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軀體形式疼痛障礙應該如何預防?

軀體形式疼痛障礙應該如何預防?



雖然對軀體疾病影響病人功能障礙的具體程度要加以明確,而且當疾病有進展時須定期予以重新評估,但主要的治療目標應該是維持並改善功能,以及處理心理障礙.這些干預對患有其他疼痛綜合徵的病例,包括有明確器質性病理基礎的病例,也是非常重要的.鎮痛劑可以使用,但若單獨應用大都無效.
雖然時常需要心理醫生的會診,但是非心理專業人員也可以設計組織一套行為治療程式來改善病人的功能,即便不能使病人疼痛有所減輕.病人應該對日常活動情況作記錄,以便精確地制訂出有可能改善的目標.醫生應該提出具體的建議來幫助病人逐步增加軀體活動和社會交往.應該要求逐步增加活動鍛鍊的時間單位,盡各種可能不讓疼痛來阻礙改善功能的行動計劃.通過這種方式做到功能活動確實有所提高,疼痛的體訴時常也會減少.
各種控制疼痛的認知性技術也能起作用,例如,鬆弛訓練,分散注意力,催眠與生物反饋.可以教會病人應用有導向的想象來分散注意力,例如想象自己正躺在海灘上休息,或者在吊鋪上安睡,這種有組織的幻想常能為病人帶來寧靜與舒適.其他一些認知-行為療法(如自我催眠)則需要特殊的專業訓練.應該勸阻病人家屬或同事在行為上起到強化疼痛的作用(例如,經常詢問病人的健康情況,或堅持不讓病人做零星雜務).醫生本人也要避免這種能使疼痛強化的行為,對病人適應不良的行為要明確不予贊同,對病人的進步要表揚鼓勵,在強調功能恢復的同時對疼痛也要進行對症治療.
應考慮疼痛的非藥物治療,包括經皮電流神經刺激與刺激抗衡,疼痛激發點的封閉注射,區域性的藥物噴灑與牽引以及物理治療.
藥物治療有時也能奏效,包括非類固醇抗炎藥(表167-1)與三環抗抑鬱劑.如同時有抑鬱症狀,抗抑鬱劑的劑量可酌增.對可靠的病人應用阿片類藥物(見上文及表167-2)偶爾也有幫助,雖然對它們的應用尚有爭議.
疼痛診療中心能提供多學科,綜合性的治療措施,對慢性非惡性疼痛綜合徵病人最為適宜.將功能障礙顯著的或者對醫生合理治療不起效應的病例轉診至疼痛診療中心往往有益.

感謝熱心網友『醉白』投遞/修正《軀體形式疼痛障礙應該如何預防?》到本站