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轉換性障礙專題 -- 轉換性障礙的原因 轉換性障礙的治療方案

轉換性障礙

  分離(轉換)性障礙[dissociative(conversion )disorders]是一類由明顯精神因素如重大生活事件、內心衝突、情緒激動、暗示或自我暗示,和作用於易病個體所導致的以解離和轉換症狀為主的精神疾病。解離症狀又稱為癔症性精神症狀,是指病人部分或完全喪失對自我身份的識別和對過去的記憶,而表現為意識範圍縮小、選擇性遺忘或精神暴發等。轉換症狀又稱為癔症性軀體症狀,是指病人將遭遇無法解決的問題和衝突時所產生的不快,以各種各樣軀體症狀的方式表現出來。它可以出現類似任何疾病的症狀表現,故有人把癔症喻為“偉大的疾病”或“疾病模仿家”。主要表現為各種各樣的軀體症狀,意識範圍縮小,暗示性強,選擇性遺忘或情感爆發等精神症狀,但不能查出相應的器質性損害作為其病理基礎。

  (一)發病原因

  1.精神心理因素 分離(轉換)性障礙的病因與精神因素關係密切,各種不愉快的心境,氣憤、委屈、驚恐、羞愧、困窘、悲傷等精神創傷,常是初次發病的誘因。特別是精神緊張、恐懼是引發本病的重要因素。這在戰鬥中發生的急性癔症性反應特別明顯;而童年期的創傷性經歷,如遭受精神虐待,軀體或性的摧殘,則是成年後發生轉換性和分離性障礙的重要原因之一。少數病人多次發病後可無明顯誘因,而以後因聯想或重新體驗初次發作的情感可再發病,且多由於暗示或自我暗示而引起。如前蘇聯衛國戰爭中一婦女被德國法西斯軍隊侮辱,以後每逢路過正在放映戰爭電影片的電影院時,聽到傳來的槍炮聲,即發生抽搐發作。發作有利於病人擺脫困境、發洩情緒、獲得別人的同情或得到支援和補償。

  2.易感素質 軀體化障礙的發病與精神因素關係多不明顯。精神因素是否引起癔症,或引發何種型別癔症與患者的生理心理素質有關。有易感素質者遇較輕刺激易發本病。本病患者具癔症性格特徵者約佔49.8%,其性格的主要特點為:①表演性人格特徵:該病患者中約有20%具有典型的表演性人格,表現如下:鮮明的情感性情緒波動大,過分感情用事,表情誇張,言語行為幼稚、戲劇化,情緒控制差,情感膚淺。②文化水平低、迷信觀念重。③自我中心性:不斷地追求刺激,以尋求周圍人的注意。④高度的暗示性:容易受周圍人和環境的暗示,也容易自我暗示。⑤豐富的幻想性:想象豐富,甚至以幻想代替現實。總是有意無意地扮演幻想中的角色,可有幻想性謊言。⑥青春期或更年期的女性,較一般人更易發生癔症。但這類人格特徵並非發生癔症的必要條件。當具有易感素質者的人在受到挫折、出現心理衝突或接受暗示後方容易產生癔症。有一些不屬於這類人格的人在強烈的精神因素影響下,同樣可以發生癔症反應。

  3.器質性因素 曾有研究發現,該病患者中,約2/3伴有腦部疾病或曾有器質性腦病。32%的患者曾有神經系統疾病,特別是癲癇病史。

  4.遺傳因素 本病的遺傳學研究結果頗不一致。有研究發現該病部分患者有遺傳素質,Ljunberg(1957)的家系調查發現:癔症先證者的父親、兄弟、兒子發生癔症者分別為1.7%、2.7%和4.6%;母親、姊妹、女兒的患病率分別為7.3%,6.0%,6.9%。總起來說,男性一級親屬的患病率為2.4%,女性一級親屬的患病率為6.4%,國外資料也表明,癔症患者的近親中本症發生率為1.7%~7.3%,女性一級親屬中發生率可達20%。我國福建地區報道患者具有陽性家族史者佔24%。均高於正常人群。提示遺傳因素可能在該病的發病中起一定作用。但Slater(1961)研究的24對雙生子,單卵雙生子和雙卵雙生各12對,其中23對每1對至少有1人診斷為癔症,另1對中有1人診斷為癔症性人格;不論單卵或雙卵雙生竟無1對同患癔症者,與Ljunberg的結果適成鮮明對比,Arkonac和Guze(1963)對25例女性癔症患者的家系研究發現,其一級親屬有5例癔症患者,全為女性;佔全部一級親屬9%,佔女性一級親屬15%;而作者估計癔症在普通人口的女性中患病率僅為1%~2%。此外還發現癔症先證者的男性一級親屬反社會型人格障礙和酒中毒的病例增多。遺傳學研究結果比較一致的是Briquet綜合徵。Cloninger等(1986)報告,這類先證者的一級親屬中Briquet綜合徵的患病率為7.7%,而正常對照組則為2.5%。Torgersen(1986)報告一組軀體形式障礙的雙生子研究,單卵雙生子的同病率為29%,而雙卵雙生子同病率為10%;同時還發現患者同胞中廣泛性焦慮障礙患病率增高。Cloninger等(1975)認為這是一種多因素遺傳模式,在女性表現為Briquet綜合徵,而在男性則表現為反社會型人格障礙。

