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人格障礙專題 -- 人格障礙的原因 人格障礙的治療方案

人格障礙

  人格障礙又稱為病態人格或異常人格,是指人格的畸形發展,形成了一種特有的、明顯的、偏離所處的社會文化背景,及多數人認可的認知行為模式。人格特徵的偏離對環境適應不良,明顯干擾了其社會和職業功能,導致此人不能保持和諧的人際關係和難以適應社會生活。不但給別人帶來傷害,而且其本人也深受其害或引起痛苦。病態人格原是廣義的概念,泛指所有型別的人格不正常,後來一些學者發現病態人格的最初定義,符合現今稱謂的反社會人格,從而又出現了病態人格的狹義的概念,專指反社會人格,提出以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s)代替廣義的病態人格。

  (一)發病原因

  人格是指由遺傳決定,即個人先天素質及後天發育、習得,有機結合形成的總體精神活動(思維、情感和行為)模式。人格特徵可在社會活動、處理人際關係中表現出來,也可在社會生活實踐中塑造和發展。如脾氣的溫和或急躁、對事物反應敏捷或遲緩、對人誠實或虛假、熱情或冷漠、信任或多疑、順從或好鬥、嚴厲或寬容、自尊或自卑、勤奮或懶惰、認真有責任感或馬虎放任、保守或激進、務實或空談、鬆弛或緊張、孤獨或合群等。

  從生理-心理-社會醫學模式角度看,人格障礙往往由以下因素綜合形成,其中幼年期家庭心理因素起主要作用。

  1.生物學因素 義大利犯罪心理學家Rombroso曾對眾多罪犯的家庭進行大樣本的調查,發現許多罪犯的親族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犯罪的比率遠遠高於其他人群。亦有學者發現人格障礙的親族中,患人格障礙的比率顯著高於正常人群。因此,人格障礙的遺傳因素不能忽略。也有報告人格障礙者腦電圖異常者比率高於正常人群,從而提示生物學因素對人格障礙有一定的影響。

  2.心理髮育影響 幼兒心理髮展過程受到精神創傷,對人格的發育有著重大的影響,是未來形成人格障礙的主要因素。常見如下:

  (1)嬰幼兒母愛或父愛的被剝奪。被遺棄或受繼父、母的歧視;父母、親人過分溺愛,使其自我中心的思想惡性膨脹,異常地發展至蔑視學校的校規與社會紀律。這為發展成反社會性人格障礙提供了溫床。

  (2)一個孩子若有迅速消除恐懼反應的自主神經系統的功能,就要具備迅速、強大和良好的習得性抑制能力;反之,若自主神經系統反應遲緩,則習得性抑制能力就緩慢和軟弱。人格障礙和犯罪者的自主神經功能是異常的。有人提出自主神經反應性低下,皮膚電恢復的緩慢,可作為罪犯和人格障礙的一種易病素質特徵。

  (3)幼兒與青少年期受虐待導致產生仇恨與敵視社會或人類的心理。

  (4)父母或其他撫養者、幼兒園或小學老師教育方法失當或期望過高,過分強迫、訓斥易造成精神壓力或逆反心理,形成不良人格。

  (5)父母本人品行或行為不良,對兒童的人格發育影響極大。

  3.不良社會環境影響 社會上的不良風氣、不合理現象、拜金主義等都會影響青少年的道德價值觀,產生對抗、憤怒、壓抑、自暴自棄等不良心理而發展至人格障礙。

  目前一般認為人格障礙與精神疾病間的關係為:人格特徵可成為精神疾病的易感因素或誘因;某些人格特徵是精神疾病的潛隱或殘留表現;人格障礙和臨床綜合徵可有共同的素質與環境背景,兩者可共存,但不一定有病因聯絡。

  歐洲,特別是德國和聯合王國精神病學家,認為人格障礙與神經症間有著密切的聯絡,他們強調“診斷為神經症的人,我們完全可以找到病態人格的特徵,而在病態人格的人,也可發現神經症的特徵。”“神經症的症狀和病態人格的行為都可認為一種反應,一方面取決於素質的傾向,另一方面取決於環境中壓力”“從理論上無法把所謂病態人格與所謂神經症人格區分開來”。Tolle(1996)指出“人格障礙可表現出大量的神經症性反應,許多神經症病人也具有人格障礙。在人格障礙與神經症之間沒有一個截然分明的界線”。所謂“神經症人格”是來自心理分析理論,霍妮認為神經症患者是指那些行為、情感、心態、思維方式都不正常的人,他們在劇烈的競爭中充滿焦慮,以及為對抗焦慮而建立起來的防禦機制,這就是神經症人格。Jasper認為神經症症狀是不正常人格的人,對應激所發生的反應,即在尋常情況僅表現為行為(人格)不正常,而在遭遇應激時發生神經症反應,表現神經症症狀。“性格神經症”是指那些與神經症病因相似的人格,其患者可以沒有神經症症狀。Freud推測決定人格發展過程的因素,就是神經症發生的原因。Kolb(1973)指出每一種神經症都有其獨特的性格結構,這種性格結構通常稱之為性格神經症。ICD-9將人格障礙與性格神經症並列。ICD-10未如此。

