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專題 -- 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的原因 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的治療方案

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

  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thrombocythe-mia)是一種原因未明的骨髓增殖性疾病,其特徵為骨髓巨核細胞異常增生伴血小板持續增多,同時伴有其他造血細胞輕度增生,常有反覆自發性皮膚黏膜出血、血栓形成和脾臟腫大。因常有反覆出血,故也稱為“出血性血小板增多症”。本病發病率不高,發病年齡以40 歲以上多見,中位年齡50~60歲。

  本病的發病機制不清,與其他骨髓增殖性疾病一樣,其發生可能是多種因素(放射化學、病毒和遺傳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

  本病是一種多能幹細胞的克隆性疾病,有報道以G-6-PD同工酶作為克隆標誌,在患者中,發現非造血細胞如纖維母細胞C-6-PD同工酶呈雜合性,但紅細胞、中性粒細胞及血小板中僅有一種同工酶。主要病理改變是骨髓巨核細胞數增多,形態怪異,常同時伴有全骨髓增生。血小板顯著增多伴幼稚型血小板增多,血小板壽命中度縮短。血小板的結構中可見緻密顆粒、~α粒減少。血小板形成前列腺素減少,膜糖蛋白。顆粒中WF、纖維蛋白原、PDGF、PF4及β-TG的含量均降低。血小板的其他異常尚有脂氧酶、前列腺素D2受體減少。相反,TXA2的形成增多,血小板顯著增多的患者,常見血小板在血小板聚積儀上出現自發性聚集,其發生率高達70%左右。本病的巨核細胞來自異常幹細胞,生成的血小板大多具有內在性功能缺陷其壽命多正常,易致出血傾向。其血小板有自發性聚集傾向,有可能引起血栓形成。


  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thrombocythe-mia)是一種原因未明的骨髓增殖性疾病,其特徵為骨髓巨核細胞異常增生伴血小板持續增多,同時伴有其他造血細胞輕度增生,常有反覆自發性皮膚黏膜出血、血栓形成和脾臟腫大。因常有反覆出血,故也稱為“出血性血小板增多症”。本病發病率不高,發病年齡以40 歲以上多見,中位年齡50~60歲。

  1.繼發性血小板增多症:可見於生理性和病理性兩大類。生理性見於運動後和分娩時或注射腎上腺素後。病理性可見於各種急、慢性感染,慢性失血後,惡性腫瘤,外傷手術、脾切除後,結締組織病,結核,腎上腺機能亢進等。其特點為血小板計數小於1000×109/L,少見出血及微血管栓塞表現,脾臟一般不腫大,同時在短期內即恢復。

  2.其他骨髓增殖性疾病:主要應與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真性紅細胞增多症、骨髓纖維化等加以鑑別。慢性粒細胞白血病以外周血及骨髓中見到各階段幼稚粒細胞及嗜鹼性粒細胞增多為主,可見ph1染色體,脾大明顯;真性紅細胞增多症以紅系細胞增多較為明顯,血紅蛋白增多,男性>180g/L,女性>170g/L;骨髓纖維化則是骨髓發生瀰漫性纖維組織和骨髓增生伴髓外造血的一種骨髓增生性疾病,主要表現為脾腫大及貧血。


  對無症狀的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是否採用降低血小板計數的治療仍有爭論。一般而言,很少有證據表明長期降血小板治療能改善無症狀患者的預後。與預防性降血小板治療無症狀患者以防止止血併發症發生存在爭論的情況相反,對有出血或血栓形成的患者降低血小板可以改善症狀已有共識。患者有指、趾微血管缺血或腦血管缺血癥狀時,應積極進行降血小板治療。目標為降低巨核細胞增殖和血小板的生成。

  1.急性有危險的出血或血栓患者可用血細胞分離儀單採血小板 此法降低血小板是短時的其後會出現反跳,需與骨髓抑制劑協同使用。32P和烷化劑如苯丙氨酸氮芥(馬爾法蘭)、白消安(馬利蘭)、塞替派、氧芬胂(苯丙酸氮芥)等以往使用較多,現在傾向於放棄使用,因其有致白血病的可能。

  2.骨髓抑制性藥物 白消安為常用有效的藥物,宜用小劑量,開始4~6mg/d。如要求血小板快速下降可選用羥基脲2~4g/d,3~4天后減至1g/d。環磷醯胺,苯丁酸氮芥,馬法蘭等都有效。當血小板數下降或症狀緩解後即可停藥。如有復發可再用藥。

  羥基脲的治療 羥基脲非烷化劑骨髓抑制劑,對本病有很好的療效。開始劑量每天10~30mg/kg。因可引起快速骨髓抑制,開始7天內應檢查血細胞計數並在以後監控。維持劑量需個體化,根據血細胞計數調整用藥劑量。約80%患者在8周內可使血小板降至500×109/L以下,並可長期控制血小板數。

  羥基脲的骨髓抑制作用較輕,可通過調整用藥量避免嚴重的骨髓抑制。一些病人有輕度的胃腸道反應,有的病人可出現口腔黏膜潰瘍。與其他化療藥物可以提高白血病的發生相似,羥基脲也有提高白血病發生的副作用。在羥基脲治療的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病人中,發生的急性粒細胞白血病和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很大比例呈染色體 17P缺失和其他17P-綜合徵的特徵。

  3.阿那格雷(氯咪喹酮)對降低血小板計數非常有效,現已是一線治療藥物之一。它能通過抑制骨髓巨核細胞成熟而降低血小板。開始劑量0.5mg,4次/d,或1mg,2次/d。控制血小板需要的劑量一般成人2.0~3.0mg/d。約11天可降低一半血小板計數。此藥不影響白細胞計數,少數病人可發生血容量輕度降低。病人服藥期間血小板計數可以控制得很好,但停藥後大多數病人血小板計數迅速上升。副作用有神經和消化道症狀、心悸及體液瀦留。