  5.社會文化素質 如風俗習慣、宗教信仰、生活習慣等,對本病的發生與發作形式及症狀表現等也有一定影響。

  (二)發病機制

  本病的發病機制有兩種神經生理學解釋:其一是基於Janet的意識分離理論。認為意識狀態改變是癔症發病的神經生理學基礎。隨著患者意識的分離,而有注意、警覺性、近記憶和資訊整合能力等認知功能的損害。由於大腦皮質對傳入刺激的抑制增強,患者的自我意識減弱,並有暗示性增高。此時,當個體受到生物、心理或社會因素的威脅,便出現類似動物遇到危險時的各種本能反應,如劇烈的運動反應,假死反射和返回到幼稚時期的退行現象等。另一種解釋則基於巴甫洛夫的高階神經活動學說。認為癔症發病的機制是:有害因素作用於神經型別屬於弱型的人,引起高階神經活動第一和第二訊號系統之間、大腦皮質和皮質下部之間功能的分離或不協調。患者的第一訊號系統和皮質下部的功能相對佔優勢。在外界刺激的影響下,本已處於弱化狀態的大腦皮質迅速進入超限抑制,從而產生正誘導,使皮質下部的活動增強,臨床上表現為情感暴發、抽搐發作,以及本能活動和自主神經的症狀。另一方面,強烈持久的情緒緊張,又可在大腦皮質產生興奮灶,從而引起負誘導。這種誘導性抑制與上述超限抑制總合起來,向皮質其他部位和皮質下部擴散,使大腦皮質呈現位相狀態。於是臨床上出現感覺缺失、肢體癱瘓、朦朧狀態等症狀和體徵。

  巴甫洛夫認為癔症患者的暗示和自我暗示性增高的生理機制是:有害刺激作用於弱神經型別者,可使之出現大腦皮質功能弱化,皮質下活動增強,稱為正誘導。臨床表現為情感暴發、抽搐發作、本能活動及自主神經症狀。另外,強烈的情緒緊張,可使皮質興奮,引起負誘導。臨床表現為感覺缺失、肢體癱瘓、朦朧狀態等症狀和體徵。在大腦皮質功能弱化的情況下,外界現實刺激產生較弱的負誘導,大腦皮質的其他部位則處於抑制狀態。此時,暗示者的語言影響便與皮質其他部位的活動完全隔絕;因而具有絕對的、不可抗拒的力量。

  本病的發病機制有多種病理心理學解釋,臨床型別不同,病理心理機制也不一樣。

  軀體化(somatization):Steckel(1943)提出的概念,原指表現為軀體障礙的一種深層神經症(deep-seated neurosis),與弗洛伊德的“轉換”概念相同。其後,這一術語的含義演變為泛指通過軀體症狀表達心理痛苦的病理心理過程。軀體化作用的發生通常不為患者意識到,但訴述的軀體症狀不是阻抑在無意識領域的內心衝突的象徵化表達,而是與不愉快的情感體驗,特別是焦慮和抑鬱密切相關;因此有別於“轉換”。軀體化作用是臨床上和社群中相當常見的現象,並不限於癔症。所謂軀體化障礙只不過是軀體化作用較嚴重的一種型別。軀體化作用在軀體化障礙的發病機制中較其他癔症型別更為突出。

  轉換:弗洛伊德早期(1894)提出的概念。他認為癔症患者的性心理髮展固著於早期階段,即戀父情結階段;其性衝動受到阻抑。於是其精神能量轉化為軀體症狀;這不僅保護了患者使他不能意識到性衝動的存在,而且這些軀體症狀往往是內心衝突的一種象徵性表達,從而使患者免於焦慮(原發性獲益)。

