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漿細胞白血病應該要怎樣治療為好?

漿細胞白血病應該要怎樣治療為好?



漿細胞白血病,是一種令人害怕的疾病,目前這個疾病的死亡率是比較高的。也許,很多人會認為一旦患上了這個疾病,那麼就必死無疑,其實不然。隨著我們科學技術和醫術的進步,漿細胞白血病也有了治癒的可能性,不過幾率是比較小的,但是這還是給我們的患者帶來了很大的希望。這個疾病該要怎麼樣治療呢?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
PCL目前總體治療效果不滿意,治療困難,療效差,預後差,生存期短,中數生存期為2-7個月。PPCL目前還沒有很好的治療選擇,尚無標準治療方案或最佳化療方案。治療原則上以往多采用治療MM的方案,曾用COAP、CCOP、VCP、CP、CONP及MP方案,部分患者可緩解。Dimopoulos M.A等的臨床調查發現PCL總的治療反應率為37%。在最初治療的10天內如果不能使血中漿細胞下降50%則預示著最終對治療沒有反應。PPCL患者生存期短主要是由於部分患者在治療的頭2個月死於併發症(22%)。陳少華等使用改良的VCMP方案治療PCL9例,具體方案如下:長春新鹼2mg加生理鹽水40ml靜脈注射(第1天);馬法蘭6mg/d,分3次口服(第2-11天,共用10天,部分病人服用至第13天);環磷醯胺0.4g加生理鹽水40ml靜脈注射(第2、4、6、8天,共用4次。部分病人用至第10天,共用5次);強的鬆40-90mg/d,分3次口服(第2-11天,共用10天)。結果完全緩解6例,達完全緩解的療程數2-3療程;部分緩解1例;未緩解1例;死亡1例。平均生存時間2.2年。存活4年1例,存活11年1例。是目前國內報道的PCL療效較好的病例.
化療中漿細胞容易出現多藥耐藥及再生耐藥,是PCL復發、難治及預後差的主要原因。應用含蒽環類藥物的聯合化療方案,用去甲氧基柔紅黴素(IDA)替代柔紅黴素治療,可以克服耐藥現象,增加療效。
MM是惡性B淋巴細胞的增殖性疾病,考慮到MM和PCL在發病上有密切的聯絡,Gemmel C等嘗試對1例PCL患者在採用大劑量化療和自體幹細胞移植後聯合使用抗-CD20抗體(Rituximab)進行鞏固治療。Rituximab(375mg/m2)使用4周。結果顯示Rituximab完全清除了外周血和骨髓中的CD20+細胞。治療後40天的外周血和骨髓中的漿細胞與70天的外周血中的漿細胞相比沒有變化(外周血0.037%,骨髓0.026%)。治療後90天外周血漿細胞升高到0.066%。在120天患者復發,外周血中有0.65%的CD38++/CD138+/CD20-漿細胞,但沒有CD20+B細胞。結果提示患者的疾病進展並不是CD20+ 單克隆B細胞的增殖引起的。
近年來,有報道採用大劑量化療後行自體造血幹細胞移植治療PPCL有效。Hovenga 等報道3例PPCL患者先接受各種聯合化療,包括VAD、大劑量環磷醯胺、EDAP(依託泊甙、順鉑、地塞米松、阿糖胞苷),然後在應用大劑量馬法蘭後行自體外周血幹細胞移植。所有患者在移植後均獲CR,1名患者在移植後3個月復發,其它患者分別持續緩解14-26個月。
總之,單用烷基化物加潑尼鬆的治療方案不適用於PPCL患者。聯合使用VAD、環磷醯胺、依託泊甙,或交替使用長春新鹼、環磷醯胺、馬法蘭、潑尼鬆/長春新鹼、亞硝(基)脲氮芥、阿黴素、潑尼鬆(VCMP/VBAP)的化療方案可能是最初較好的治療選擇。隨著硼替佐米和來那度胺等新葯的出現,為漿細胞白血病的治療提供了新的選擇和嘗試。
瞭解了漿細胞白血病這個疾病的治療方法,各位朋友是不是收穫很大呢?無論是什麼樣的疾病,其實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個良好的心理素質,才能更好的跟疾病作鬥爭。同時,在平時的日常生活當中,也要多注意自己的飲食和生活習慣,改掉那些不良的,可能會影響身體健康的壞習慣,以保證自己的身體健康。

感謝熱心網友『問凝』投遞/修正《漿細胞白血病應該要怎樣治療為好?》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