  目前認為,人格障礙與神經症間關係雖然密切,即人格障礙有助於神經症的發生,神經症也有助於人格障礙的形成,而且二者共患的機會較高,但在本質上二者屬於不同的疾病範疇。

  (二)發病機制

  人格障礙顯然是異源性的集合體,各型別具有共同的病原因素,現僅對總的發病機制敘述如下:

  1.遺傳因素 人格或個性心理特性的某些方面是受遺傳影響的。Shields(1962)的單卵雙生兒研究指出,出生後即分開養育的雙生兒人格測驗記分與在一起生長的相似。可為佐證。另外精神分裂症譜系研究結果表明,此症寄養子直系親屬中分裂型人格障礙患病率明顯高於對照組寄養子直系親屬(10.5%對1.5%),偏執型人格障礙患病率也明顯高於對照組(3.8%對0.7%)。

  2.體型 Kretschmer(1936)創立體型與氣質相關學說,但他的結論來自對人格的主觀判斷,沒有實際意義。Sheldon等(1940)應用較準確的測量方法和現代統計技術,他們的研究雖有改進,但並未得出體型與人格間的相關性。

  3.精神生物學因素 人格的生物學研究建立在客觀診斷標準和定式檢查基礎上的研究,業已使得人格障礙的評定可信性明顯增加。

  按照認知、情感、衝動控制和焦慮調節等四維度,人格障礙可分為4類(Siever等,1991),分別與精神疾病相連,從而形成譜系概念:①認知/知覺障礙與精神分裂症和古怪型別人格障礙(分裂型)相連;②衝動控制不良和表演型別(邊緣型、反社會型)人格障礙有關;③情感不穩定與重性情感性障礙和另一些表演型別(邊緣型、表演型)人格障礙呈譜性相關;④焦慮/抑鬱(指焦慮時伴發行為抑制)則與焦慮性障礙和焦慮型別(迴避型)人格障礙聯結。

  4.認知/知覺結構障礙 該障礙在精神疾病表現為思維障礙、精神症狀和社會隔絕。認知控制的輕微障礙往往以古怪、特殊言語,社會脫離等形式出現。認知/知覺結構是反映一個人對進入的刺激領悟和注意,並根據自己過去經驗予以資訊加工,適當選擇反應的能力。分裂型人格障礙和精神分裂症即屬於此維譜帶的兩極。注意/資訊過程的測驗顯示二者有類似的障礙(Kendler等,1981)。眼球運動功能障礙不僅見於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及其親屬(Holzman等,1984),亦出現於分裂型人格障礙患者(Siever等,1984),且多與分裂型人格的缺陷症狀相關。分裂型人格,精神分裂症患者和其親屬均可發現視或聽注意的損害,如倒行掩蓋試驗、持續操作試驗、感覺閘門試驗等,結果均與缺陷症狀一致。在精神分裂症和分裂型人格的血和腦脊液中,多巴胺的代謝產物HVA均增加。

  5.衝動性/攻擊損害 衝動控制不良以延緩或抑制動作的能力減低為特徵,反映在精神疾病:如間歇性爆發障礙、病理性賭博或偷竊狂;如為持久和嚴重的易於衝動素質,則表現為破壞性行為和反社會行為,如邊緣型和反社會型人格障礙。Claridge(1985)發現社會病態患者皮質抑制功能和警覺能力減低,腦電圖有較多慢波,鎮靜閾降低。心理生理研究發現,衝動型和社會病態患者對運動反應的抑制能力減低,交感神經反應減弱,皮膚電反應快速的習慣化形成(Hare,1978)。動物實驗研究表明,5-羥色胺能系統介導行為抑制,5-羥色胺能系統損毀,導致制止懲戒行為能力減低。類似的發現還見於自殺未遂者(Asberg等,1987)、暴力和攻擊行為(Brown等,1982)人格障礙患者。邊緣型人格障礙患者對5-羥色胺能釋放劑芬氟拉明(fenfluramine)的催乳素反應減低,提示這類人的5-羥色胺能功能減低(Coccaro等,1990)。加強5-羥色胺能功能的藥物,可改善或減輕犯罪的攻擊動作和自殺行為(Meyendorff等,1986;Sheard等,1976)。人格障礙患者去甲腎上腺素(NE)能功能亢進,除其代謝物水平升高外,對NE能激動劑:可樂定(氯壓定)的生長激素反應也增大(Coccaro,1991)。已知NE系統介導對環境的警覺和定向作用,加強NE能活動,可以增加外向攻擊性。當NE能活動增強與5-HT能活動減低伴發時,攻擊易發生(Hodge等,1975)。

