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頭風病專題 -- 頭風病的原因 頭風病的治療方案

頭風病

  頭風病是以慢性陣發性頭痛為主要表現的一種疾病,相當於西醫的偏頭痛和部分肌緊張性頭痛等。經久難愈之頭痛。《醫林繩墨·頭痛》:“淺而近者,名曰頭痛;深而遠者,名曰頭風。頭痛卒然而至,易於解散也;頭風作止不常,愈後觸感復發也。”因素有痰火,風寒襲入則熱鬱而頭痛經久難愈。其症自頸以上,耳目口鼻眉稜之間,有麻痺不仁之處,或頭重,或頭暈,或頭皮頑厚,不自覺知,或口舌不仁,不知食味,或耳聾,或目痛,或眉稜上下掣痛,或鼻聞香極香,聞臭極臭,或只呵欠而作眩冒之狀(見《雜病源流犀燭·頭痛源流》)。熱者消風散,冷者追風散。頭風發時悶痛,必欲棉裹者,為熱鬱,用二陳湯加酒芩,荊芥、川芎、薄荷、石膏、細辛。頭風痛在一側者,名偏頭風。兩太陽連腦痛者,名夾腦風。頭風而見頭面多汗,惡寒者,名首風。

    1 環境因素

   自然環境因素 中醫歷來重視人與自然的關係,認為人與自然活動息息相關。人體的生理活動受天地之氣的影響而有相應的變化,氣候和地理環境的差異對人體的生理、病理以及疾病的診療也會產生重要影響。所以然”的階段,但這些問題一旦解答清楚了,就必定是突破,有可能把中醫學帶入一個全新的領域。目前,世界上已經有許多國家和地區的研究者對中醫的脈象、鍼灸、病理、生理等採用諸如光、電、同位素、波紋斷層、音譜分析等現代手段進行系統研究,更有運用現代諸多的高新科技對中醫藥的臨床進行新一輪的研究[4]。正如國外有學者一再指出的那樣,中醫理論包含若干諾貝爾獎級的問題,中國要獲諾貝爾獎,最有希望的是中醫藥,中醫將日益國際化。

   生活環境的改變 隨著時代的變遷,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氣候變暖、溫室效應、臭氧層的破壞、輻射的增強,處於劉河間所謂之“天以常火”的狀態。《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傷寒論》言:“五運六氣有所更,世態居民有所變。”自然環境的改變,氣候的異常,勢必影響人們的體質。魯明源認為,由於陽氣騷動,人常處於一種陽盛火旺的狀態,易於形成陽熱體質。此種體質的人性格急躁易怒,容易失眠,均是頭風病的危險因素。且陽熱有餘易從火化,一則氣火相攜上擾清竅,一則耗傷陰血,致使肝失所養,均可導致頭風病發作。

   季節因素 中醫學重視季節對頭風病的影響。肝與春季相應,如《素問・六節藏象論》所說:“肝者通於春氣”。春天是自然陽氣生髮的季節,若注意養生,順應春陽之氣,則肝氣得以正常疏洩,否則肝氣抑鬱而變亂於內,諸病由生。《素問・四氣調神大論》曾指出:“逆春氣,則少陽不生,肝氣內變。”春氣溫升,人之氣血也隨之有向上的趨勢,若溫升太過則又成為致病的原因,即《素問・金匱真言論》所言之“故春氣者病在頭”,從而導致頭痛發作。

  春季多風,《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將風、木、肝、筋等一一對應,緊密聯絡,故有“風氣通於肝”之說。正常的春風能萌生萬物,然風太甚則為風邪。《內經》有“東風生於春,病在肝”、“風傷肝”之說,可見肝臟最易受到風邪的侵犯。風性善動不居,具有輕揚、升發、向上、向外的特點,而頭為諸陽之會,“巔高之上,唯風可到”,“傷於風者,上先受之”,故風邪每易上擾清竅,或上達頭面,阻礙清陽之氣而見頭痛。且頭痛症狀變化較快,突發突止,或全頭竄痛,遊走不定,類似風邪善行而數變的特性。若風邪稽留不去,頭痛久而不愈,休作無時者即為頭風。

  社會環境因素 人是社會的組成部分,人能影響社會,社會的變動也反作用於人。隨著社會的發展,生活節奏的加快,社會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人的心理壓力增加並由此導致了許多疾病的發生。

  心理壓力使人易於發生頭痛,並使頭痛時間延長,甚至頭痛也常作為心理障礙的一個伴隨症狀出現。現代醫學研究發現[2],這可能與患者的5?HT代謝或5?HT的結合點或受體功能變化有關,主要是由心理應激時神經內分泌反應引起。