  這類癔症患者對自己的軀體功能障礙常表現漠不關心的態度;19世紀的法國醫生稱之為“泰然漠視”(belle indifference)。這種態度給人一種印象,似乎患者並不關注自身軀體功能的恢復,而是想保留症狀從中獲取某種社會利益(繼發性獲益)。儘管患者本人通常並未意識到症狀與獲益之間的內在聯絡,但病理心理學家認為這類患者存在無意識動機,轉換症狀是由患者未覺察到的動機促成的。患者有了這類症狀,便具有病人身份(sick role),可以享受病人的權利;其症狀本身足以說明其工作任務未完成並非他本人的過錯,或以此達到索取賠償或駕馭他人的目的。因此,有人把轉換症狀看作是患者與外界的一種非語言交流。但行為學家則認為,轉換症狀是患者對遭受挫折的生活經歷的一種適應方式,而病後的獲益則通過操作性條件反射使症狀強化。癔症的症狀被看作是一種學習到的反應。患者一旦發現這類症狀可以減輕困難處境給他帶來的焦慮,並使他的依存需要得到滿足,症狀便會被強化,持續存在;或在以後遇到困難時再次出現。

  分離:Janet(1889)提出的概念。他指出在許多精神障礙中一些觀念和認知過程可從意識的主流中分離出去,轉變為神經症性症狀,如癱瘓、遺忘、意識狀態改變和自動症等。但通過催眠,可把這些觀念和過程重新整合,恢復正常狀態。他認為這些分離的成分都是下意識的。意識分離主要是不同意識成分整合的障礙,是催眠現象和各種癔症發生的基礎。但弗洛伊德則認為分離是阻抑的一種變型,是一種積極的防衛過程,它的作用在於令人感到痛苦的情感和思想從意識中排除掉。現代的一些學者認為分離既是轉換性障礙也是分離性障礙的基本的病理心理機制。其發生與急性精神應激或自我催眠有關。這類患者常有暗示性增高。知覺、記憶和身份識別等心理功能的整合被抑制,便表現為各種分離症狀。

  分離(轉換)性障礙[dissociative(conversion )disorders]是一類由明顯精神因素如重大生活事件、內心衝突、情緒激動、暗示或自我暗示,和作用於易病個體所導致的以解離和轉換症狀為主的精神疾病。解離症狀又稱為癔症性精神症狀,是指病人部分或完全喪失對自我身份的識別和對過去的記憶,而表現為意識範圍縮小、選擇性遺忘或精神暴發等。轉換症狀又稱為癔症性軀體症狀,是指病人將遭遇無法解決的問題和衝突時所產生的不快,以各種各樣軀體症狀的方式表現出來。它可以出現類似任何疾病的症狀表現,故有人把癔症喻為“偉大的疾病”或“疾病模仿家”。主要表現為各種各樣的軀體症狀,意識範圍縮小,暗示性強,選擇性遺忘或情感爆發等精神症狀,但不能查出相應的器質性損害作為其病理基礎。

  在臨床上需要特別鑑別的常見疾病有:癲癇。癲癇患者可同時合併有轉換性痙攣發作,所謂hystero-epilepsy;癲癇發作和轉換髮作並存。此時,應注意不要採取兩者擇一的排除法,以免漏診。

  本病的症狀可見於精神分裂症和情感障礙,如果有後兩者的症狀存在,應首先考慮後兩者的診斷。

  癔症性精神病與反應性精神病的鑑別在於癔症性精神病常見於表演型人格障礙者,其精神症狀可具有表演性、戲劇性或誇張色彩;可反覆發作,並有症狀完全緩解的間歇期。

  本病與做作性疾病(factitious disorders)的鑑別要點在於:後者的症狀出於故意偽造,但卻缺乏明確的動機。這類患者為了獲得疾病診斷,取得病人身份,往往要忍受各種痛苦的檢查和不愉快的治療,包括反覆手術治療。患者既不以此追求特殊利益,也不逃避任何法律責任,因而有別於裝病。而本病的症狀受無意識機制的支配,與原發性或繼發性獲益有關,並非故意偽造。因此,不同於做作性疾病,也有別於裝病。

  據文獻報道,原先診斷為轉換性精神障礙者,追蹤隨訪,其中13%~30%的患者系器質性疾病,其中大多是神經系統疾病。故本病特別要與下列疾病鑑別:①額葉病變者,以精神症狀出現較早,有的欣快,有的情緒低沉,50%的患者可有全身抽搐發作,有強握、摸索動作;②多發性硬化,早期易與轉換性障礙相混;③腦外傷;④詐病,⑤精神分裂症、反應性精神病、軀體化障礙等。

  1.癲癇 尤為精神運動性癲癇,發作前精神心理刺激因素不明顯,多有腹部不適等先兆。可在尖叫後突然出現意識喪失,隨處倒地,先強直,後陣攣,再恢復,發作分期明確。發作時瞳孔散大,對光反應消失,並有錐體束徵,持續時間僅1至數分鐘,發作後入睡,清醒後完全遺忘。可與癔症性抽搐發作相鑑別。

