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厥證專題 -- 厥證的原因 厥證的治療方案

厥證

  厥證是由多種原因引起的,以氣機逆亂,升降失調,氣血陰陽不相接續為基本病機,以突然昏倒,不省不事,或伴有四肢逆冷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急性病證。病情輕者,一般在短時內甦醒,醒後無偏癱、失語及口眼喁斜等後遺症;但病情重者,則昏厥時間較長,甚至一厥不復而導致死亡。

  厥的含義有多種,有指發病形式,“忽為眩僕脫絕”,“突然昏運,不省人事”;有指病理機制,“厥者,盡也”,“厥者,逆也”,言其氣血敗亂,或氣機上逆;有指臨床表現,四肢逆冷、手足不溫者。就本證而言,主要是指前兩者。厥證在臨床上並不少見,尤其以精神情志因素為明顯誘因而發作者,如情緒緊張、恐懼、疼痛等,時有發生。對於本證患者,應採取綜合應急措施,運用多途徑、多渠道的救治手段,以滿足臨床治療上的需要。

  1.體質因素此為厥證的病因之一。體質指人的素質而言,是個體在其生長髮育過程中形成的機能與結構上的特殊性,這種特殊性往往決定機體對某些致病因素的易感性。平素氣血執行不暢,或素體陽旺陰虧,或脾虛有痰等,陡遇巨大精神刺激,遂致氣血逆亂,發為厥證。

  2.情志因素主要是指惱怒驚駭恐嚇的情志變動,精神刺激是厥證的主要病因。在通常情況下,情志是人體生理活動的一部分,然而突遇劇烈的情志變動,超過了生理活動所能調節的範圍,就會引起臟腑的功能失調而發病。“怒則氣上”、·“驚則氣亂”、“恐則氣下”等即可致氣逆上衝或清陽不升,清竅失靈而發生昏僕致厥。

  3.暴感外邪主要是暑邪,其性炎熱屬陽,內侵人體,傳變迅速,傳人心包,擾亂心神,以致昏不知人而成暑厥。

  病機

  厥證的病機主要是氣機突然逆亂,升降乖戾,氣血陰陽不相順接。正如《景嶽全書·厥逆》所說:“厥者盡也,逆者亂也,即氣血敗亂之謂也。”所謂氣機逆亂是指氣上逆而不順。

  情志變動,最易影響氣機執行,輕則氣鬱,重則氣逆,逆而不順則氣厥。氣盛有餘之人,驟遇惱怒驚駭,氣機上衝逆亂,清竅壅塞而昏倒為厥;素來元氣虛弱之人,陡遇恐嚇,清陽不升,神明失養而昏僕發厥。升降失調是指氣機逆亂的病理變化。氣的升降出入,是氣運動的基本形式,由於情志、飲食、外邪而致氣的執行逆亂,或痰隨氣升而成痰厥;或食滯中焦,胃失和降,脾不升清而成食厥;或暑熱鬱逆,上犯陽明而致暑厥。氣為陽,血為陰,氣與血有陰陽相隨,互為資生,互為依存,氣血的病變也是互相影響的。素有肝陽偏亢,遇暴怒傷肝,肝陽上亢,肝氣上逆,血隨氣升,氣血逆亂於上,發為血厥;同樣,大量失血,血脫氣無以附,氣血不能上達清竅而昏不知人,發為血厥。

  厥證由於體質和病機轉化的不同,又有虛實的區別。大凡氣盛有餘者,情志突變,氣逆上衝,血隨氣逆,或挾痰挾食壅滯於上,以致清竅閉塞,不知人事,成為厥之實證;氣虛不足,或大量出血者,清陽不升,氣陷於下,血不上達,氣隨血脫,氣血一時不相順接,以致神明失養,不知人事,四肢不溫,發為厥之虛證。