  2 情志因素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醫療條件的改善,外感六淫致病已漸退其次,人們承受的社會、生活壓力越來越重,情志刺激、精神因素已成為現代人致病的重要因素,頭風病亦不例外。諸多情志變化中又以惱怒、憂思最為常見。

  肝為剛髒,主疏洩,使人體氣血調和暢達,陰陽平衡,維持機體的健康。其性喜條達而惡抑鬱。張山雷認為:“肝氣乃病理之大門”。人的不良情志變化最易影響到肝而引起肝氣鬱滯,疏洩失職,氣機不利,氣血執行不暢,甚則氣血逆亂,陰陽失調而導致諸多病證。

  “七情傷人,唯怒為甚。”(《東醫寶鑑》)憂憤惱怒,怒鬱傷肝,鬱而化火,氣火俱逆於上以犯清府,可致頭痛發生;火熱耗傷肝腎之陰,可致“精血衰耗,水不涵木,木失滋榮……故肝陽偏亢,內風時起。”(《臨證指南醫案》)二者均可導致肝體失養,肝陽逆動而擾上竅,氣血逆亂,頭痛自生。肝鬱或肝虛,氣不暢達,血行無力則絡脈瘀滯,氣滯則津停,聚而成痰,如此則痰瘀痺阻清竅,清陽不升,濁氣瘀積伏於腦絡,亦見頭痛。而頭痛患者多伴有心煩易怒,兩方面相互影響,互為因果,從而使病情更加複雜。

  在生存競爭激烈的當今社會,人們思慮、牽掛的事情越來越多。《素問・舉痛論》雲:“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則氣結矣。”情志不暢,致頭頸部經脈阻滯不通,“不通則痛”。肖熙教授[3]認為,內傷頭痛常因思慮過度而誘發,其基本病理為肝腎陰血不足,血虛脈絡失養,陰虛陽亢所致。 3 性別因素

  中醫學強調因人治宜,故有必要就頭痛發病的性別特點進行討論。

  女子有不同於男子的生理特點,即經、孕、產、乳。偏頭痛常因月經而誘發或加重,而肝無論在生理功能上還是經絡循行上都與月經有密切關係。金元時期劉完素就提出“天癸既行,皆從厥陰論之。”而天癸至到天癸竭這一青、壯、中年階段,是女性一生中最重要的年齡階段,也是因工作生活壓力、社會環境、情志等因素致頭風病的高發期。葉天士言:“女子以肝為先天”,指出肝在婦女一生中的重要地位,陳蓮舫則進一步強調女子“諸疾無不關乎肝”。

  肝藏血,體陰而用陽,以血為本,以氣為用。《靈樞・五音五味》言:“婦人之生,有餘於氣,不足於血。”有餘於氣則肝氣易鬱易滯,不足於血則肝血不足,情緒也易於變化。女性自身的生理特點決定其陰血易虧,一則不能涵養肝木,亢逆之木氣上攻清竅而致頭痛,即陳蓮舫所言之“女子……肝營為虛,肝氣偏旺”;再則血虛清竅失養亦可導致頭痛。肝主疏洩,調暢一身之氣機,而“女子屬陰,陰性凝結,易於怫鬱”,“鬱怒倍於男子”,其情緒易於波動,喜悲善怒,無論是因怒而致氣血上逆、壅滯清竅,抑或是因鬱而致氣鬱、氣滯,均易傷肝,致使肝氣失疏,氣血失其沖和,氣機逆亂,頭痛發作。

  頭風病是以慢性陣發性頭痛為主要表現的一種疾病,相當於西醫的偏頭痛和部分肌緊張性頭痛等。經久難愈之頭痛。《醫林繩墨·頭痛》:“淺而近者,名曰頭痛;深而遠者,名曰頭風。頭痛卒然而至,易於解散也;頭風作止不常,愈後觸感復發也。”因素有痰火,風寒襲入則熱鬱而頭痛經久難愈。其症自頸以上,耳目口鼻眉稜之間,有麻痺不仁之處,或頭重,或頭暈,或頭皮頑厚,不自覺知,或口舌不仁,不知食味,或耳聾,或目痛,或眉稜上下掣痛,或鼻聞香極香,聞臭極臭,或只呵欠而作眩冒之狀(見《雜病源流犀燭·頭痛源流》)。熱者消風散,冷者追風散。頭風發時悶痛,必欲棉裹者,為熱鬱,用二陳湯加酒芩,荊芥、川芎、薄荷、石膏、細辛。頭風痛在一側者,名偏頭風。兩太陽連腦痛者,名夾腦風。頭風而見頭面多汗,惡寒者,名首風。