  2.應激障礙 既往常無類似發作史,致病的精神因素往往更強烈,症狀內容與應激源密切相關,無暗示性增高,也缺乏鮮明的情感性、幻想性和戲劇性,軀體症狀少,反覆發作者少。

  3.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的附體妄想內容荒謬,持續時間長。癔症的附體妄想為陣發性,像演戲一樣,有上臺的時候,也有下場的時候,且表情生動、情感外露,而精神分裂症對此症狀往往不主動表述,而代之以相應的行為。

  4.詐病 因癔症的誇張、表演色彩,常給人一種裝病的感覺。詐病動機是在意識界,只欺騙別人不欺騙自己,而轉換性障礙者既欺騙別人又騙了自己;某些人為避免不愉快事件的發生,或為獲取賠償,或為避免服役,或在囚犯中,常出現詐病現象,其表現有時難與癔症相鑑別。但是詐病者有明確的目的性,症狀易受意志的支配,可因時、因人、因地而異,很少能持續存在,且在公開場合常矯揉造作,注意動態觀察,可與癔症相鑑別。

  5.反應性精神病 癔症性精神病需與此病相鑑別,其鑑別要點在於癔症性精神病往往在病前具有其癔症性人格,發病時具有表演性、暗示性,可反覆發作,並有症狀完全消失的間歇期。

  6.做作性障礙 鑑別要點在於此病故意偽裝軀體或精神症狀,以致自我致傷求得產生症狀,謀取病人身份。但缺乏明確的動機,患者既不以此追求特殊利益,也不逃避責任和不利境遇,因而有別詐病。癔症患者雖然有明顯精神因素誘發,但其症狀受無意識機制支配,與原發性或繼發性受益有關,以此與做作性障礙及詐病象區別。

  (一)治療

  早期充分治療對防止症狀反覆發作和疾病的慢性化十分重要,應予以強調。初次發病者,合理的解釋,說明症狀與心因和個性特徵的聯絡,配合理療和語言暗示,往往可取得良好的效果。病程已數週,有反覆發作傾向者,宜根據病情,制訂精神治療與藥物和物理治療相配合的整體治療計劃。不宜匆忙、草率採取簡單的語言暗示。儘管暗示療法當時有效,但以後容易復發,或出現新的症狀,取代原來的症狀。

  其次,需要注意的是,在診斷基本明確以後,應儘可能避免反覆檢查,過多的、不必要的檢查,往往會使病情進一步複雜化。在詢問病史或進行檢查的過程中,不恰當的提示,可使患者出現一些新的症狀和體徵。

  再次,在接觸病人和治療過程中應避免環境中的不良暗示。過多的人圍觀、對症狀過分關注,對患者病情發展表現出強烈的緊張不安,都會使患者尋求注意的傾向增強,從而使病情惡化。

  1.心理治療 是治療這類疾病的基本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

  (1)暗示療法:是消除轉換障礙的有效措施,特別適用於急性起病的患者。可分為覺醒時暗示和催眠暗示兩種。患者迫切要求治療者,在覺醒狀態下,通過語言暗示,或配合適當理療、針刺或按摩,即可取得良好效果。病程較長,病因不甚明確的病例,往往需要藉助藥物或語言催眠療法,消除患者的心理阻力,才能取得較好效果。

  ①覺醒時暗示:治療開始時醫生應向患者說明檢查的結果;然後用簡短、明確的語言向患者解釋他的疾病是一種短暫的神經功能障礙;即將採取哪種治療方法;在治療的幫助下,失去的功能可以完全恢復正常;使患者對治療產生高度的信心和迫切的治癒要求。對有運動和感覺障礙的患者,可選用10%葡萄糖酸鈣10ml靜脈推注,或用感應電刺激患病部位,同時配合語言、按摩和被動運動,鼓勵患者運用其功能;隨即用語言強化,使患者相信在治療的幫助下,失去的功能正在恢復……已經完全恢復;並進一步鼓勵患者進行相應的功能活動。

  ②催眠暗示:治療開始前先進行催眠感受性檢驗,檢驗的方法有多種,可選擇其中1~2種以確定患者是否適於語言催眠,例如讓患者雙足並立,背向醫生,頭部後仰,醫生以手託其枕部,然後告訴患者,手拿開後,他應會向後跌倒。如果患者在醫生的手拿開後立即向後傾倒,即表示患者具有一定催眠感受性,可選用語言催眠,在患者進入催眠狀態下進行暗示治療。如果患者催眠感受性不強,或醫生對語言催眠缺乏經驗,則可選用2.5%硫噴妥鈉(sodium pentothal)或異戊巴比妥鈉(sodium amytal)10~20ml緩慢靜脈注射,使患者進入輕度意識模糊狀態,然後按上述覺醒時暗示的方法,用語言進行暗示或配合電刺激、按摩、被動運動等方式進行暗示。