  6.情感不穩定 這類情況以心緒調節和強度的改變為特徵。情感性障礙表現為持久和內源性心緒障礙。非常短暫與環境有關的情感波動則見於邊緣型人格障礙。

  情感不穩定是邊緣型人格障礙的主要特徵,許多這類患者後來發展成抑鬱狀態(Silverman等,1991;Zanarini等,1988;Links等,1988)。在邊緣型人格障礙患者的親屬中,情感不穩定型人格的發生率較高(Silverman等,1991)。生物學研究資料提示,情感性障礙與情緒不穩定型或邊緣型人格有關,二者均示REM潛時縮短和潛時多變;對毒蕈鹼激動劑檳榔鹼(arecoline)的反應為進一步REM潛時縮短(Nurnberger等,1989;Bell等,1983);DST試驗示脫抑制;NE能系統反應過強(Suhulz等,1988)。

  7.焦慮/抑制 在預期不愉快的後果時,出現恐懼和自主神經警戒閾值減低,往往伴有行為抑制。焦慮障礙,強迫儀式或恐懼和迴避組人格障礙具有上述特徵。迴避組人格障礙與精神疾病聯絡在一起的研究較少。一些研究結果表明,焦慮/抑制人群顯示皮質和交感神經警覺水平較高,鎮靜閾值低和對新刺激的習慣化減低(Claridge,1985;Gray,1982;Kagon,1988)。

  總之,精神生物學研究是沿著一些人格障礙與一些精神疾病相關的方法發展的。關於人格障礙與精神疾病間的關係目前尚在探討,存在如下意見:①一定人格特徵增加一些精神疾病的易感性並誘發之;②一些人格特徵是一些精神疾病的潛隱表現或為其殘留;③人格特徵和臨床綜合徵來自尚未明瞭的,但卻是共同享有的素質背景和環境影響;④人格障礙和臨床綜合徵的同時出現純屬於偶合,二者間並無病因連線。

  8.心理社會因素 眾所周知,家庭養育可影響正常人格的發展,但這些影響在不正常人格的構型上究竟起多大作用?以及不正常人格構型的本質是什麼?目前仍瞭解不多。兒童時期的不合理教養可導致人格的病態發展。兒童大腦有較大的可塑性,一些性格傾向經過正常的教育可以糾正,如聽之任之,發展下去可出現不正常人格。家庭環境亦至關重要,凡父母不睦,經常爭吵,甚至分居或離異,會對孩子人格發展帶來不良影響。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方式也是影響人格正常發展的因素,粗暴凶狠,放縱溺愛和過分苛求都不利於人格的形成和發展。

  人格障礙又稱為病態人格或異常人格,是指人格的畸形發展,形成了一種特有的、明顯的、偏離所處的社會文化背景,及多數人認可的認知行為模式。人格特徵的偏離對環境適應不良,明顯干擾了其社會和職業功能,導致此人不能保持和諧的人際關係和難以適應社會生活。不但給別人帶來傷害,而且其本人也深受其害或引起痛苦。病態人格原是廣義的概念,泛指所有型別的人格不正常,後來一些學者發現病態人格的最初定義,符合現今稱謂的反社會人格,從而又出現了病態人格的狹義的概念,專指反社會人格,提出以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s)代替廣義的病態人格。

  1.神經症 在歐洲,特別是德國和聯合王國的精神病學家,認為人格障礙與神經症間有著密切的聯絡,他們強調“診斷為神經症的人,我們完全可以找到病態人格的特徵,而在病態人格的人,也可發現神經症的特徵。”“神經症的症狀和病態人格的行為都可認為一種反應,一方面取決於素質的傾向,另一方面取決於環境中壓力”;“從理論上無法把所謂病態人格與所謂神經症人格區分開來”。Tolle (1996)指出“人格障礙可表現出大量的神經症性反應,許多神經症病人也具有人格障礙。在人格障礙與神經症之間沒有一個截然分明的界線”。所謂“神經症人格”是來自心理分析理論,霍妮認為神經症患者是指那些行為、情感、心態、思維方式都不正常的人,他們在劇烈的競爭中充滿焦慮以及為對抗焦慮而建立起來的防禦機制,這就是神經症人格。Jasper認為神經症症狀是不正常人格的人對應激所發生的反應,即在尋常情況僅表現為行為(人格)不正常,而在遭遇應激時發生神經症反應,表現神經症症狀。“性格神經症”是指那些與神經症病因相似的人格,其患者可以沒有神經症症狀。Freud推測決定人格發展過程的因素,就是神經症發生的原因。Kolb(1973)指出每一種神經症都有其獨特的性格結構,這種性格結構通常稱之為性格神經症。目前認為,人格障礙與神經症間關係雖然密切,即人格障礙有助於神經症的發生,神經症也有助於人格障礙的形成,而且二者共患的機會較高,但在本質上二者屬於不同的疾病範疇。人格障礙和神經症的區別在於大多數神經症是在人格已形成才發展起來的,即具有病程特點,而人格障礙是由早年即開始的持續一生的。神經症病人適應環境能力尚好,而人格障礙則有明顯社會適應障礙。臨床上可見癔症與表演型人格障礙,強迫性神經症與強迫型人格障礙並存。