  頭風病相當於以慢性陣發性頭痛為主要表現的西醫血管性頭痛和肌緊張性頭痛。做為一種多發病、常見病,頭風病誘因眾多,往往與肝有密切的關係。由於肝足厥陰之脈“與督脈會於巔”,又與萌生之春氣、陽動之風氣等自然界的木類同氣相求,故肝和頭風病密切相關。新世紀全國高等中醫藥院校規劃教材《中醫內科學》亦將“頭痛”一病放入“肝膽病證”討論。筆者依據歷代醫家的論述和現代研究進展,結合個人學習和臨床體會,從肝入手,闡釋頭風病的危險因素。

  1、頭面風腫。用杏仁搗成膏,調雞蛋黃塗布上,包頭面。藥幹又塗。七、八次可愈。

  2、頭風眩暈(痰逆、噁心、懶食)。用真零陵香、藿者葉、香附子(炒),等分為末。每服二錢,茶湯送下。一天服三次。又方:用蒴翟、獨活、白石膏各一兩,少枳實七錢半。每取三錢,加酒一碗,煎至六成服下。

  3、頭風久痛。作莽草煎湯洗頭。勿令藥汁入目。又方:用日取荊瀝飲服。

  4、頭風面瘡,癢出黃水。用艾二兩,加醋一升,煎成濃汁,攤紙上貼瘡,一天換二、三次。

  5、頭風熱痛。用決明子炒過,研細,加茶調勻敷太陽穴,藥幹即換,一夜腫消。又方:用山豆根末,調油塗兩太陽。

  6、久患頭風的治療便方。用草烏頭尖(生)一分、赤小豆三十五粒、麝香二分,共研為末。每服半錢,冷薄荷湯送上。又方:用鰾膠燒存性,研為末,臨臥時,以蔥酒送服。

  7、茯苓酒:治頭風虛眩,暖腰膝,主五勞七作傷。

  8、治頭風流淚。用煅石膏二兩、川芎二兩、灸甘草半兩,共開為末。每服一錢,蔥白茶湯調下。一天服二次。

  9、雷頭風(按:此病是頭面腫痛、惡寒發熱、太似傷寒)。用地膚子同生姜研爛,熱酒沖服汗出即愈

 

  1、腦電圖檢查

  頭風病患者無論是在發作期還是在間歇期,如進行腦電圖檢查,異常的可能性都比正常人高,頭風病患者的腦電圖異常波形沒有特異性,可表現為瀰漫性慢波、棘波放電、局灶性棘波、快波活動、類波以及對過度通氣、閃光刺激有異常反應等各種波形。

  2、腦血流圖檢查

  腦血流圖的主要變化是兩側波幅不對稱,一側偏高或一側偏低。

  3、腦血管造影檢查

  原則上頭風病患者一般不需要進行腦血管造影檢查,當患者頭痛劇烈,高度懷疑存在蛛網膜下腔出血時才進行腦血管造影,以排除顱內動脈瘤、動靜脈畸形等疾患。

  4、腦脊液檢查

  腦脊液檢查可發現淋巴細胞增高,多無其他異常。

   古人重視養生,早在《內經》時代就提出了“飲食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的養生原則。而現代人的許多不良生活習慣,如起居失常、運動減少、缺乏充足睡眠等已成為嚴重威脅人們健康,導致諸多疾病的重要原因,亦是頭痛的常見誘因。

   熬夜、失眠 時間與人的生理活動密切相關,人的生理活動隨時間節律的變化而發生變化。而“入夜則寐,入晝則寤”的睡眠-覺醒現象,正是人體適應自然界陰陽消長規律(即晝夜節律)的一種自我調節的生理功能的表現。

  睡眠是人體氣血執行和人體適應自然界變化而產生的必然結果,是機體陰陽平衡的一種表現,睡覺過晚,則違

  反了陰陽消長的規律。晚11時至第二天凌晨1時,屬於子時,陽氣開始升發。《景嶽全書》說:“人身之陽氣,亦與一日四時氣同,故子後則氣生。”“陽入於陰則寐,陽出於陰則寤。”子時始睡,由於陽氣升而不潛降,機體處於“衛氣不得入於陰,常留於陽”(《靈樞・大惑論》)這樣一種陰陽不相順接的狀態,極易引起氣機失常,擾亂清竅,而致頭痛。