  (2)催眠療法:除用於增強暗示感受性,消除轉換症狀外,尚可用以治療分離性遺忘症、多重人格、緘默症、木僵狀態以及情緒受到傷害或壓抑的患者。在催眠狀態下,可使被遺忘的創傷性體驗重現,受到壓抑的情緒獲得釋放,從而達到消除症狀的目的。

  在催眠或覺醒狀態下,引導患者傾訴其內心苦悶,使受到傷害或壓抑的情緒向外宣洩的治療方法,稱為疏洩療法(catharsis)。對情緒障礙突出的患者可收到良好效果。

  (3)解釋性心理療法:主要目的在於:引導患者正確認識和對待致病的精神因素,認識疾病的性質,幫助患者分析個性存在的缺陷,以及克服個性缺陷的途徑和方法。適用於除癔症性精神病發病期之外的各種型別。

  (4)分析性心理療法:著重探尋患者的無意識動機,引導患者認識無意識動機對健康的影響,並加以消除。主要適用於分離性遺忘,多重人格和各種轉換障礙。可採取精神分析技術或領悟療法。

  (5)行為療法:主要是採取循序漸進,逐步強化的方法對患者進行功能訓練,適用於暗示治療無效、肢體或言語有功能障礙的慢性病例。

  (6)家庭療法:當患者家庭關係因疾病受到影響,或治療需要家庭成員配合時,宜採用這一治療方法,以改善患者的治療環境,取得家庭的支援。

  2.藥物和物理療法

  (1)藥物治療:癔症性精神病狀態或痙攣發作時,很難接受正規的精神心理,可採用鹽酸氯丙嗪25~50mg,肌內注射;或地西泮(安定)10~20mg,靜脈注射,促使患者入睡。有的患者醒後症狀即消失。急性期過後,精神症狀仍然明顯者,可採用鹽酸氯丙嗪口服給藥,1~3次/d,25~50mg/次。遺留頭昏、頭痛、失眠等腦衰弱症狀者,可給予阿普唑侖(aprazolam),3次/d,0.4~0.8mg/次,或勞拉西泮(氯羥安定),3次/d,每次0.5~1mg;或羥嗪(安泰樂),3次/d, 25mg/次;或艾司唑侖(舒樂安定)每晚睡前服1~2mg;歷時2~3周。

  處於昏睡狀態的患者,給予氨水刺激鼻黏膜,可促使患者甦醒。但刺激時間不能過長,以防鼻黏膜灼傷。

  (2)物理治療:針刺或電興奮治療對轉換性癱瘓、耳聾、失明、失音或肢體抽動等功能障礙,都可有良好效果;但應注意配合語言暗示進行。處於轉換性木僵狀態的患者,強刺激的針刺或電興奮治療,可促使患者意識狀態恢復正常,可以選用。

  本病是一類容易復發的疾病,及時消除病因,使患者對自己的疾病性質有正確瞭解,正視存在的個性缺陷,改善人際關係,對預防復發都有一定幫助。長期住院或居家休養,對患者非適應性行為經常予以遷就或不適當強化,均不利於康復。

  3.治療 該病的治療應從檢查時就開始,建立良好的醫患關係對治療成敗非常關鍵,醫生要關心患者,幫助他們尋找發病的原因,引導他們正確地對待疾病,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疾病的治癒是醫生與患者共同努力的結果。癔症的治療以心理治療為主,輔以藥物及其他治療。

  4.心理治療

  (1)解釋性心理治療:

  ①使患者及其家屬、同事對該病的本質有個正確的認識,告之癔症是一種功能性疾病,是完全可以治癒的,以消除其種種疑慮,便於更好地配合治療。

  ②引導患者認識精神和性格因素與發病和治療的關係,給予其安慰和鼓勵,幫助他們合理安排生活及工作,調整環境,去除精神刺激,積極主動地克服性格方面的缺陷。

  ③給予患者盡情疏洩的機會,適時地勸導他們用理智的態度處理所面臨的一切,而不要過分感情用事。

  ④同時,醫生還應教給患者親屬在患者癔症發作時及發作前後應怎樣做。比如對待患者的態度上不要驚慌失措、過分關注或討好遷就。首先應全面、客觀地向醫生介紹病史。在實施治療方案時,親屬應放心地離開治療現場,給治療創造一個安靜寬鬆的環境。症狀好轉時,親屬應配合醫生繼續鼓勵或暗示病人等。家屬如能配合醫生這樣做,將對改善症狀、鞏固治療、避免復發起到重要作用。