  2.躁狂抑鬱症 輕型躁狂症可以主要表現易激動,好挑剔,惹是生非,與人爭執,愛管閒事,無理取鬧,攻擊或侵犯周圍等行為障礙,如果既往史不詳,有時可能被誤診為人格障礙。躁狂症輕型或不典型的病例雖然可能有類似人格障礙的表現,但仔細觀察可發現情感高漲、興奮性強、言語增多等症狀,結合病程及既往性格特徵不難區別。

  3.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早期或緩解不全病例易與人格障礙混淆,需注意鑑別。精神分裂症早期可表現為人格和行為改變,如勞動紀律鬆弛,情緒不穩定,易與人爭吵,對家人態度惡劣,責任心差,學習和工作效率下降等。Hoch和Donaif(1955)曾提出“假性病態人格型精神分裂症”的概念,臨床特徵為反覆發生與社會要求不相適應的越軌行為,如犯罪或性變態等,這些早期或假性病態人格型病例如果仔細檢查,可發現不適當的情感和行為以及不固定的妄想觀念。

  精神分裂症緩解不全可遺留人格缺陷,如缺乏既往精神病史(或表現輕症未被注意)則區別往往比較困難,可結合既往個性特徵及家族史等加以診斷。精神分裂症緩解不全的病例,除表現人格改變外,情感、思維、意志等方面也有障礙,他們往往缺乏自發性和自然性,這是人格障礙所具備的。

  輕型或處於靜止狀態的偏執型精神分裂症,可誤診為偏執型人格障礙,但後者主要表現在過分敏感的基礎上對日常事物和人際關係的誤解,從而產生一定的牽連觀念,但一般不發生幻覺、妄想,可與精神分裂症進行區別。

  4.人格改變(personality changes) 人格障礙需與腦器質性疾病(腦動脈硬化症、老年性痴呆、腦炎、多發性硬化症)所引起的人格改變又稱假性病態人格進行鑑別。腦器質性疾病患者大多有腦功能(包括智慧)障礙和神經系統體徵,結合腦電圖,電子計算機斷層掃描(CT)等輔助檢查,鑑別並不困難。

  5.偏執性人格障礙鑑別診斷 偏執性人格障礙不存在幻覺、妄想及其他精神病性症狀,因而與偏執性精神病和偏執型精神分裂症不難區別。偏執性人格障礙缺乏長時期反社會行為,藉此可區別於反社會型人格障礙。此型無自我傷害行為,也無不穩定特徵,可以與邊緣型加以鑑別。偏執型人格障礙似乎與偏執狂,偏執型精神分裂症(包括晚發性妄想痴呆)有關。ΠonoB(1961)曾觀察到由偏執型人格發展為偏執狂的病例。晚發性妄想痴呆患者約半數(45%)病前具有偏執型人格特點。關於偏執型人格障礙與這兩種疾病的關係尚有待進一步研究。偏執型人格障礙的經過是漫長的,有的終生如此,有的可能是偏執型精神分裂症的前奏。隨著年齡增長,人格趨向成熟或應激減少,偏執型特徵大多緩和。此類人與偏執性精神病不難區別,前者缺乏固定的妄想。偏執型人格不存在幻覺和妄想可與偏執型精神分裂症鑑別。

