐵、磷等營養成分。同時具有止瀉的作用。 1:將馬齒莧洗淨,切成2釐米長的段;粳米淘洗乾淨。   2:將粳米放入鋁鍋內,加水適量,置旺火上燒沸,再用小火煮30分鐘,下入馬齒莧,再煮10分鐘,加入白糖攪勻即成

1、忌吃產氣食物; 2、忌生冷瓜果; 3、忌海鮮食品。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大豆 大豆會導致腹部脹氣,可能會使腸內氣體充盈而發生急性腸擴張或潰瘍穿孔等併發症。 炒蠶豆、白薯也少吃為好。
西瓜 西瓜寒涼,損傷脾腎陽氣,使脾胃運動無力,寒溼內停,會加重腹瀉腹痛。 香蕉、西紅柿、蚌肉、海蔘也少吃為好。
牛奶 牛奶食用後易發生結腸過敏,導致腹瀉加重。 煉乳、蝦、海魚也少吃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