  (2)暗示治療:

  ①心理暗示:是消除癔症症狀,尤其是轉換症狀的有效方法。在施行暗示治療時,應注意以下問題。A.治療環境要安靜,以消除環境對病人的各種不良影響。一切無關人員均應離開治療現場,避免由於家屬或周圍人的驚慌態度,或過分關注而使症狀加重,給治療帶來困難。B.醫生在接觸病人並做全面檢查的過程中,態度應熱情、沉著、自信,要對治療充滿信心,建立起良好的醫患關係,使病人產生信任感。實踐證明,病人對醫生的信賴程度往往是決定暗示治療成敗的關鍵。C.在言語暗示的同時,應針對症狀採取其他相應措施,如吸氧,針刺,給予注射用水或維生素C針劑肌內注射,靜脈推注鈣劑及電針治療等。

  ②藥物暗示:對於解離症狀,可採用“誘導療法”,即以乙醚0.5ml靜脈注射,配合語言暗示,告知患者聞到特殊氣味(乙醚)後,症狀即可發作,讓其無所顧忌地將疾病發作出來,發作的越徹底越好,待其發作高峰期過後,以適量蒸餾水胸前皮下注射,配合語言暗示,告知患者病已根除,發作即可停止。對於一些轉換症狀,也同樣可以應用藥物暗示。如對癔症性運動障礙的病人,我們可以取一支葡萄糖酸鈣注射液,告訴病人這是治這種病的特效藥,靜脈注射後,如果感到喉嚨熱,那麼軀體症狀馬上就會好轉。這樣患者一旦接受了言語暗示,那麼注射後,隨著喉嚨的發熱,其軀體症狀就可能戲劇性地消失。

  (3)催眠療法:人在催眠狀態下更容易接受語言暗示,可通過催眠後的治療性語言“輸入”,達到消除分離和轉換症狀的目的。

  (4)行為療法:即對患者進行功能訓練,適用於暗示治療無效的運動或言語障礙患者。

  5.藥物治療

  (1)對於精神症狀明顯者,可給予氯丙嗪,或合用鹽酸異丙嗪各25~50mg肌內注射。

  (2)對於情感暴發及抽搐發作者,可即刻予地西泮(安定)10~20mg,或氯硝西泮1~2mg肌內注射。

  (3)急性期過後,精神症狀仍然明顯者,可予氯丙嗪25~50mg,1~3次/d口服;奮乃靜4~10mg,1~3次/d口服;或利培酮1~2mg,1次/d口服。有頭痛、失眠者,可給予阿普唑侖0.4mg,或勞拉西泮0.5mg,1~3次/d,口服。

  6.其他治療

  (1)鍼灸治療:可針刺人中、合谷、內關、湧泉、足三裡等穴位。

  (2)按壓治療:可使患者平臥,術者用雙手拇指指腹分別按壓其人中、百會、膻中、氣海、中衝、內關等穴位,按壓時由輕到重,緩緩按揉,直至患者症狀緩解。

  (3)電刺激治療:對抽搐發作、朦朧狀態、木僵狀態及某些轉換症狀的病人,均可用較強的電刺激治療,往往會收到較好的療效。

  7.藥物治療 癔症性朦朧狀態、精神病狀態或痙攣發作,可採用鹽酸氯丙嗪,25~50mg肌注;或奮乃靜5~10mg肌注;或地西泮(安定)10~20mg靜注,促使患者入睡。急性期過後,精神症狀仍明視訊記憶體在者,可採用氯丙嗪口服給藥,1~3次/d,25~50mg/次。遺留頭昏、頭痛、失眠等腦衰弱症狀者,可給予阿普唑侖0.4~0.8mg,3次/d;或艾司唑侖,每晚睡前服1~2mg,一般需服2~3周。

  處於昏睡狀態時,採用氨水刺激鼻黏膜促使甦醒。但刺激時間不可過長,以免灼傷。

  8.物理治療 癔症性癱瘓、耳聾、失明、失音或肢體抽動等功能障礙或癔症性木僵、朦朧狀態可採用鍼灸強刺激或電興奮治療,效果良好。注意配合語言暗示治療。

  9.心理治療

  (1)暗示療法:適用於癔症性軀體障礙,尤其是急性起病患者。對迫切要求治療的患者在醒覺的情況下,通過語言並且配合適當理療、鍼灸或按摩即可取得良好效果。此種暗示稱覺醒性暗示。病程長,病因暫不明確,同時伴有運動和感覺障礙的患者,可選用葡萄糖酸鈣10ml靜脈緩慢推注,同時配合語言、按摩或被動運動等鼓勵患者運用其功能。在多方暗示下使患者相信其功能正在恢復。