  6.反社會性人格障礙鑑別診斷 首先要排除腦器質性疾病、精神分裂症和情感障礙所伴隨的人格改變,如果仔細瞭解了病史,是較容易區分的。此外,反社會人格障礙患者雖然經常發生違紀行為,但與一般犯罪是有區別的,儘管二者對所犯罪行均負有完全責任能力,司法精神科醫生和司法工作者應區分反社會人格犯罪和不法分子作案:①一般犯罪者往往有計劃和有預謀地達成犯罪,反社會人格多不能;②犯罪者違法目的明顯,反社會人格多受情感衝動支配,犯罪動機較模糊;③犯罪者在使他人受害時作案手法隱蔽和狡詐,企圖逃避罪責,反社會人格害人害己,而對自己的危害尤大;④具有反社會人格的人較少造成凶殺或其他嚴重案件以致判處極刑;⑤一般罪犯的人格固然是有缺陷的,但未達到人格障礙程度,而反社會人格則在心理活動的各個方面都有沉重的影響,反映在生活的各個側面出現持續和長期的行為障礙。

  7.衝動型人格障礙鑑別診斷 主要是與反社會性人格障礙作鑑別,後者除了有衝動性這一特點外,往往還有對人冷酷無情及常常違反社會規範的行為。

  8.焦慮性人格障礙鑑別診斷 與社交恐懼症鑑別。焦慮性人格障礙患者以持久、廣泛的緊張及憂慮體驗為特徵。儘管患者也常有迴避社交的行為,但無恐懼性迴避。

  9.依賴型人格障礙鑑別診斷 有學者認為這一型別提出似乎也是出於社會制度對婦女的偏見,不宜列為人格障礙的一種型別(Gelder,1983)。其診斷要點是這類患者缺乏自信,不能獨立活動,感到自己笨拙,且情願把自己處於從屬地位。鑑別診斷時需要注意的是,在男權社會中,婦女多處於從屬地位,但並非出於其本願。

  (一)治療

  由於人格障礙的本質和發生原因尚未解決,因此對治療作用的估價不一。Kraft(1965)複習有關治療的資料後指出,即使是最嚴重的病例,經過一個階段治療後亦可獲得好轉。在人格障礙的治療上應該清除無能為力的悲觀論點,採取積極的態度進行矯治。

  1.藥物治療 首先要明確,藥物不能改變人格結構,但對人格障礙的某些表現可能有一定效果。目前精神藥理學研究認為,抗精神病藥、MAOI、鋰鹽、卡馬西平、BZ類藥物、抗癲癇藥、β受體阻滯劑、5-HT類藥物等對人格障礙有療效。其中,研究最多的是分裂型人格障礙及邊緣性人格障礙的藥物治療。抗精神病藥對分裂型人格障礙有效,主要對病人的精神病性症狀、抑鬱、焦慮、人格解體及社會隔離等症狀有改善作用。

  人格障礙的精神生物脆弱性包括認知、情感、衝動控制和焦慮調節等4方面,從而與不同型別的人格障礙相連。藥物治療可針對這些方面開展。

  (1)認知/知覺障礙與古怪組(偏執型、分裂樣型、分裂型)相連:氯丙嗪、甲硫噠嗪、氟哌啶醇、匹莫齊特(哌迷清)、哌嗪類等抗精神病藥曾用於這一組人格障礙病例。人格障礙患者在應激影響下可發生急性精神病其時亦可使用抗精神病藥。

  (2)情感不穩定是邊緣型、衝動型人格障礙的主要特徵:碳酸鋰、丙戊酸鈉、卡馬西平、苯妥英等心緒穩定劑可改善症狀。衝動與5-羥色胺水平低有關,而且這些情緒不穩定人格障礙患者常伴發抑鬱,則抗抑鬱劑可發揮有益影響,特別5-羥色胺再攝取阻斷劑(SSRI)如氟西汀、舍曲林。

  (3)衝動/攻擊性、邊緣型、反社會型、衝動型人格障礙患者有較高的衝動性和攻擊性,用SSRI、碳酸鋰、卡馬西平等藥物有效。對衝動性人格障礙伴有腦電圖改變者可試用苯妥英(苯妥英鈉)或卡馬西平,並可合用普萘洛爾。反社會性人格障礙出現興奮躁動時,可給予抗精神病藥。

  (4)焦慮、強迫型:焦慮型(迴避型)人格障礙患者伴有明顯焦慮,可用抗焦慮藥改善之。既往曾用氯氮卓(利眠寧)、地西泮(安定)、奧沙西泮(去甲羥安定)等治療此類人格障礙,目前多采用阿普唑侖。

  (5)強迫型、表演型、依賴型人格障礙可試用胰島素低血糖治療。

  (6)偏執型人格障礙如考慮與雙相情感性精神障礙有關,可給予碳酸鋰。

  (7)其他:早年曾用苯丙胺治療反社會人格,但收效有限。哌甲酯(哌醋甲酯)對成人MBD有效。對衝動控制不良者可用抗痙藥,特別是腦電圖示每秒14~16陽性棘波者。電休克治療僅限於改善人格障礙患者伴發的焦慮和抑鬱。對興奮、激動可給予吩噻嗪類藥物。精神外科已為日益發展的藥物治療和精神治療所取代。