  厥證是由多種原因引起的,以氣機逆亂,升降失調,氣血陰陽不相接續為基本病機,以突然昏倒,不省不事,或伴有四肢逆冷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急性病證。病情輕者,一般在短時內甦醒,醒後無偏癱、失語及口眼喁斜等後遺症;但病情重者,則昏厥時間較長,甚至一厥不復而導致死亡。

  厥的含義有多種,有指發病形式,“忽為眩僕脫絕”,“突然昏運,不省人事”;有指病理機制,“厥者,盡也”,“厥者,逆也”,言其氣血敗亂,或氣機上逆;有指臨床表現,四肢逆冷、手足不溫者。就本證而言,主要是指前兩者。厥證在臨床上並不少見,尤其以精神情志因素為明顯誘因而發作者,如情緒緊張、恐懼、疼痛等,時有發生。對於本證患者,應採取綜合應急措施,運用多途徑、多渠道的救治手段,以滿足臨床治療上的需要。

  【鑑別診斷】

  厥證有時易與眩暈、中風、癇病、昏迷等病相混淆,在臨床上應注意鑑別。厥證可發生於各種年齡,有明顯的誘發因素,其昏倒時間較短,發時或伴有四肢厥冷,醒後無後遺症。

  1.眩暈頭暈目眩,視物旋轉不定,甚則不能站立,耳鳴,但無神志異常的表現。

  2.中風以中老年人為多見,素體常有肝陽亢盛。其中臟腑者,突然昏僕,並伴有口眼喁斜·、偏癱等症,神昏時間較長,甦醒後有偏癱、門眼喁斜及失語等後遺症。

  3.癇證常有先天因素,以青少年為多見。癇證之病情重者,亦為突然昏僕,不省人事,但發作時間短暫,且發作時常伴有號口q、抽搐、口吐涎沫、兩目上視、小便失禁等。常反覆發作,每次症狀均相類似,甦醒緩解後可如常人。此外還可作腦電圖檢查,以資鑑別。

  4.昏迷為多種疾病發展到一定階段時出現的危重證候。一般來說發生較為緩慢,有一個昏迷前的臨床過程,先輕後重,由煩躁、嗜睡、譫語漸次發展,一旦昏迷後,持續時間一般較長,恢復較難,甦醒後原發病仍然存在。

  4.其它:血壓、心電圖等。

  辨證要點

  1,辨虛實厥證見症雖多,但概括而言,不外虛實二證,這是厥證辨證之關鍵所在。實證者表現為突然昏僕,面紅氣粗,聲高息促,口噤握拳,或挾痰涎壅盛,或身熱譫妄,舌紅苔黃膩,脈洪大有力。虛證者表現眩暈昏厥,面色蒼白,聲低息微,口開手撒,或汗出肢冷,舌胖或淡,脈細弱無力。

  2.分氣血厥證以氣厥、血厥為多見,其中尤以氣厥、血厥之實證在臨床上時有發生,應當注意鑑別。氣厥實者,乃肝氣升發太過所致,體質壯實之人,肝氣上逆,由驚恐而發,表現為突然昏僕,呼吸氣粗,口噤握拳,頭暈頭痛,舌紅苔黃,脈沉而弦;血厥實者,乃肝陽上亢,陽氣暴張,血隨氣升,氣血並走於上,表現為突然昏僕,牙關緊閉,四肢厥冷,面。赤脣紫,或鼻衄,舌質暗紅,脈弦有力。

  治療原則

  厥證乃危急之候,當及時救治為要,醒神回厥是主要的治療原則,但具體治療其虛、實證時又有所不同。

  實證:開竅、化痰、闢穢而醒神。開竅法是救治急症的獨特療法之一,適用於邪實竅閉之神昏證,以辛香走竄的藥物為主,具有通關開竅的作用。主要是通過開洩痰濁閉阻,溫通。闢穢化濁,宣竅通利氣機而達到甦醒神志的目的。在劑型上應選擇丸、散、氣霧、含化以及注射之類藥物,宜吞服、鼻飼、注射。本法系急救治標之法,甦醒後應按病情辨證治療。