  另一種暗示療法在催眠狀態下進行。治療前先進行催眠感受性暗示,如患者具有一定催眠感受性,可選用語言催眠,在催眠狀態下進行暗示治療。如果患者感受性不強,可選用2.5%硫噴妥鈉或異戊巴比妥鈉10~20ml緩慢靜脈注射,使患者進入輕度朦朧狀態,然後按上述覺醒時暗示方法進行暗示。

  (2)催眠療法:除用於增強暗示感受性,消除癔症軀體症狀外,也可適用於癔症性遺忘、多重人格、木僵狀態、緘默症以及情緒受到傷害或壓抑的患者。

  在催眠或覺醒的狀態下,引導患者傾訴內心苦悶,使受到傷害或壓抑的情緒向外宣洩的治療方法,稱疏洩療法。

  (3)解釋性心理治療:適用於除癔症性精神病發病期以外的各型癔症。

  (4)分析性心理治療:適用於癔症性遺忘、多重人格和各種軀體障礙。

  (5)行為療法:適用於暗示療法無效,肢體或言語功能障礙的慢性病例。

  (二)預後

  起病大多急驟,常由明顯的精神因素促發,其後症狀可逐漸增多。初次起病通常在童年晚期至成年早期,10歲以前和35歲以後起病者較少見,但也有80歲以後首次發病的報告(Weddington,1979)。中年或晚年初次起病,應首先想到是否為神經系統或其他軀體疾病。本病有發作性和持續性兩種病程。分離性神遊症、木僵狀態、恍惚狀態、附體狀態、情感暴發以及轉換性痙攣障礙等常為發作性,而分離性遺忘症、身份障礙、轉換性運動障礙、感覺障礙等往往呈持續病程。

  急性起病,到綜合醫院急診室就診的患者,大多迅速恢復。病程超過1年者,據Ljungberg(1957)觀察,約半數病人10年之後仍有症狀存在。Lewis(1966)對Maudsley醫院98例癔症患者追蹤7~12年的結果是:健康良好正在工作者54例,無變化12例,惡化10例,死亡7例。在死亡7例中,3例死於與精神科無關的原因,3例死於神經系統器質性疾病,1例自殺。大多數未恢復的病例都有人格障礙和社會適應困難。存活的91例最後診斷改變者11例:8例診斷為抑鬱症,2例為精神分裂症,1例摔倒後出現痴呆。由此看來,此類患者的預後取決於多種因素:病因明確,且能及時合理解決,病程短,治療及時,病前無明顯人格缺陷者,大多能獲得良好結局。患者生病之後心理衝突得以緩和,不再出現焦慮;症狀給患者帶來的這類好處稱為“原發性獲益”(primary gain);而疾病又可使患者從外界環境得到更多好處,如受親友的關懷和照顧,免除了繁重的工作負擔和責任等,則屬於“繼發性獲益”(secondary gain)。這兩種“獲益”儘管可給患者以眼前利益,但卻不利於症狀的消除,致使病程遷延,經久難愈。可見病程的長短和復發與否與病後是否正確處理密切相關,不當的處理或言語暗示,常可增加疾病的頑固性,而使病程延長。隨訪研究顯示,本病多數預後良好,2/3的該病患者都能完全康復,恢復工作,並從症狀中解脫出來,少數如癱瘓或內臟功能障礙者病程遷延,殘留症狀,並因此嚴重影響工作和生活能力,甚至可因併發症而影響壽命。病人若病程很長,或經常反覆發作,則治療比較困難,具有明顯表演性人格者治療也較困難,且易復發。

       1.血、尿、大便常規檢查及血糖、電解質(鈣、磷)測定。

  2.腦脊液檢查 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如病毒性腦炎時壓力增高、白細胞增高、蛋白增高,細菌性感染時還有糖及氯化物降低。腦寄生蟲病可有嗜酸性粒細胞增多。中樞神經系統梅毒時,梅毒螺旋體抗體檢測陽性。顱內腫瘤可以有顱內壓增高、蛋白增高。