  2.精神外科治療 大腦一定部位(杏仁核、扣帶回、內束前肢、尾狀核下)定向破壞手術,可改善某種型別的人格障礙症狀,如衝動行為明顯者,手術可改善明顯的衝動行為,但手術可導致不可逆腦區域性損傷,故外科治療應採取慎重態度。

  3.心理治療 心理治療對人格障礙是有益的,通過深入接觸,同他們建立良好的關係,以人道主義和關心的態度對待他們,幫助他們認識自己個性的缺陷,進而使其明白個性是可以改變的,鼓勵他們樹立信心,改造自己性格,重建自己健全的行為模式。如遇到困境可進行危機干預。

  可成立治療性社群或稱治療性團體。營造一種健康的生活和學習環境,讓人格障礙者在團體中,針對病人偏離常態的行為模式和人格特徵,採用學習疏導等方法,通過參加其中有益的活動,控制和改善他們自己的偏離行為,逐漸糾正那些既往習得的不良習慣,校正他們的不健康心理。與參加這一活動的其他成員的相互交往,探索新的和較適合的恢復的方法和途徑。Craft(1965),Mile(1969)都證明這種集體治療方式較個別精神治療有效。

  4.教育、訓練和安排 多數學者指出懲罰對這類人是無效的、需要多方面緊密配合對他們提供長期而穩定的服務和管理,特別是衛生部門和教育系統的配合。以精神科醫生為媒介組織各種服務措施。丹麥有處理此類人的特殊中心,由精神科醫生、社會工作員和律師組成,由一全日工作的管理人員主持日常工作,並經常與精神病福利官員、社會治安部官員、職業介紹所官員等取得密切聯絡。管理人員根據不同情況召開會議請部分有關人員參加。這類中心不僅起矯正診室(clearing house)和整頓中心(sorting center)的作用,而且提供全日門診諮詢服務,給這類人以持續的關照和支援。在那裡管理人員與寄宿舍、監護車間、日間醫院、工業復員部門、綜合醫院、急診室等機構取得密切配合,實踐證明這種做法對慢性人格障礙是有益的。

  對反社會性人格障礙必須從全社會著眼,採取綜合治療方針政策,從全域性出發調動社會各方面積極因素,防治結合統籌安排才能發揮良好的實際效果。儘管抗精神病藥對反社會人格障礙無效,但當發生興奮激動或短暫性精神障礙時,可考慮短期使用抗精神病藥,如氯丙嗪、奮乃靜等。

  醫生對偏執性人格障礙患者,應予以充分的尊重和信賴,由於這類患者往往不信任他人,也不相信治療會對他有幫助,所以保持誠摯的態度在治療中是十分必要的。要求這類患者主動配合心理治療很困難,他們往往不能接受集體心理治療,也難以忍受行為療法對他的要求。醫生要很有耐心,並努力尋找他們可接受的方式和現實的態度與患者探討和商量某種可行的干預措施和方法,爭取患者的主動配合。精神藥物干預效果不明顯。

  目前尚無有效的衝動型人格障礙治療手段。治療針對患者對應激做出反應的閾值偏低,予以認知等心理治療可能會對預防發作有所幫助。

  認知行為治療可能幫助焦慮性人格障礙患者,使他們認識到自己的緊張和憂慮是過分的,並且促使其逐漸克服。焦慮症狀明顯時,可適當予以抗焦慮藥。

  可對依賴型人格障礙進行心理治療,如家庭治療、行為治療等,並加強自信心的訓練,同時要鼓勵患者多參與社會實踐。

  (二)預後

  過去認為人格障礙是無法治癒的,只能給予適當的管理和對病症處理。人格障礙患者中發生自殺未遂高於一般人口,人格障礙患者有較高的伴發酒精中毒和物質濫用的風險。偏執性人格障礙的病程是漫長的,有些患者可延續終生。有的可能是偏執型精神分裂症病前人格特徵。隨著年齡的增長,人格趨向成熟或應激減少,偏執性特徵可能會有所緩和。反社會人格障礙一旦形成後呈持續程序,在少年後期達到高潮。隨著年齡增長,一般在成年後期違紀行為即趨減少,情況有所緩和。