  虛證:益氣、回陽、救逆而醒神。適用於元氣虧虛、氣隨血脫、精竭氣脫之神昏證。主要是通過補益元氣、回陽救逆而提高氣的統攝能力。對於失血過急過多者,還應配合止血、輸血,以挽其危。由於氣血虧虛,故不可妄用辛香開竅之晶。

  分證論治

  『氣厥』

  ·實證

  症狀:由情志異常、精神刺激而發作,突然昏倒,不知人事,或四肢厥冷,呼吸氣粗,口噤拳握,舌苔薄白,脈伏或沉弦。

  治法:開竅,順氣,解鬱。

  方藥:通關散、五磨飲子。

  本證因肝氣不舒,氣機逆亂而厥。“急則治其標”,應先以搐鼻取嚏,通關開竅,急救催醒。通關散以皁角辛溫開竅,細辛走竄宣散,合用以通諸竅。五磨飲子以沉香、烏藥降氣調肝,檳榔、枳實、木香行氣破滯。可再加檀香、丁香、藿香等以理氣寬胸。

  若肝陽偏亢,頭暈而痛,面赤燥熱者,可加鉤藤、石決明、磁石等平肝潛陽;若兼有痰熱,症見喉中痰鳴,痰湧氣塞者,可加膽南星、貝母、橘紅、竹瀝等滌痰清熱;若醒後哭笑無常,睡眠不寧者,可加茯神、遠志、酸棗仁等安神寧志。

  由於導致本證發作者有明顯的情志精神因素,且部分患者有類似既往病史,因此平時可服用柴胡疏肝散、逍遙散之類,理氣解鬱,調和肝脾。

  ·虛證

  症狀:發病前有明顯的情緒緊張、恐懼、疼痛或站立過久等誘發因素,發作時眩暈昏僕,面色蒼白,呼吸微弱,汗出肢冷,舌淡,脈沉細微。

  治法:補氣,回陽,醒神。

  方藥:生脈注射液、參附青注射液、四味回陽飲。

  本證臨床較為多見,尤以體弱的年青女性易於發生。首先急用生脈注射液或參附青注射液靜脈推注或滴注,以補氣攝津醒神。亦可用四味回陽飲加味,方中用人蔘大補元氣,附子、炮姜溫裡回陽,甘草調中緩急,共奏補氣溫陽之效。若汗出多者,加黃芪、白朮、煅龍牡,加強益氣功效,更能固澀止汗;若心悸不寧者,加遠志、柏子仁、酸棗仁等養心安神;若納谷不香,食慾不振者,加白朮、茯苓、陳皮健脾和胃。

  本證亦有反覆發作的傾向,平時可服用香砂六君子丸、歸脾丸等藥物,健脾和中,益氣養血。另可加用甘麥大棗湯養心寧神,甘潤緩急。

  『血厥』

  ·實證

  症狀:多因急躁惱怒而發,突然昏倒,不知人事,牙關緊閉,面赤脣紫,舌黯紅,脈弦有力。

  治法:開竅,活血,順氣,降逆。

  方藥:清開靈注射液、通瘀煎。·

  本證氣血並逆於上,清竅壅塞,先用清開靈注射液靜脈推注或滴注,以開其閉;然後用通瘀煎,方中以當歸尾、紅花、山楂活血散瘀,烏藥、,青皮、木香、香附等順氣開鬱,澤瀉性下行而瀉,引氣血而下。另外可加用石決明、鉤藤、牛膝平肝潛陽。若急躁易怒,肝熱者加菊花、丹皮、龍膽草;若兼見陰虛不足,眩暈頭痛者,加生地、枸杞、珍珠母。