  3.血清或腦脊液氨基酸分析 可以發現可能的氨基酸代謝異常。

  4.神經電生理檢查 傳統的腦電圖記錄,包括頭皮電極和特殊電極,如蝶骨電極、鼻菸電極、卵圓孔電極和顱內電極。顱內電極包括硬膜下電極和腦內深部電極。硬膜下電極包括線電極和柵電極,放置在可能是癲癇區域的腦部,往往可以確定癲癇灶和癲癇區域,並可以利用電刺激方法確定運動、感覺和語言的界限,稱為功能定點陣圖,對規劃手術切除範圍有很大幫助。

  5.神經影像學檢查 CT和MRI大大提高了癲癇病灶結構異常的診斷,50%~70%的症狀性癲癇(symptomatic epilepsy)可以在CT或MRI上看到病理結構變化。

  CT和MRI看到的是靜態的構造異常,對因癲癇狀況存在引起的腦功能失常無法正確估計。目前已在臨床應用腦功能檢查,包括陽離子衍射斷層攝影 (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PET)、單光子衍射斷層攝影(single photon emission tomography,SPECT)和MRI光譜分析儀(magnetic resonance spectroscopy,MRS)。PET可以測量腦的糖和氧的代謝、腦血流和神經遞質功能變化。SPECT亦可以測量腦血流、代謝和神經遞質功能變化,但是在定量方面沒有PET準確。MRS可以測量某些化學物質,如乙醯天冬氨酸、含膽鹼物質、肌酸和乳酸在癲癇區域的變化。

     本病屬於癔症發作樣改變,通常是由於精神壓力因素過大等原因造成,故就算患者有突然損傷性發作表現,一般也不會有併發症,患者意識清楚,會進行一定的自我保護,通俗點說,本病就是精神壓力過大,為了釋放這類壓力“偽裝”出來的疾病,患者還可以表現出軀體併發症。如褥瘡,便祕、泌尿系感染等。力量和耐力也明顯下降。

  減少本病的發生,要強調健康良好個性的養成。個體性格形成的條件是多方面的。其中,後天環境中的不良因素,在兒童性格障礙與行為障礙的發展形成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最常見的不良因素是童年時期的精神創傷,不正當的教養方法,不和諧的家庭生活,以及外界環境的有害影響。為此,要防止性格反常發展和其他精神異常的發生,就必須重視兒童和少年的身心健康。

  1.重視精神健康必須從兒童時期的培養教育開始,鑑於兒童早期的性格發展每每決定著其後來的個性特徵,因此,個體的精神衛生,首先應從兒童時期的培養教育做起。兒童時期也是為身心健康打基礎的一個重要時刻。

  2.兒童時期的培養教育首先要注意家庭教育問題。家庭是兒童生活與活動的主要場所,兒童富於模仿性,易於接受周圍人的薰陶。故家庭生活的氣氛,家庭成員的關係及其對兒童的教育方法,對兒童的個性發展和身心健康都起到重要的作用。為此,家庭應與學校配合,要對兒童進行道德品質教育,培養他們愛勞動、愛集體的品德與作風,養成誠實、坦白、堅強、勇敢和心情開朗的性格。

  3.要早期發現和及時糾正一些神經精神障礙,發生在兒童時期的神經精神功能失調,時常由個別症狀開始的。如口吃、遺尿、抽動、神經性嘔吐和睡眠障礙等。兒童時期的行為障礙,往往表現為孤僻、遲鈍、衝動性行為或多動症等。這些情況,如經早期發現及時確診、處理得當的話,有相當多的病例是可以獲得及時矯正和治癒的。

1.宜吃高蛋白有營養的食物 2.宜吃維生素和礦物質含量豐富食物 3.宜吃高熱量易消化食物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牛奶,可補充鈣質鈣劑,改善睡眠, 可在早餐,牛奶與雞蛋一起搭配食用,1周2~4次
牛奶 可補充鈣質鈣劑 早餐牛奶 雞蛋,1周3~6次
豆漿 補充維生素,豆蛋白質 豆漿 麥包做早餐,補充澱粉鈣質鈣劑,1周2~3次
水果 補充維生素C,纖維素 1周2~4次,蘋果洗淨後食用

1.忌吃油膩難消化食物 2.忌吃油炸、熏製、燒烤、生冷、刺激食物 3.忌吃高鹽高脂肪食物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香菸含有尼古丁,易刺激大腦,影響睡眠 適當的運動鍛鍊,
小麻椒 屬於特別油膩的食物,肥甘厚味,多食無益,加重胃腸道的負擔 儘量少的服用
大肥肉 屬於特別油膩的食物,而且加工此種食物的油都屬於質量比較差的油,對人體極為有害 建議適當的少食用一些
醃製蔬菜 屬於高鹽食物,不宜過多食用,對身體有很大的危害 建議每人日攝入食鹽量4克以下,其他嚴重疾病尤其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