  目前一些學者認為不僅藥物治療和環境治療能改善人格缺陷,而且隨著年齡增長,無論型別如何,一般均可逐步趨向緩和。

  Sturup(1918)指出,經過綜合治療後,住在Herstedvester刑事機構中的衝動型和攻擊型人格障礙患者87%可獲得滿意恢復並出獄,適應社會良好。McCord等(1956)認為環境治療可改善少年精神病態的行為,增強內在的羞愧感,從而提高對反社會行為的控制能力。Rappoport(1961)追蹤Henderson醫院經治療性社群(therapeutic community)處理後出院的人格障礙患者,1年後41%恢復工作,適應社會和環境的能力得到改善。Maddock(1970)對人格障礙進行5年追蹤,他發現這類人的犯罪隨年齡增長而減少,但到晚年仍有3/5需建立適當的社會功能。Whitley(1970)指出有以下情況者:①既往學習成績良好者;②既往工作和人際關係良好者;③伴有情感體驗能力者;④參與其所屬的社群各項活動者。人格障礙的預後往往良好。

主要是影像檢查排除器官功能性病變,如腦額葉的疾病(如腦外傷,腦炎等)



  因人格障礙有時是因為一些腦部地損傷而引發一種疾病,因此有時也稱之為異常人格,這種病有可也能是因為一些疾病的引起的,它有可能損害到人體的一些器質性的器官,一般表現為腦部的損傷,如顱內出血,頭部腦部的損傷或是外傷或是一些病變所引起的,多為腦外傷、腦炎等,腦額葉之類的,有時候一些精神病患者也有可能出現人格障礙的表現,這也是診斷是否是精神類疾病的一個重要標。

  人格障礙一旦形成不易矯正,故應貫徹預防原則,從幼兒開始教育,強調培養青少年的健康人格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問題。具有健全理想的人格,能夠良好的適應社會生活,保持內心的和諧和人格的完整,對於個人和社會都具有重要意義,是青少年健康成長的基礎之一。弗洛姆曾說“人生的主要使命是自我成長,成為與潛能相符的人,人生奮鬥目標最重要的成果,就是自己的人格”。為塑造青少年的健康人格,我們必須從幼年抓起,用以引導,教化,培養,塑造青少年的健康人格。中國青少年的理想人格特徵應為:

  1.具有積極健康的主體意識,能自我尊重,且有能力感。它表現為以積極的態度認識自我的存在並接受和尊重自己,對自己的能力和潛力有信心。還肯定自我的特殊,“我之所以為我”,並強調自我實現,肯定自我價值。積極健康的自我意識對於個人的人格成長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尤其對那些主體意識淡薄,對自己缺乏尊重,對他人也缺乏尊重的青少年的健康人格培養更具有重要意義。美國心理學家羅傑斯就曾指出“積極的自我觀念為我們正確對待生活提供了極大的有利條件,它是形成偉大的人格力量的基礎”。

  2.正確瞭解認識評估自己,並能自我承認和接受這種評價。也就是奉行自我認可的原則,不抬高誇大自我——自以為了不起,老子天下第一;也不認為自己一無是處,過分貶低自己,而是實事求是的客觀自我評價和自我定義。他們承認自己的能力和才幹,同時又承認自己的不利條件和限制因素。它是一個人自卑,自信,自負三者的相互作用與協調,在此基礎上,社會,家長能更清楚的瞭解青少年,青少年更能看清和認識自己,以便能更好地朝著確定的方向去實現自我。

  3.具有較強的自主性、獨立性、能動性和創造性。它要求青少年成為“自己的主人”,能獨立自主的認識處理事情,具有較強的創造動機和創造才能,“使自己成為衡量一切生活關係的尺度,按照自己的本質去估計這些關係,去選擇個人成長的目標,獨立地自由地塑造自己的人格”(武斌《現代中國人----從現在走向未來》第329頁)。能通過積極的主體的活動,把各種影響“內化”為自己的心理意識,並通過細緻的鑑別吸收,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所接受的東西,開發自我能力與潛能,展示自我優點,用大無畏的創造精神去塑造新的自我,開創新的生活。具有較強的自主性、獨立性、能動性和創造性;具有積極健康的主體意識,能自我尊重,且有能力感;能正確瞭解認識評估自己,並能自我承認和接受這種評價,這3個特徵的具備,對培養和形成青少年健康的人格心理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

  4.具有較強的開放性態度,能充分接受大量資訊。這種開放不僅是對自身經驗體會的開放,而且是對新的觀察方法,新的存在方式,新的思想和概念的開放;不僅是對現實社會的開放,也是對中國傳統社會的開放,而且還是對外國先進文化的開放。青少年必須對先進的科學技術,思想文化等,以積極的態度加以吸收,並將其整合融化為自我資訊,同時,青少年又必須能把這些經驗體會及各類資訊在現實生活中靈活地加以利用。

  5.具備較強的適應能力與應變能力。人是在不斷地適應中完善成長的。適應現實就意味著你能跟上時代的節奏,與時代的各種因素相和諧,就意味著你可以完好的保持自己的角色並努力去實現自我。同時,社會生活還在一如既往的發生變化,青少年還必須具有敏銳的應變能力,以適應新的變化,能與變化的世界保持和諧的節拍。