  4.重組α-干擾素 為治療本病的有效藥物,可抑制異常巨核細胞克隆的分化,降低巨核細胞的大小和倍增。大多數患者用於擾素治療1個月,血小板計數可降至正常或接近正常範圍。開始劑量皮下注射干擾素, 300萬U/d,血小板接近正常後根據個體的治療反應和耐受性調整劑量,以後可用較小劑量每週3次皮下注射維持多年。停止使用後血小板可增多、復發。主要為流感樣副作用,可有發熱、關節肌肉痠痛等,減少劑量或解熱止痛藥可減輕或緩解。干擾素治療可伴有白細胞計數下降。

  5.阿司匹林:是有效的輔助治療藥物,對指、趾缺血和腦血管缺血癥狀特別有效。缺點是在有些患者可引起嚴重出血,使出血時間顯著延長。因而使用時需慎重。

  6.放射核素磷(32P) 口服或靜脈注射,首次劑量0.08~0.11MBq,如有必要三月後再給藥一次。一般不主張應用,因為誘發白血病的可能。

  7.其他 應用雙嘧達莫、阿司匹林、消炎痛可防止血小板聚集。有血栓形成者用肝素或雙香豆素類抗凝藥。切脾是禁忌的。


  1.血象

  血小板計數常在(1000~3000)×109/L之間,最高可達10000×109/L以上。血小板聚整合堆,可見巨大、小型、畸形及顆粒增多的血小板,偶見巨核細胞。血小板壽命正常,但黏附力減低,對腎上腺素、ADP、膠原、凝血酶及血小板活化因子的聚集反應明顯減低。白細胞計數可正常或增高,多在(10~30)×109/L,一般不高於50×109/L。分類以中性分葉核粒細胞為主,偶可見幼稚粒細胞,嗜酸性粒細胞及單核細胞有時增多,中性粒細胞鹼性磷酸酶積分增加。30%患者紅細胞數正常或輕度增多。形態大小不一,呈多染性,也可出現豪-膠小體及嗜鹼點彩,反覆出血者可有低色素性貧血。

  2.骨髓象

  骨髓增生活躍及明顯活躍,巨核細胞系可顯著增生,可達有核細胞之0.05%~5%(正常為0.0058%)。原始及幼稚巨核細胞增多,血小板聚整合堆,嗜酸及嗜鹼性粒細胞可增多,但無白細胞性細胞浸潤。中性粒細胞鹼性磷酸酶活性增加。祖細胞培養;巨核細胞集落形成單位(CFU-MK)明顯增多。

  3.骨髓組織學

  骨髓增生活躍,正常或低下,細胞成分以粒系增生佔優勢,各階段粒細胞均可增生,偏成熟階段的細胞較多。紅系增生大致在正常範圍。巨核細胞顯著增多,>13個/HPF,其分佈呈“肉芽腫型”或瀰漫型,前者為進展期或晚期改變,較後者更易繼發骨髓纖維化。

  4.凝血象

  出血時間及凝血酶原消耗試驗異常,血塊退縮時間縮短,有時不良,凝血酶原時間延長,凝血活酶生成障礙。

  5.染色體檢查

  多為正常核型,少數出現Ph染色體、超二倍體、亞二倍體,有的可出現5q-綜合徵等核型改變。

  6.其他

  血清鈣、磷、鉀、酸性磷酸酶均增高。血尿酸、乳酸脫氫酶及溶菌酶可升高。


  約30%患者並發動脈或靜脈血栓形成。腦血管血栓形成常引起神經系統症狀,暫時性腦缺血、視覺障礙、感覺障礙、頭痛、頭暈、失眠等常見,腦血管意外也有發生。常累及肢體靜脈。亦可發生在肝、脾、腎、腸繫膜及門靜脈等。心、腦、腎等器官栓塞者可有相應臨床症狀。20%無症狀性脾梗塞,導致脾臟萎縮。

  第一就是要做定期的健康檢查。

  第二有不舒服的時候,要及時到醫院去看醫生。

  第三儘量少感冒。

  第四需要用藥的時候,儘量少用藥,能不用的時候就不用,因為藥物也是化學物質,它也有致癌性。

  第五,就是必須儘量避免接觸放射線,或者一些化學的有害物質,比如染髮劑,我們儘量不用化學的染髮劑,可以用一些植物的染髮劑。再比如講,房屋裝修,不要太早搬進去,可以晚點兒,等通風一段時間以後搬進去,等等這些。

1.宜吃黑色素的食物; 2.宜吃增加凝血功能的食物; 3.宜吃高蛋白質的食物。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黑木耳 黑木耳中含有氨基酸、甾醇類、烏苷酸、穀氨酸、礦物質及維生素,還含有腎上腺素等多種抗血栓物質,可以抑制血小板的凝集力,從而預防血栓形成。 50-100g炒食。
醃製 菜 生薑中含有姜烯酚、姜烯酮,能降低血液黏稠度,減少血小板凝集,預防心臟血管梗塞和腦梗塞。 20-30g與肉同炒食用。
西紅柿 維生素C與膳食纖維可以抑制血小板凝集。降低血中纖維蛋白原的含量。 1-2個直接食用。

1.忌吃高纖維蛋白的食物; 2.忌吃造血小板原料性的食物; 3.忌吃油膩的食物。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肥牛肉 肥牛肉他的飽和脂肪酸含量高,造成血液粘稠,容易造成血栓形成。 換吃瘦牛肉。
小豬肝 也就是常說脾臟,使用後可提供生成血小板的原料。會進一步增加血小板的濃度。 換吃普通的豬肉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