  ·虛證

  症狀:因失血過多而發,突然昏厥,面色蒼白,口脣無華,四肢震顫,自汗肢冷,目陷口張,呼吸微弱,舌質淡,脈芤或細數無力。

  治法:補養氣血。

  方藥:急用獨蔘湯灌服,繼服人蔘養營湯。

  獨蔘湯即重用一味人蔘,大補元氣,所謂“有形之血不能速生,無形之氣所當急固”。

  亦可用人蔘注射液、生脈注射液靜脈推注或滴注。同時對急性失血過多者,應及時止血並採取輸血措施。緩解後繼用人蔘養營湯補養氣血,方中以人蔘、黃芪為主益氣,佐當歸、熟地養血,白芍、五味子斂陰,白朮、茯苓、遠志、甘草健脾安神,肉桂溫養氣血,生薑大棗和中補益,陳皮行氣。若自汗膚冷,呼吸微弱者,加附子、乾薑溫陽;若口乾少津者,加麥冬、玉竹、沙蔘養陰;心悸少寐者,加龍眼肉、酸棗仁養心安神。

  『痰厥』

  症狀:素有咳喘宿痰,多溼多痰,惱怒或劇烈咳嗽後突然昏厥,喉有痰聲,或嘔吐涎沫,呼吸氣粗,舌苔白膩,脈沉滑。

  治法:行氣豁痰。

  方藥:導痰湯。

  本方以二陳湯加枳實、膽南星而成。方中用陳皮、枳實理氣降逆,半夏、膽南星、茯苓燥溼祛痰。可加蘇子、白芥子化痰降氣。若痰溼化熱,口乾便祕,舌苔黃膩,脈滑數者,加黃芩、梔子、竹茹、瓜蔞仁清熱降火。

  『暑厥』

  症狀:發於暑熱夏季,面紅身熱,突然昏僕,甚至譫妄,眩暈頭痛,舌紅幹,脈洪數。

  治法:清暑益氣,開竅醒神。·

  方藥:清開靈注射液、萬氏牛黃清心丸或紫雪丹、白虎加人蔘湯。

  首先將患者迅速移至陰涼通風之處,吸氧,輸液,採取有效措施降溫。用清開靈注射液靜脈推注或滴注,灌服萬氏牛黃清心丸或紫雪丹以開竅醒神。繼而服用白虎加人蔘湯或清暑益氣湯。前者用人蔘益氣保津,白虎湯清熱解暑;後者用西洋參生津益氣,麥冬、知母滋陰清熱,黃連、竹葉、荷梗、西瓜翠衣清解暑熱。

  此外,還有食厥,由暴飲多食,。復遇惱怒而發,不過臨床上比較少見。食後突然昏厥,氣息窒塞,脘腹脹滿,舌苔厚膩,脈滑實,治當和中消導。食後不久而發厥,先用鹽湯探吐祛邪,再用神術散、保和丸加減治之。食後腹脹,大便不通者,可用小承氣湯導下。

  相關檢查

  1.實驗室檢查:血糖、血脂、血常規。

  2.神經電生理學檢查:腦電圖、腦幹誘發電位等。

  3.影像學檢查:CTMRI、胸部X攝片。

  厥證可以併發哪些疾病?

  (1)《內經》有大厥、薄厥(多指中風病)、熱厥、寒厥之稱。如“陽氣衰於下則為寒厥,陰氣衰於下則為熱厥。”

  (2)《金貴要略》分外感、內傷兩大類。《醫學入門外感寒暑》明確區分為外感發厥與內傷雜病厥證。

  (3)元張子和《儒門事親》將昏厥分為屍厥、痰厥、酒厥、氣厥、風厥等。

  (4)清代醫家予以總結、完善,提出了氣、血、痰、食、暑、屍、酒、蛔等厥。

  加強舉煉,注意營養,增強體質。注意思想修養,陶冶情志,避免惡性的精神和環境刺激。對已發厥證者,要加強護理,密切觀察病情的發展、變化,採取相應措施救治。患者甦醒後,要消除其緊張情緒,針對不同的病因予以不同的飲食調養,如暑厥宜給予清涼素淡飲食,並多進食鮮水果或果汁。所有厥證患者應嚴禁菸酒及辛辣香燥之品,以免助熱生痰,加重病情。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