  6.具備較強的交際能力和人際關係。這些交際包括現實生活的親身交際和有虛擬意味的網路交際。21世紀是資訊和科技的社會,較強的交際能力和良好的人際關係可以獲取豐富的資訊,拓寬自己的知識面,由此才能更全面完好的塑造自我和實現自我。同時較強的交際能力和良好的人際關係也是人們追求親情友情愛情等情感寄託的需要,並且還是青少年培養健康人格心理的需要。

  7.在關注自我的同時,關注社會生活,自然和他人,有較強的愛心和同情心,對人類懷有一種很深的認同,同情和愛的感情。他們強調自我而不失對社會,自然和他人的關懷,明確人是社會的人,人不僅僅為自己活著。他們能理解人,有較強的奉獻精神,興趣愛好廣泛,交往頻繁,對社會生活抱一種比較積極的入世態度。這個特徵是對“自我為中心”的反省,拓展與開放,它將人置於一個更為廣闊的空間,讓人心懷世界,心懷天下。

  8.不迷信自我,不迷信權威,有較強的判斷能力和鑑別能力,能較理智的分析問題,不感情用事,能接受不同的觀點,能接受科學客觀正確的意見和建議。他們信賴自我經驗,能堅守自我深思熟慮後的選擇判斷,對權威不盲從,有時甚至持懷疑態度。他們已初步形成自己的是非曲直觀,對自己認為非正當的規範不盲目遵從。這個特徵是對人格崇拜,偶像崇拜,尤其是對明星崇拜與自我崇拜反思後所確定的一種主體自我回歸。

  9.探尋精神生活,不過分看重物質利益。在世界日愈市場化的21世紀,人們追求經濟效益,追求物質享受和感觀刺激,對物的頂禮膜拜造成了某些人追求的表層化和淺層化。看重物質的同時,探尋精神的憩居點,是對商業社會把人們的全部活動簡化為生產和消費過程,把人們的追求導向單極方向的反思及對新價值確定的努力。這種人格追尋人更高層次的需求,對物質享受和虛榮不十分關心,其價值追求多樣化,並且在努力尋找某種大於個人的意義和目的,希望能過一種內心和諧寧靜的生活。

  10.思路開闊,關注的空間地域,範圍及點擴大,不侷限於個人,集團,家國,而擴大到了整個社會生活,自然世界,把地球當作人類共同的家園而加以關愛。這個特徵同第7個特徵相結合,更進一步拓寬了人們的視野,讓人心胸更加廣闊。

  11.初步掌握成人所具備的較強的知識面和資訊量,掌握有關的工作技能,並且有承認義務的責任心和對工作的獻身精神。

  12.面向未來,一往無前的態度,能有所側重的看待過去,現在與未來。他們承繼過去,看重現實,放眼未來。他們能明確地意識到生活是不斷前進的,追求的方向應該適宜未來的目標和任務,並用未來的希望激勵和引導現實的生活。

  當然,並不是這些人格特徵每個青少年都完全具備,但可以此為目標不斷的自我塑造去努力和昇華。來完善、健全適宜自己的健康人格。健康人格在一定程度上是個人選擇的結果,我們以什麼樣的標準判定健康人格,我們在多大程度上能達到健康人格,取決於個人的選擇。社會,學校,家庭應針對青少年群體和個體的不同特徵與實際情況,引導青少年參照健康人格模式積極主動,獨立自主地選擇變通確立適合於自己(群體或個體)的人格模式,並通過自我塑造和社會培養相結合來昇華青少年理想健康人格。

1.宜吃高蛋白質的食物; 2.宜吃高維生素的食物; 3.宜吃高不飽和脂肪酸以及DHA的食物。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核桃油 含有豐富的DHA能夠改善腦神經的功能。 50g與菜同炒食用。
葵花籽 含有豐富的不飽和脂肪酸,能夠改善人體神經組織的功能。 50-100g每天。
鯉魚 屬於性味平淡的魚肉,能夠增加機體的免疫功能。促進抵抗力的提升。 500g賬清燉食用。

1.忌吃酒精等刺激性的食物; 2.忌吃咖啡因含量高的食物; 3.忌吃溫補性的食物。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狗肉 屬於溫補性的食物,對中樞有誘發躁狂的作用。 宜吃魚肉、鴨肉。
咖啡 含有咖啡因,不利於患者睡眠質量的提升。 宜吃豆漿以及牛奶。
白酒 酒精濃度過高,可造成精神過度的興奮。不利於人格障礙的恢復。 宜吃新鮮的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