  明・張景嶽《質疑錄》提到:“然肝藏血,人夜臥則血歸於肝,是肝之所賴以養者血也。肝血虛,則肝火旺;肝火旺者,肝氣逆也;……肝血不足,……為目眩、為頭痛……。”肝為罷極之本,人臥則血歸於肝。在失眠或熬夜狀態下,血不能歸藏於肝以養之,可破壞人體氣血升盛降衰規律,使之不能正常執行,從而出現不同的生理、病理以及情緒方面的變化。魂以血為舍,血不歸藏,一則魂無舍可居,影響神的正常功能,產生一系列精神症狀;再則,血歸藏失常,肝之疏洩調節失常,臟腑、四肢百骸得不到濡養,疲勞不能解除,亦可導致頭痛的發生。

    運動減少 適度的勞作或體育鍛煉有助於氣血流通,適當的休息有利於消除疲勞,恢復體力和腦力。勞逸結合,有利於人體的身心健康,使人體處於健康狀態。但運動失常如過度勞累或過度安逸,則又可成為致病因素。《內經》中有“勞則氣耗”、“久立傷骨,久行傷筋”之說,過勞對人體的害處不言而喻。而運動的減少,同樣會使人體臟腑經絡及氣血津液神的功能失調而導致病理變化。

  隨著社會的發展,競爭越來越激烈,人際關係的處理也日漸複雜,人們既要“勞神”,又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進行體育鍛煉;而生活方式的改變、交通運輸的發達,使人們越來越習慣於“以車代步”。長期不勞動又不進行體育鍛煉,導致人體氣血執行不暢,經絡受阻,“不通則痛”,頭痛遂作。

   飲酒 東晉張湛《養生要集》雲:“酒者……故能益人,亦能損人。節其分劑而飲之,宣和百脈,消邪卻冷也。若升量轉久,飲之失度,體氣使弱,精神侵昏。”說明適量飲酒,可宣通百脈,有益健康;但偏嗜飲酒,失於節度,則可致病。

  酒性砸悍,無所不至。《本草綱目》雲:“酒能行諸經不止,……用為導行,可以通行一身之表,至極高之分。”張光霽[4]認為:“由於酒性善行不留,又自內傷人,故易使氣機混亂。”《證治準繩・傷酒》記載了因飲酒過量,氣血逆亂所致的頭痛:“噁心嘔逆,吐出宿酒,昏冒眩暈,頭痛如破”。

  過度飲酒,對肝臟損害更甚。《本草衍義補遺》曰:“酒性善升,氣必隨之。”肝氣本易亢逆,酒助其性,則更易上擾清竅,導致頭痛;《諸病源候論・惡酒候》說:“酒者,水谷之精也。其氣砸悍而有大毒……上逆於胸內,薰於肝膽,故令肝浮膽橫,而狂悖變怒,失於常性,故云惡酒也。”人們若長期大量地飲用酒類,致酒毒溼熱痰濁之邪內蘊不解,阻滯氣機,肝氣因之不暢,而成肝鬱之證;溼熱之邪灼傷陰液,導致肝腎陰虛,肝氣升發太過而引起頭痛。

     綜上所述,諸多危險因素通過肝而誘發或加重頭痛。若能對明確的危險因素給予有效干預,可降低頭風病的發病率。性別和季節等危險因素無法干預,而生活習慣、情志因素是可以干預的。在日常生活中,保持愉悅的心態,防止不良情緒影響;保證充足的睡眠時間,提高睡眠質量;加強體育鍛煉,做到勞逸結合。如此順應肝臟條達之性,可以減少頭風病的發生。

1、宜吃散寒、清熱類食物 2、宜吃滋陰養血的食物 3、宜吃有祛風功效食物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土豆 含鉀豐富的土豆能緩解宿醉引起的頭痛。 吃土豆一定要去皮,有芽眼的部分應挖去,土豆皮中含有生物鹼,大量食用會有噁心,腹瀉等現象。土豆切開後容易氧化變黑,屬正常現象,不會造成危害。
西瓜 西瓜不僅含水量豐富,同時能為身體提供鎂等重要礦物質元素。具有清熱解暑、瀉火除煩、降血壓等作用,西瓜能預防頭痛。 未切開的西瓜低溫儲存5天左右,切開後用保鮮膜裹住,可低溫儲存三天左右的時間。
全麥麵包 富含碳水化合物,頭痛時可以多吃些健康的碳水化合物,補充能量 可以早餐當做主食食用

1、忌酒及酒類飲料 2、忌高脂肪類食物 3、忌辛辣刺激類食物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辣椒 辛辣刺激性食物,會使疼痛加重 避免食用
豬皮 豬皮味甘、性涼,會使血壓增高,導致疼痛 避免食用
咖啡 咖啡中含有咖啡因,有刺激中樞神經、促進肝糖原分解的作用。 避免過多飲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